Category Archives: 靈修日記

  • 0

第三章 天外飛來一筆,成為宮主之一

一、夢中出現斗大二字「玄妙」,原來是我的天宮宮名啊!

有一天在睡夢中,我看見二個斗大的字「玄妙」,一早醒來清清楚楚的印在我的腦海,我上樓拜拜,靜下心來請示家中的菩薩。我請問菩薩說:「『玄妙』是我的法名嗎?」,馬上一排字出現在腦海-玄妙天宮宮名起。天啊!是宮名。我要開宮辦事嗎?不會吧?不是只要跑跑廟去拜拜就可以了嗎?還要開宮喔?我必須要像那位宮主那樣嗎?喔!不、不、不,我不要,我不要成為一位宮主,開玩笑,這跟我之前的身份落差太大了,朋友知道了會怎麼想?想想看,坐在那裡,還要拿起毛筆開符令,我的天啊!不要、不要、我不要!這根本出乎我意料之外,從來沒想到自己是要辦事的。

那晚我馬上跑去找那位宮主確認,她跟我說:「本來妳就是要辦事的。」

我問說:「可以不要嗎?」

她說:「這是妳帶的『天命』,妳要違背嗎?」,聽起來好嚴重!!

我又說:「我什麼都不會,怎麼給人家問事呢?」

她說:「我會教你,而且妳的『令主』也會教妳。」,嗯!既然這樣,我也就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囉!真要開宮辦事那就得學囉!

首先要知道「令主」是誰,但如何得知呢?就是擲杯請 「觀音媽」確認。於是,宮主問「觀音媽」是某某神明嗎?是的話就引三個聖杯,後來確認我的「令主」是無極紫竹林觀音。那位宮主說要刻宮印,和「令主」的印章,刻好之後還必須到玉皇上帝、花蓮勝安宮、慈惠堂、宜蘭三清道祖那裡去鑑印、鑑靈、 鑑體,完成後,就表示可以開宮辦事了。同時期由我介紹進入的師姐、師兄也都由「觀音媽」先後指出是要開宮辦事的,他們也先後的請「靈」寫出自己的宮名,然後再擲杯,由「觀音媽」確認自己的「令主」。就這樣同時期我們六個人(其中有一對是夫妻、有一對是男女朋友、另一個呢就是後來和我一同在寶悟學習的小琪),都成為準宮主。

第一階段,要到台南的玉皇宮,去確認每一個人的「暗號」。所謂的「暗號」呢?依那位宮主的說法是:我們以後辦事、寫疏文上奏天庭,所以必須在疏文上寫上自己令主的「暗號」,這樣天庭的疏文官才知道是那位神明辦理的;另外還有一說:暗號是我們辦事令主的印章,在我們死後要與我們的大體一起化掉。就宮主的說法:我們替人辦事,就是在「濟世」,是有功德的,承此功德就可以讓我們昇天,不僅如此,歷代祖先都可以「封官」,所以我們六個人就又一起被宮主帶到台南的玉皇宮,去擲杯確認每一令主的「暗號」囉!當然給宮主的紅包還是絕對不可少的。這趟擲杯的結果,我令主的「暗號」是「昭」,也就是說,寫疏文的時候,必須在左下角寫上「昭」字,再畫上圈圈。完成第一階段,再來就該到花蓮及宜蘭去鑑印、鑑靈、鑑體。這個階段是由宮主指派一位由她那邊分出去,並且已經開宮的段師兄,由他帶我們去鑑印、鑑靈、鑑體。據那位宮主說:她的任務是完成「觀音媽」交代開一0八間宮的使命。

租了一台休旅車,清晨一大早,我們就出發往高雄與三位師兄、師姐會合,再開往花蓮勝安宮。到了勝安宮,準備好宮主要我們寫的三張B4黃紙的疏文,在整個過程中,我們好認真也好慎重,深怕做不好等一下求不到連續三個聖杯,就得跪好久。我們很認真的用毛筆沾朱砂寫上第一張鑑印疏文,在疏文中間要蓋上帶我們去的宮主的宮印,與我們自己的宮印。右邊寫上自己的宮名與令主的名字,左邊寫上日期、住址還有「暗號」,然後先呼一口氣在手掌,再用手掌蓋在疏文上。在中間印章的兩旁,請靈出來寫下要稟報的事,寫出來的字是一行一行看不懂的蚯蚓字。第二張鑑靈、第三張鑑體疏文都一樣,差別在蚯蚓字不同。完成之後,就由帶我們去的段宮主代我們稟告,再輪流一個一個的求杯恩准。記得當時我跪在那裡求了大約三、四十分分鐘才求到連續三個聖杯。完成之後我們都好興奮,然後立刻又趕往宜蘭三清宮去了。因為其中一位師姐星期一要上班,所以我們是用兩天的時間完成環島。當晚入住宜蘭的一家民宿,清晨又馬上到三清宮完成鑑印、鑑靈、鑑體手續。這次我很慘,因為都求不到三個聖杯,跪了好久好久後,那位段宮主說:「我必須被處罰,因為我給人延遲太久。」,所以就被段宮主用三十六柱香,打了三十六下手掌。哇!還打的真用力,打到我的大拇指都瘀青了。處罰完後再擲杯,馬上就求到連續三個聖杯了。(現在回想起來是真的該打-笨的該打。)

 

 


  • 0

第三章 天外飛來一筆,成為宮主之二

二、學習辦事的經過

從宜蘭三清宮回來後,如同以往再到「觀音媽」那裡報到,讓宮主確認有沒有把該辦的事辦好。我們因為被交付成為宮主的重責大任,所以一點也不敢馬虎,幾乎每晚都會到「觀音媽」那裡報到。我因住得近所以不覺怎樣,但其他住在遠地例如高雄的師姐、師兄都還要下完班再過來學習,真的好用心。

