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聞思修禪話集

  • 0
bbo010070

哪個不是精的

─作者:陳湐珺老師

寶積禪師因於市肆行,見一客人買豬肉,與屠家曰:「精底割一斤來!」屠家放下刀,叉手曰:「長史!哪個不是精底?」師於此有省。

又一日出門,見人皮喪,歌郎振鈴云:「紅輪決定沈西去,未審魂靈往哪方?」幕下孝子哭曰:「哀!哀!」

師身心踴躍,歸舉似馬祖,祖印可之。

-白話解說-

寶積禪師走過市場,看見買豬肉的客人對肉攤老闆說:「割一斤精肉來!」老闆聽了放下刀,雙手插腰,不客氣地說:「老兄!我賣的肉,哪個不是精的?」寶積頓感豁然,內心有所省悟。

又有一天出門,看見人家出殯,唱喪歌的人一邊搖鈴一邊唱:「太陽終會下山去,不知靈魂到何方?」孝子們哭說:「悲哀啊!悲哀啊!」

寶積一聽,身心翻騰,這就是了,這就是禪!回去後說給馬祖聽,馬祖即時印可他:「你開悟了!」

-聞思修-

傳法教授學生二十多年,在看這則故事時,不免心中有很多的感觸,有人可以輕易入門,有人則每日努力做功課、念佛、甚至拜懺多年,而卻還是不得其門而入。個中因緣道理甚多,但有一可以確定的是「善於觀察」者,一定容易入門。

懂得觀察的人,就如同寶積禪師,生活瑣事皆可開悟,隨時隨地都能開悟。

我喜歡「緣覺」這個名詞,以觀察各種因緣而覺悟。日常生活就是人類真實的活動,隨時隨地都有開悟的機會,修行要能開悟,絕對不是拘泥在念佛、打坐、拜懺等宗教形式裏,而是要你善於觀察體悟生活內容,用心觀察,則你隨時隨地都會有所領悟,只是大悟、小悟之別罷了。

不要小看平凡的事物現象,其中無不孕藏著宇宙偉大的真理,就如生與死的平常現象,其實是揭示著人生的大道理及生命的真諦。一切世間的學問、智慧、思想,一切世間的事,在在處處都可以使你悟道,所以禪宗悟道的人,有幾句名言:「青青翠竹,悉是法身。鬱鬱黃花,無非般若。」般若在哪裡?處處皆是。

寶積禪師見到的買賣豬肉的應對,出殯送葬的隊伍儀式,不都是你我常見的日常生活活動嗎?禪師可以因此而開悟,我們呢?「迷人眼耳見聞都是迷;覺者善於應用佛法道理,所以處處是菩提。」因此寶積禪師才能大聲說,哪個不是精的?!

 

 


  • 0
bbo010068

趙州待客之道

─作者:陳湐珺老師

—《景德傳燈錄》—

一日,真定帥王公攜諸子入院,師坐而問曰:「大王會麼?」

王云︰「不會。」

師云:「自小持齋身已老,見人無力下禪床。」

王公尤加禮重。

翌日令客將傳語,師下禪床受之。

少間侍者問:「和尚見大王來不下禪床,今日軍將來為什麼卻下禪床?」

師云:「非汝所知。第一等人來,禪床上接;中等人來,下禪床接;末等人來,三門外接。」

─白話解說─

有一天真定帥王公帶兒子們來見趙州從諗,趙州禪師坐在禪床上,沒下來迎接,卻問王公說:「大王!你明白嗎?」

大王說:「不明白。」

禪師說:「我從小吃素,現在我老了,見到人已無力下禪床了!」

王一聽,更加敬重趙州從諗。

隔日,大王令部屬傳話,禪師竟下禪床來受話。

過一會兒,侍者疑惑不解的問禪師說:「和尚您見大王來不下禪床,今天只是部屬來傳話,為什麼卻下禪床?」

禪師說:「這你就有所不知了,第一等的人來見我,我在禪床上迎接;中等的人來見我,我則下禪床去迎接;最下等的人來見我,我會走到大門外去迎接啊!」

─聞思修─

本故事裏,真定帥王公請法於趙州禪師,禪師以不下禪床的「無言之教」來回應大王。可惜描述的意境太高,大王不能理會,禪師只好降低層次,敘述自己長久持齋修行,讓大王可以理解修學佛法是在做甚麼,所以大王就更加的敬重這位老禪師。