晚上問事的人越來越多,看宮主辦事也越來越覺得有些問號,但又無法真正的知道對或不對。心裡若有疑問,我就問介紹我去的師兄,怎麼現在到「觀音媽」這邊問事的人,不僅要修而且居然大部份的人也都是必須要開宮辦事的,那些人明明才剛剛會靈動而已,怎麼一下子就要成為宮主呢?那位師兄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還有去問事的人,不管是問身體、運途、財運、工作都離不開是因為無形的干擾,這無形的部份不外乎是自己家中的祖先、嬰靈或靈在考磨,也就是因為是帶「天命」沒有配合靈去修,所以會讓自己各方面都不順遂,只要好好的跟著修,好好的配合就會順利。就這樣,若是遇到是祖先問題的,那位宮主就會讓我們其中的準宮主,帶那些人去東獄殿或城隍廟,去「渡祖先」。「渡祖先」的程序是這樣的,先在神明前執杯確認祖先要的東西,比如說往生蓮花要幾朵、壽生蓮花要幾朵、巾衣白錢要多少、庫錢要幾仟萬、衣服冬夏要幾套、壽金要多少、法船要幾艘、經文(要唸什麼經文來迴向)等等‧‧‧。準備好鮮花四果並寫好疏文後,就帶需要渡祖先的人及所需物品到東獄殿或城隍廟內請裡面的神明做主超拔過世的祖先,稟明之後,求有連三聖杯就算完成渡化祖先。

遇到是嬰靈問題,就會讓我們帶他們到臨水夫人那裡去「渡嬰靈」。同樣準備好鮮花、四果、餅乾、糖果及小孩的紙衣服去到臨水夫人廟後,將供品擺好,將餅乾、糖果分好擺在三十六宮婆案上的盤中,再到天公爐前唸疏文稟報。說辭是:「我○○○,住在○○○,求過去無明所做諸惡業,今日誠心來到面前懺悔,要來懇求臨水夫人慈悲開恩赦罪,將無緣靈兒渡化引開。」説完之後,雙手合掌拜三拜。然後往內面對二位門神雙手合掌,請二位門神暫時退開,讓我將無緣靈兒帶進廟內,讓臨水夫人做主。說完後,手牽著靈兒(想像的),從廟的大門中間進入,點香拜拜後,稟明姓名、地址再說一次前面在天公爐唸的懺悔文。第一次是求臨水夫人媽開恩赦罪,需求到連三聖杯。第二次是求讓無緣靈兒投胎轉世或讓他在臨水夫人媽的身邊修,待修圓滿回到他的本靈台,這也要求有連三聖杯。第三次是確認今日之事是否有圓滿辦好,以一個聖杯來確認。完成後化完金紙,需由虎邊的門出去,而且不可以回頭。

遇到是「靈在考磨」的,就要我們帶他們去會五母,表示願意配合要好好的來修持。而「會五母」呢,是到花蓮勝安宮及慈惠堂去會無極虛空王母娘娘、仙山九天玄女娘娘、梨山的驪山老母、寶湖宮的地母娘娘、半天岩的佛母(準提佛母),還有還必須去宜蘭的三清道祖那兒。不僅如此,若是遇到他們的靈不包含上述的神明中,還必帶他們到他的令主那兒會靈,所以自己之前所走的地方、所做的事,就一再一再的複製在對方身上。領旨、接寶、會靈、會九龍九鳳、會鳳媽,就這樣幾乎每天都在外面跑。

 

 


  • 0

第三章 天外飛來一筆,成為宮主之三

三、尚未開宮,就有許多人跟著我跑靈山了!

另外要提的,雖然我們還未正式開宮辦事,但我們帶人出去辦事時,對方是必需隨喜給紅包的。我當初因為不願意收紅包,還被同時期的師兄、師姐告到宮主那裡去,那位宮主就當著眾人的面前說:「收紅包的意思是告訴那些無形的(冤親債主),此事與我們無關,我們只是替神明辦事,收了紅包就不會擔到對方的業。」

我聽完後又說:「那好,我就收紅包袋,不收錢。」

但宮主說:「那是妳能力許可,如果這樣做,那些經濟不許可的豈不是要垮,宮還沒開就已經先垮了要如何救世?」

宮主還說了一段故事,內容是:有一次她們去拜拜,有一位阿婆也會神通,她因為知道同行的一位朋友被無形的纏上,她好心就幫她處理,但對方並沒有給她「收紅」,就與同行的那位朋友回去了,宮主說當下就馬上看到那個無形的勒住那位阿婆的脖子,讓那位阿婆氣喘不過來。眾人聽到宮主這麼說後非常驚慌,就馬上示人去跟那位阿婆的朋友要了「紅」拿給阿婆,那位阿婆一拿到「紅」就好了,宮主說她看到那無形的馬上就退開了。我因看不到無法印證,所以也只好跟著收紅包。不過不同的是,我收到的紅包錢是再布施出去,我不敢用在自己的身上,因為我覺得既然要濟世,就是要幫助人家,怎可再收人錢財;況且有些人會來問事,都已是到了不得已的地步才來的,此時怎麼收得下人家的錢財呢!

有一天,我在靜坐的時候,突然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從我的頭上灌下來。那感覺像是千斤的海水,從頭上整個倒下來,然後從我的口中說出:「我是紅觀音,我來自西藏,我要回西藏。」,那時我和師姐、師兄正計劃要去雲南跟西藏,但因旅行社說去西藏旅費很多,而且身體也必須要能夠適應得了海拔三、四千公尺的高山氣候,怕我們不適應得了高山症,所以取消了西藏的行程。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說。「紅觀音」?家裡確實有一幅穿著紅衣的觀音像,但種種因素無法成行,所以我也不再掛意此事,倒是因為那樣的力量往下一灌,我頭暈到躺在床上一整天才起得了身。雖然我還未正式開宮,但卻不知從那冒出的因緣,就有不認識的人與我結緣,然後跑來家中拜家裡的菩薩。後來我也會帶她們到「觀音媽」那裡問事,結果還是跟以前一樣,大部份的人還是得修,所以我又要帶她們去會五母,就這樣,我雖尚未開宮,跟著我去跑靈山的人,還為數不少呢。

 

 


  • 0

第三章 天外飛來一筆,成為宮主之四

四、為正式開宮做準備

有一天那位宮主說:「妳開宮的日子下來了,是農曆九月三日(如果沒有記錯的話)。」

我回家告訴家父,家父看了通書說:「這天日子很不好,是不是請問一下宮主改為九月十日。」,於是開宮的日子就訂了下來,我也跟家中的菩薩稟明日子,並請示金身的問題。菩薩說:「我會讓你知道。」

為了找金身,我找了好多家佛俱店,但都沒有任何喜歡的,因為那位宮主說:「妳去佛俱店找,第一眼看到歡喜的就是了。」

後來到一家佛俱店,看到一尊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我居然眼淚噗娑噗娑一直下。我回家後馬上擲杯,請家中菩薩確認是否是要雕「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的金身,結果得到的是連續三個聖杯。但我跟菩薩說:「佛俱店的老闆開價要二十萬元,而且雕工也不精細,是否可換別尊?」,菩薩應允,並指示到三義去找。

後來家中菩薩的金身,是由旗山一位師姐全家出錢到三義請回。她是我在帶人跑靈山會五母時,在旗山龍雲寺認識的,當時她與五、六位同為跑靈山的師兄、師姐一起。她說:「我見到妳,心中很是歡喜,希望與我認識。」,我跟她聊了一會兒就離開。她要了我的電話便道別,沒想到隔天她馬上打電話給我,希望來家裡拜訪。我跟她約了時間,當她一到我家時,我嚇了一跳,她不是一個人來,而是全家媽媽、兄、嫂、弟弟、弟媳都一起來。當時我有在替人請示菩薩解決一些問題,她也因為菩薩的一杯「中杯茶」,就把她多年來失眠的問題改善到很好入眠,所以她發心要替菩薩雕金身。

九月十日的前三天,宮主交代要閉關三天,不可說一句話,不可以吃東西,而且只能喝水。我很聽話的照做,但到第二天的中午,我已經血糖降低,頭昏眼花、四肢無力,於是泡了洋蔘茶加枸杞、紅棗、黃耆來喝,才勉強得以渡過。到了第三天晚上十一點過後,才進食一些些軟質固體的食物。餓的那三天,讓我體驗到,人沒有東西吃的時候好可憐,肚子餓的時候好難受,所以發心以後辦事收的紅包,要幫助那些吃不飽、衣食有缺之人。

 

 


  • 0

第三章 天外飛來一筆,成為宮主之五

五、開宮後,學習辦事的過程

已開宮辦事的我,為了學習辦事的方法,在那段時間,我若遇到不懂或特別的案例,還是都會帶到那位宮主那裡。如果她要出門辦事,我也都會跟去觀摩與學習。記得有一次有位來我這邊問事的信眾,家中供奉十幾尊的神明,是他爸爸留下的。他的父親是乩童,有在替神明辦事,但卻因一件意外而身亡,留下這十幾尊神明。他想說要把那些神明通通請走,因為他老是覺得,晚上的時候家中都會有無形的出現會干擾小孩,而且也覺得背後好像也會跟著無形的。這部份我沒經驗,所以就帶他到「觀音媽」那裡請教宮主,宮主說他必須辦事,至於家中神明的部份,得要親自去了解狀況。約好日期,我載那位宮主來到他的家,這整個過程我記的不是很清楚,只大略記得那位宮主說:「我一進門就看到你父親站在那裡,神情很哀怨。他往生之前,是不是心臟有問題?」

那位信徒說:「是!」

宮主說:「你父親跟我說:『他的心臟會痛。』」

又說:「你們家的土地公是山神,並不是正神。」

那位信徒回答說:「土地公是父親用在山中撿回的木頭請人雕刻的。」

還有因為他家不僅供奉很多神明,還有乩童用的五寶(鯊魚劍、刺球…)、令旗(其中有一支是黑色,上面畫有符咒)、五營兵馬。

宮主說:「現在你們家中沒有乩來辦事,供奉的神明就當作家神來拜就好。至於五營兵馬應該要把他們通通收走,免得在家中作怪。」,宮主的意思是說五營兵馬沒事做,所以太閒,以致於在家中練起武來,互相打架,因而鬧得家中不安寧。宮主在金紙上畫了看不懂的文字,並用火化掉,之後「起駕」,請九天玄女拿起葫蘆,把五營兵馬通通收進這個葫蘆裡去了。我看的一愣一愣的,不知這當中什麼是真,什麼是假,自己也沒能力確認,就只好信其有了。總之,諸如此類的事情很多,不管是在「觀音媽」那邊,或是外出辦事,我都跟去觀摩學習,只為了讓自己懂得更多,以便增加自己的辦事能力。話說這段時間,來我這邊的信眾有很多都是有拿過小孩的,她們一進來,我就感覺到全身起雞皮疙瘩。問菩薩,菩薩會告訴我,對方拿了幾個。因為依照宮主所教的,若是拿掉的小孩有幾個,就得準備幾份的衣物及金紙幫他們做渡化。

開宮辦事讓我比之前工作的時候還要忙,因為我的感應與牽靈的能力讓很多人都慕名而來,不只如此,菩薩還顯了一次又一次的神蹟。例如擲杯的時候筊是站立起來的、香爐的香自動從香灰處往上燃起(發爐)、三歲小孩在佛堂跌倒,額頭撞上地板,叩!好大一聲卻沒事還笑得出來,額頭連一點點紅的痕跡都沒有;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祂」幫一家高科技公司解決了一樁又一樁的危機,從人事部門、業務方向到資金的籌措,一步一步的把那家公司引導進入正常營運軌道。所有的這一些事蹟都在在加強我的自信心,然而,雖是如此,我卻無法不去正視 我所面對的問題,這些問題是,一、來此的信眾中有些是被那位宮主指定是身負天命的,所以就要幫他們「牽靈」,結果有一、二個居然連在工作的時候靈都在身上無法退去。不僅如此,還從他家就直接「起駕」一直到我家門口,還用「天語」與我對話。另一個是幫她牽靈之後打電話跟我說:她的靈都不聽她的話,她想要睡覺卻都不讓她睡覺,她已經很累了卻又要出來靈動。我第一次遇到這種問題不知要如何處理,問了「觀音媽」那位宮主,她跟我說要他們請靈退下,要「自在」。雖然到最後是有退下,但卻把他們的家人嚇死了。

問題二、問事的人越來越多,我發覺我接收訊息的狀況也越來越糟,還有最重要的是參加那位宮主所主辦的,到花蓮、宜蘭三天兩夜的朝聖,此次的目的是我們這些舊的宮主要回去覆旨並接新旨,還有新的準宮主要辦理鑑印、鑑靈、鑑體的儀式,這次的參與讓我下定決心與那位宮主徹底的切割,除了更確定她的所為荒唐外,就連對她的人品修養也大大的唾棄。

事情的狀況是這樣的,這次的人員共有四十多人,在這次的旅遊之前,我也已經有好一陣子沒到「觀音媽」那裡,原因是發覺她辦事越來越離譜,那有這樣隨隨便便就幫人開宮的,不問那個人是否有所準備好,或有沒有能力替神明辦事就幫他們安座開宮,這些人有的明明就搞不清楚狀況就要替神明辦事。後來我因為要請一位師兄幫我寫毛筆字才曉得這位宮主之前就幫許多人開過宮,現在都不了了之,這位仁兄也是其中之一。

我問說:「那師兄你開了宮、請了神明,若沒有替神明辦事,那師兄開宮做什麼?」

他回答說:「就幫人收收驚。」

啊!幫人收驚需要搞到這麼大的排場,我的天啊!越是深入了解越覺得此位宮主非是我所要跟隨之人,我也因此漸漸疏遠。這次東部的旅遊活動是想再去看看到底是什麼個情況,我的一位朋友小琪也跟我一同出遊,並與我同坐在一起。在遊覽車上,此位大宮主口出黃腔,令我們這些小宮主聽著不堪入耳的話不說,連上遊覽車做生意的商人都被她殺價殺到不符成本,因而臉色變得很難看。一連三天所見所聞都是一些怪力亂神、荒誕不經、荒唐絕倫的事。在宜蘭下榻的那間飯店,就聽到一位宮主說:「飯店裡面都是陰的,她的房間有鬼魂在那裡,一早用餐時,我連餐廳都不敢進去。」,大白天餐廳人那麼多,她居然不敢進去用餐,但卻進去取食物拿到室外用餐。我心想:『這是不是有點過火了,真擔心再這樣下去她會進精神病院。』

她問我說:「妳昨晚有沒有感覺到?」

我說:「沒有,我睡得很好。」

她描述給我聽的時候說無形的看起來有頭有臉,鬼魂是這樣嗎?還真懷疑,以前我是真的看過一次,但並不像她所描述的那樣。又在另一間廟宇的時候,看到這位宮主的女兒在替一位臉色變青紫色的師姐驅邪。那位師姐站在玉皇上帝的天公爐邊,她的女兒用手往那位師姐的背部抓去,口中唸唸有詞,然後把那邪靈丟進天公爐。喔!My God!你嘛幫幫忙,這就叫做抓鬼喔?這就叫做抓妖喔?我們這位大宮主站在旁邊居然沒制止還跟著起鬨,看得我都要念阿彌陀佛!這些人都半瘋了,我跟小琪兩人四眼相望直是搖頭。天啊!這就是我要學習的人嗎?這問題真的是太大了!

回家之後,我將這些日子發生的總總用心好好的檢討,我跪在我家菩薩面前誠心懇求,希望菩薩替我找到一位明師。我跟祂說:「我不能再如此下去,我需要一位在通靈部份真正了解的老師,而且還要有正知正見,我不要那種一點人品都沒有的老師,我不能再這樣的荒廢我的時間,我不能再讓我像之前那樣浪費在荒謬無用的事情上。」

 

 


  • 0

第四章 找到明師之一

一、曙光

有一天我在書櫃裡取出一本從朋友處間接拿到的書,書名是「通靈的基礎理論」。我翻閱完之後看見書本後面有網址,我趕忙上網搜尋,進入網站看了之後內心甚是歡喜,那種心情是在絕望中突現一線曙光的希望,我趕緊打電話與寶悟聯繫。接電話的是李老師,跟她聊了四十多分鐘之後內心有些掙扎,因她說:「要學好這套通靈術,必須將先前既有的觀念通通放掉,連我現在跟在身邊的靈或神明也可能會換掉。」,其實那時候我自己根本搞不清楚跟在我身邊的是什麼?有時候是觀音下來辦事,有時是其他的靈,我通通把祂們當作神明。在不知取捨當中,只好求助於家中的菩薩,請示「祂」我該到寶悟同修會學這套通靈術嗎?我得到的是連續三個聖杯。既然菩薩都應允了,我就毫不猶豫的跟李老師約了時間。

初次與寶悟的陳老師面對面的談話,讓我的心較安一些,起碼感覺起來蠻正派的。雖然在我操練後跟我說,我操練靈駕與主神完全是「人意所為」,我聽不懂也無法體會,原本我只是想了解是不是可以請幾本書回去給宮裡的信眾看的,讓他們了解正確的觀念,但陳老師說:「妳自己都沒真正體驗過,怎麼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既然要教人家就先得自己經歷過。」,想想也對,所以我又跟老師約了下次的時間。

第二次見面,老師跟我談到寶悟的關聖帝君顯靈「發爐」,爐中的香灰是像開水般的用滾的時候,我的手機突然響起(通常上課時我的手機是放在車上的,怎麼這次忘了),我不好意思的接了電話,電話那頭傳來朋友告知家中的香爐也「發爐」。

我說:「嗯!發爐?我現在正在上課,等我回家再說。」

陳老師聽到,就說:「發爐,那就問啊!」

啊!問?在這邊問?

老師說:「當然是在這邊問啊!」

我心靜下來請示菩薩,為什麼會「發爐」?接到的訊息是說:「這位老師是我幫妳找的,妳只要好好的跟他學,以後會跟我配合的更好。」

陳老師聽了我的回答之後,馬上跟我說他願意在每週四下午替我開現場專修班。真的好感激!但偏偏從我開始上課的每週四下午都遇上傾盆豪雨,開車時車窗外根本白茫茫一片,視線非常模糊。還有一次遇上高雄大水災,但即使如此都不曾讓我有請假的念頭,我依然風雨無阻,現在想起來還真不知道那裡來的勁兒?嗯!仔細想了一下,應該說是想要把這套通靈術學好的那股熱忱吧!又想到二祖慧可向達摩祖師求法時,雪積到腰部還自斷一隻手臂只為求達摩祖師能傳他的法,這麼一點風雨比起二祖求法時的情況來說,根本是泰山與針眼│沒得比。

 

 


  • 0

第四章 找到明師之二

二、親身經驗

剛開始啟靈的時候,我駝著九十度的背倒退繞著圈圈,經過老師上課才糾正了我的觀念,才正式的有感受到牽引力的帶動。這時才曉得老師所謂「人意的操練」跟這套通靈術「順著牽引力」的操練兩者的不同處是在那裡。

猶記初期操練的時候,最困難的是跟身體做拉拔戰,當腳底完好的時候操練的酸痛是可以忍受的,但要忍受已磨破皮的腳,確實不是那的容易,這需要有很大的忍耐力。這個部份,老師說:「是因為我還沒完全順著牽引力讓靈駕自己帶動使然」,我當時還未能體會,但對於老師所言我是完全相信的,所以我就又繼續操練下去。另外一方面,因為上了老師的靈修課程後,對以前在宮壇中所接收的靈山觀念的一些迷思,也一一的被老師解開,因此而了解到過去所接收的辦事方法,與關於無形世界的觀念都是錯的離譜,而我也誠實的跟我的信眾坦白表明,雖然因此那些迷戀靈山的信眾們都跑光了,我也不覺得可惜。因為透過我真實的感受,我比以前更相信無形世界的存在,這是我一直以來想要找尋的。我想要更接近無形世界,我不想要那種似有若無的感覺。要嘛就讓我通通沒感受到,不然我就是要清楚的知道到底是怎麼地一回事,這是促使我不怕辛苦繼續努力下去的動力。當然最重要的是老師的用心,每當我手酸腳痛到連爬一個台階都要咬緊牙的時候,我就會想到老師還特別替我開了「專修班」,就衝著這一點,我豈能這麼的「無錄用」,就這麼退縮不進,所以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下去。就因為這樣的堅持,我一一印證了老師在書中所言的每一句、每一字。經過八個多月的時間,我總算在操練靈駕的部份驗收過關。過關的心得是—『恍然大悟』,還有『還好我有堅持』,我終於了解了為什麼老師在我還是無法過關時跟我說:「再回去好好把我寫的書看清楚。」,我是在祈求菩薩賜給我智慧後,老實把老師寫的書仔細看清楚。雖然之前看過一遍又一遍,但就是沒能看懂老師說的│「靈駕的降臨,是一種很自然的現象,操練靈駕時的各種動作也是很自然的。靈駕比出來的各種動作,沒有對或錯的問題,就讓祂│順其自然的行動,不假造作,不需要心存懷疑、自己想像,或加入自己的猜測及意念。」,終於我知道了,我在操練的時候根本就有太多自己的想像、猜測、意念在裡面。我忘了老師說過:「靈駕是受你的意念所控制的。」,我自己的意念影響了靈駕,所以才無法過關。這個部份看是容易但卻並不那麼容易的做到,因為我們已經很習慣讓自己的頭腦思想紛飛,要讓自己專注在牽引力上並配合靈駕操練還真不容易。不過當自己知道問題所在,要處理解決也就不那麼地困難了,方向對了,剩下的就只要努力做到就好了。所以雖然是鴨子滑水,但也總算到岸了。

對於「人意的操練」與此套通靈術「靈駕的操練」,兩者的不同之處是│人意的操練是不流暢的,長時間操練下來,動作脫離不了那幾招。所謂的「長時間」也大概只操練二十分鐘就氣喘如牛了,不像此套通靈術的操練,當操練到與靈駕密合時,身輕如燕,腳如踩在雲端,手似棉花輕盈,行雲流水,完完全全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靈駕牽引力的帶動,縱使連續操練個一小時以上也都不會感覺得累,動作也各個不同。

我已親身體驗過,也真正知道。這個「知道」是親身經歷過的「知道」,不是以前聽人家說的「知道」,它是紮紮實實具體的「知道」。 有了正確的體驗,接下來操練主神的部份,只用了二個多月的時間就過了關。接下來一系列的課程就如同老師所言,每一階段都能夠具體的感受到靈駕與主神所產生的作用。 在靈療的課程中,我還治療好我的腿,因為操練運動的關係,身體也變好了。還有不僅操練靈駕與主神,老師還讓我操練其他的靈駕與神明,從這當中我可以具體的感受到祂們的進入,與操練的動作型態,甚至細微到感受到祂們的表情。這與我之前在其他宮壇裡所聞所言大大的不同。

之前除了感覺到頭頂一陣重壓之外就沒有其他確實的感受,自己也不知道來的是那尊靈駕或是那尊神明,是自己的靈駕或是別人的神明。但現在透過寶悟這套通靈術的訓練,我可以很清楚、很具體的知道來的是自己的靈駕或主神,抑或是別的靈駕、別的神明。 透過通靈術的實際操練與理論上的認識,對於無形世界也有了正確的認知。就如同老師所言:「無形世界是有其戒律與限制的,並非如靈山宮壇所言,動不動就看得見鬼魂或妖怪,淨說一些令人無法求証的妄言、妄語,以顯示自己的厲害。」

 

 


  • 0

第四章 找到明師之三

三、回歸正軌,理智面對

一年四個月過去了,在寶悟我不僅在通靈術的課程上得到正確的觀念與進步,更重要的是老師導以佛法,教我正確的處世方針,也因此知道需要了知佛法與佛理之後,才能知道所做所為如不如法,這樣才不會因為無明而造下罪業,以後蒙受果報。對於我來說,沒有什麼比這更另我震撼的。老實說我很怕因果,從十八歲皈依後,常常聽師父說:「菩薩畏因,凡夫畏果」,師父是跟我說:「菩薩也怕因果,所以不造因,因為不造因,就沒有果;然而凡夫卻是在受果報之苦後,才來祈求神佛的護佑,讓自己免於受苦」v反省我自己,不就是因為無知,將錯誤的觀念傳遞給來此問事的信眾。自己無知便罷!還拖著一大群人往地獄裡鑽,想想現在的靈山亂象,不就是這樣來的嗎?錯誤觀念的傳遞真的是太可怕了。自己也因無明造下了多麼大的罪,然而在那當下自己還不自知,還自認為是在救濟眾生、積功德,唉!真是愚癡!有鑑於此,深感老師所言,智慧是何等的重要啊!一個人若沒有智慧的判斷,就會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所以老師一再的教導我們要有智慧。

在課堂上老師說:「修行與跑廟、接靈是不劃上等號的」,過去在宮壇那邊跟著跑廟拜拜,靈山派認為這樣就叫做修,認為這樣就可以獲得解脫,可以「收圓」回歸本位,我也因不瞭解而跟著四處跑廟,浪費了很多寶貴的時間。這樣錯誤的觀念,是來到老師這裡才被老師導正過來,老師說:「必須理智的探討,生活是必須回歸自己本身的修持;著重在個人身、口、意的修持。」,現在的我,已經回歸正常的生活,不再像以前那樣,整天與無形軋在一起,當我要使用到「祂們」的時候才請祂們來,沒有要用到祂們的時候,我就過我正常人的生活,我不會再沒來由的就被定住,也不會走到廟的時候頭暈得不得了,又被拖著進去。好加在!差一點就進了杜鵑窩!我很感謝我的菩薩,也很感謝寶悟 老師的教導,老師讓我知道什麼才是正確的人生,生命又該如何的去經營。

總之,現在的我已經回歸正軌,用理智面對不同以往的「另一個我」。我期待自己的學習可以利益與我有緣之人,也希望用我的經驗與蛻變,幫助更多迷失在「靈山」中的人。

 

 


  • 0

靈修畢業感言

距離前次所寫的靈山經驗又已過了四百多天,這一年多日子的通靈學習讓我更加體會、感受無形世界的存在與不可思議。寫靈山經驗的時候,我剛學到導氣的課程,於當時我也只是能感受靈駕與主神兩者,其進入點的不同跟完全不同形態的操練表現而已。而後從操練別人的靈駕、操練別人的主神、操練地府的神明、水族類的神明,更讓我親身感受到所有神明祂們真實的存在;在這部份給我的感受是很震憾的,因為那讓我確知地獄的存在、天界的存在,證明地藏經裡所言是真實不虛。以前在佛寺唸地藏經時總認為那是寫來勸人為善,不要為惡,是宗教穩定社會秩序的良意方法。現在透過自己真實的感受之後,證明「它」是真實的存在。這改變了我的道德觀,我不再是以世間的道德標準來規範我自己而是以佛法的標準來規範自己。

在練習「敕」的時候,對我更是重大的考驗,因為這個時候是要執杯確認自己是否有真實的調到五營兵馬。每當練習完要執杯確認時,那種期待聖杯的想望到雙手一放,希望落空時候的失落,這樣的歷程讓我體驗到「老實面對自己」時是多麼的難堪;尤其是面對無能的自己與接受無能的自己時,是需要多麼大的勇氣,有一陣子,甚至害怕去練習。有了這樣的經驗,我終於了解為什麼有許多人會選擇逃避,因為面對現實絕對是需要有很大的勇氣。從這當中我不僅在學習「敕」,我還在學習怎麼面對能力不足的自己、怎麼能不被現實所打敗、怎麼激發出想要成功的自己。我學習接受、我學習決心與毅力,我不斷的、不斷的練習,終於從零、一、二、三、四到全部能調到,我又成功的達成了。

後來在學通靈術聽的部份時,讓我非常的挫折,別人給的案例我都可以查的很好,但拿到老師給的案例,查出來的結果居然得到的分數是鴨蛋,無論我怎麼努力,所得到的分數也才只有二十分而已。到底問題出在那裡?老師說:「是我觀念的問題。」啊!又是觀念!經過與老師幾次深談之後才明白、了解自己的問題在那裡,但知道是知道,要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透過無數次的練習,我還是無法突破。有一次我就請問我的主神,問祂說:「菩薩呀!到底我該怎麼辦?為什麼我這麼努力卻還是只有二十分而已。」

我聽到的內容,把我嚇得起了一陣「嘎令筍(台語)」,我真的嚇著了,因為我聽到祂嚴厲的說:「妳根本沒有把我放在眼裡。」,哇!這一棒當頭砸下來,我馬上清醒。哇!我終於知道了,每當在問祂問題之前、之後,我總是會先有自己的想法或猜測答案,有時又把以前姓名學學的那套拿出來用,一看到姓名就很自然的反應,所有的這一些,根本就是「我」把菩薩的答案給擋掉了。我真的是沒有把「祂」放在眼裡,應該是說我根本沒有把「祂」放在「心」裡,到底是「祂」在辦事還是「我」在辦事。改過之後,我終於可以查到那重要的部份。順便一提,老師給的分數是你必須查到那重要的或是特殊的情況才有分數,不然就只能抱鴨蛋了。在學習的過程中,我還是有在讓人問事,辦事的時候都是用感應的方式,雖然對來問事的人來說,他們已經很滿意我所給的答案,但以現在學會聽之後,用這套通靈術查出的結果,連我自己都不僅要佩服我的主神佩服的到五體投地,當然最重要的是我有把「祂」放在「心」裡。

例如有人來請示某某地址上的陽宅好不好,屋內格局與屋外環境適不適宜?我只要照著問一次,之後主神查完後聽到祂說:「這個房子的走道不佳,要重新改造要花很多錢,妳請她放棄,改找別間。」,我照著跟來問事的人說後,問事的人馬上說:「這間房子地坪有三十八坪,蓋的像豪宅,可是偏偏樓梯在二樓轉梯往上之後因牆壁樑的關係變的好小,只容一個人經過。」,這就馬上印證主神所查準不準確,我並沒去過那個地方,運用通靈術透過主神的查詢,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馬上就可以查知對方所要查詢那間房子的狀況。

還有更酷的是,學會「敕」之後,我跟主神還幫助了一個男孩,當我看到他時,他的眼神呆滯,無法跟我對焦,他行動緩慢,功課一落千丈,父母為了他花了很多錢也用了很多方法,但卻不見起色。透過「聽」與主神的對話,讓我知道他掉了二條「魄」,我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馬上請問老師,老師說:「就請妳主神把他的「魄」找到並帶回來。我依照老師的話去做,隔天請示主神,主神回答已經帶回來了。那帶回來之後該如何呢?當然在老師的通靈術高級班中就有「遺失魂魄的處理方法」,我依照書上所寫的去做。沒幾天打電話去詢問男孩的情況,得到的回答是「他好的不得了」,他的眼神已可跟說話的人對焦,行動遲緩的現象已不見。對我來說,這又給了我更大的信心。除此之外,運用通靈術與高級班課程中的符令更讓來此問事的人一次又一次的得到他們心中所求,而且效果是那樣的即時,有時聽他們的回報內容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從這些案例中,我一次又一次的證明自己也證明無形世界神力的存在與不可思議;然而要提醒的是,他們相信我的主神並且願意遵照祂的囑咐去做。

二年多來不斷的努力,我終於解開以前種種的疑惑,我知道我為什麼會被定住、對於來到我身邊的這個靈駕是誰、我的主神又是誰,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還有,我不僅可以跟我的主神及靈駕對話還可以跟所有的神明對話,我感覺我的世界變得好大,而且更加具有無比的信心,因為我有神助。不管在任何方面的問題,我都可以透過我的主神得到智慧的指導與解決方案,真是酷畢了。沒有這種經驗的人是無法體會的,以前遇到問題時,總是困惑好久,不知如何處理。現在遇到問題時,我只要請示我的主神,祂的一翻話語總是讓我茅塞頓開,知道要如何的處理。「祂」的智慧與能力,每每令我驚奇不已,祂所知之廣泛更令我嘖嘖稱奇,沒想到對於企業的經營管理到世界的總體經濟,祂也都能細細的給我建議。再附帶一提,此部份是要通靈者本身有概念才能聽得到祂的訊息。總之,我感覺我多了一個睿智的長者(主神)跟一個貼心的朋友(靈駕),祂們時時刻刻都在我的身邊。

老師說:「妳可以畢業了。」,但我一點都不想畢業,我知道我要向老師學的還很多。通靈術只是一門技術,透過這項技術,我成為無形世界與有形世界的溝通管道,就只是如此而已;然而在練習通靈術的過程當中,我所獲得的就不只是如此而已。在成就通靈術的這門技術背後,有著內在心性的琢磨,從啟靈的專心一念到練習通靈術「聽」的放下自我,這其中每一個階段都需要心性的歷練才得以成就。內在心智的成熟,是一點一滴辛苦血汗所得的結果。

現代人養尊處優,尤其年輕一輩,生下來就註定是要消耗他們前世所累積的福果,說什麼吃苦耐勞那根本是Impossible,不怕辛苦、不怕挫折、有毅力、有決心,這些形容詞在現今的社會裡已變成電影、戲劇裡的噱頭;所以許多人想要「通靈」但卻不願意付出努力,腳踏實地的一步一腳印的累積,卻妄想著能有快速的捷徑,最好是不要有什麼努力,就馬上會有結果。然而,唯有成熟的果實才能掉落,強求來的絕對不是一顆好吃的蘋果。我以我的經歷來告訴有心想要學習通靈的朋友,不要再相信外面那些所謂的,只要「接到」(與靈駕接觸到),天上的神明就會來教你所有的一切。在未學習本通靈術之前,我的主神就跟在我的身邊,縱使我會感應(靈山所謂的心通),我還是得透過後天老師的教導學習才能真正具備辦事的能力,不然我也只是一個跛腳的通靈者而已。還有,一個優秀的通靈者不只是要有通靈技術而已,內在心性的提昇才真正是讓通靈者辦事無往不利的因素,因為只有心性良善才能獲得諸天善神的加持與護助。有感於現在的靈山、宮壇亂象以及媒體的不正當渲染,讓「通靈」這個名詞讓一般民眾覺得「它」是江湖術士的把戲,把「通靈」與怪力亂神畫上等號;然而就像我初遇老師之時,他跟我說的,「無形世界是可以很具體的感受並得到印證的」,這句話現在我終於親身印證與體會。真正神明在辦事時,祂所說的都是很具體且可以得到當事人印證的,祂絕不會說那種模擬兩可的話語,還有絕對是一問一答,妳有問祂才有答,絕不會妳一來就把你的祖宗八代,有的沒有的統統講出來。

我希望以我的經驗讓更多的人了解,真正的無形世界是存在的、無形世界是有其戒律與限制的、無形的能力它確實是不可思議的。我希望盡我之力來影響大家,讓大家知道「通靈術」是一門有理論基礎與程序可循的技術,想要通靈也非得要「帶天命」,人人只要有興趣都可以來學習,也希望因此讓人們了解「舉頭三尺有神明」進而謹言慎行,諸惡末做,眾善奉行。

學成通靈術之後的路程,又是另一番嶄新的考驗;老師說:「辦事會準也是會『迷』的。」,我知道老師擔心我會迷戀於信眾的「崇拜」與「掌聲」,我也知道這與「困難」跟「挫折」相比更具考驗。就此,我會深深的記住,把這一些當作是對我心性提昇,更上層樓的磨練,時時觀照此心,到底自己的心是住在何地,是「菩提」?還是「地獄」?衷心感謝老師讓我有這樣的經歷,它是如此的可貴並令我珍惜。謝謝!!

 

 


  • 0

通靈學習心得報告

老師鈞鑒:

從接觸靈山這條路以來,我一直都在找尋,希望能夠找到一位正信、正念的老 師來引導我走向正確的修行之路。這段時間的接觸,讓我了解到通靈、能夠說天語、靈動、替神明辦事,並非就代表一個人的修持境界很高,充其量只不過是一個會 與無形界接觸、溝通的平凡人而已。從身邊看到許多人因為會靈動、辦事就起了貢高我慢之心,自以為很了不起,殊不知已著了心魔,修行的路上走了回頭路。修行是為了放下自我、放下我執;而這些人卻讓自己的自我越來越大。就此,我深深引為借鏡,時時刻刻觀照自己的起心動念,深怕一疏忽就犯了錯。過去我所接觸的師兄、師姐就忽略了自身的修持,而只是一味的跟著跑廟、拜拜、甚至追求靈通,把通靈當作是獲得中大獎的工具,祈求神明讓他們發大財。他們的言行讓我無法接受,心態更是要不得。為此我便與他們漸行漸遠,然而有時, 事情似乎就是得如此,有時在我們真正知道、了解之前,總是需要走一些路,多經歷一些事情,好讓自己能夠有基礎、有概念的來取捨。也因為有問題所以才會想要尋求解答。很感謝諸佛菩薩的慈悲,讓我有機會成為您的學生。現在我的心比較踏實,不再像以前那樣總擔心自己不足之處無法補足,擔心自己誤了別人。現在,起碼只要我好好的練,就一定會達成。之所以會感到踏實是因為這一個多月的上課,老師所講的內容都很中肯、很具體、有方向、有目標,有確切的課程來讓我們學習。總之,我現在的心情就像大海裡的船隻找到燈塔的方向,只要努力,注意不要觸礁就一定能夠靠岸。

這一個多月的學習,讓我了解之前錯誤的啟靈方式,依照老師的教導練習之後,對靈駕的感受更深。透過課程上老師的講述,改變了以往錯誤的觀念與認知而有了 正確的觀念,對無形世界的神明也有了基本的概念;也知道唯有透過自己的努力才能與靈駕、神明溝通更順利。就像老師在課堂上所說的「要與神明接通要有方法, 而這方法是必須透過訓練而來的。」,更重要的一點,是與無形世界的接通讓我們了解無形世界的存在,知道因果定律是存在的;因為知道因果、了解業力、業報的力 量是連諸佛菩薩都無法改變,並且跟我們人一樣得承受果報,所以更加的謹言慎行的不造惡業、不結惡緣,努力修持彌補過去無明所造的惡業,期使自己的修持能夠讓自己過去所造的因(種子)得以有顆大石頭重重的壓住,讓我在有能力承受之前不要發芽長大。老師也給了正確的靈修觀念,修行是修自己,並非靈在修,是修自己內在的品格、涵養,是讓自己 靈性成長。所以還是要理智的探討,回歸生活的基本面,在日常生活中修行、持五戒、行十善,不要一昧的追求靈通而忽略了本身內在的修持。通靈只不過是一門技巧、技術罷了,沒有什麼了不得,引以為傲的。我想,除了告訴我們一些天語、天文、靈駕的由來、嬰靈的渡化、一些現在外面宮壇的現象林林總總之外,無非是要打破我們對無形世界的一些迷思,導之以正確的觀念讓我們走在正確的路上,好好的修身修己,以後也能以正確的觀念傳衍下去,不要再將一些錯誤的觀念傳遞下去,誤人誤己。

這一些是我這段時間的上課心得。感謝老師這段時間的教導,雖然很老套,但真的是我的真心。謝謝!!

 

 


LINE 問事會員

LINE通靈學習.通靈會員

電話:0921-217640‧李霖皘

玄妙天宮

國外匯款資料

問事及參加藥師點燈,皆可使用西聯匯款(WESTERN UNION)

收款人(Receiver)

1、名字(First name): LIN CHIAN

2、姓(Last name): LEE

3、地址(Address): No.162, Pingyun St., Xiaogang Dist., Kaohsiung City 812, Taiwan (R.O.C.)

4、聯絡電話(Telephone no.):0921-217640

→→西聯網址請點我←←

站內搜尋

電子郵件訂閱網站

請輸入你的e-mail訂閱網站新文章

台灣寶悟向善協會

行動電話:0921-217640 【Line ID:lee162】
通靈班上課時間:每週六.3:00pm - 4:30pm
歡迎報名學習課程

加入會員,修福修慧,人生順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