第二天大王的部屬代大王來傳話,趙州禪師卻下禪床,以禮接待,為何如此呢?因為大王是來求道求法的,所以禪師用佛法第一義來教化之。結果大王程度不夠,沒有辦法理解,禪師只好以第二義來為大王解說,讓大王可以受益。而部屬只是單純的傳話人,禪師當然很平常自然的下床來接待客人。

其實趙州禪師的待客之道,亦可闡述為佛法三義:

一、佛法第一義諦:諸法如來,本自具足,如如不動也。就如禪師不下禪床,如如不動。

二、佛法第二義諦:漸次修行,吃素、參禪、悟入也。就如禪師自述從小吃素,現今年老力衰,無力下禪床接客,勸你要把握時光,努力自修。

三、佛法第三義諦:行善止惡,修修功德,就如應對第三種人要時時小心,不要出錯。我們常見的待客之道,不熟識對方時,彼此都客客氣氣地相待,講究客套與禮節,並且和樂相處,等到彼此相處日久,熟悉對方後,就「熟不拘節」,不再講求禮節了。忘記禮節時,相處、講話就開始發生衝突,由愛生恨,甚至老死不相往來。

禪州禪師深知個中奧祕,把待客之道分為三種,第一種最上等人,真心真性,不假修飾,平等對待。第二種為二等人,真心真性,以禮相待。第三種為下等人,人家說「小人難纏」,所以要多加裝飾,客客氣氣小心應對。

 

 


  • 0
bbo010066

被鬼神看破心事

─作者:陳湐珺老師

—《景德傳燈錄》—

南泉普願擬取明日遊莊舍,其夜土地神先報莊主,莊主乃預為備,師到,問:「莊主爭知老僧來,排辦如此?」

莊主云:「昨夜土地報道和尚今日來。」

師云:「王老師修行無力,被鬼神覷見。」

—白話解說—

南泉普願打算明日到一處莊舍遊歷,當日夜晚土地神已經先向莊主托夢報告,莊主亦預做準備。

隔天,南泉禪師到了,問:「莊主你怎麼知道老僧會來,準備得這麼周到?」

莊主說:「昨夜土地神來扥夢,說和尚您今天會來。」

南泉禪師說:「唉!老僧真是修行不力啊!,還會被鬼神看破心事!」

—聞思修—

南泉普願禪師因自己的心事被土地公探知,而自覺修行不力,感到慚愧。因為一個好的修行者,心性常安住在空性般若中,神鬼莫能知其心中所想。換個場景,現今社會有很多人有類似的案例,經由口傳,再經由報紙、雜誌、廣播,尤其透過電視的炒作,其人馬上成為專家,或一代大師,萬人追隨,達官顯貴絡繹不絕,聲名遠播,錢財滾滾而來,自己更以為神佛再來,洋洋得意不能自己。

末法時代,邪師充滿其中,我們當以此故事的精要來辨別正與邪,佛與魔的分別,不要再被人或傳播媒體所朦騙及誤導了。

 

 


  • 0
bbo010053

飢來喫飯睏來眠

─作者:陳湐珺老師

─《景德傳燈錄》─

有源律師來問:「和尚修道還用功否?」

師曰︰「用功。」

曰:「如何用功?」

師:「飢來喫飯,睏來即眠。」

曰:「一切人總如是,同師用功否?」

師曰:「不同。」

曰:「何故不同?」

師曰:「他喫飯時不肯喫飯,百種須索;睡時不肯睡,千般計較。所以不同也。」

律師杜口。

─白話解說─

源律師來問:「和尚您修行還要用功嗎?」

大珠慧海禪師說:「還要用功。」

源律師問:「要如何用功?」

禪師說:「肚子餓了就吃飯,睏了就睡覺。」

源律師問:「一般人不都是這樣嘛!這不就同師父您一樣用功?」

禪師說:「不一樣。」

源律師問:「有什麼不一樣?」

禪師說:「一般人吃飯時不好好吃飯,要有很多的陪襯、助興才肯吃飯;睡覺時不肯好好睡,腦筋轉個不停、累到不行才肯睡覺,所以說大大的不同。」

源律師無話可說。

─聞思修─

大珠禪師說修行就是「肚子餓了就吃飯,睏了就睡覺。」這聽起來好像很平常也很自然,一點兒也不神奇!是啊,凡是人都是如此過日子,那麼你一定奇怪,這是那門子的修行方法啊?大珠禪師與我們又有甚麼區別呢?

表面上大珠禪師的吃飯與睡覺行為和我們是一樣的,但是內心的感受卻是絕對的不同。吃飯、睡覺對大珠禪師來說是單純的事情,吃飯就是吃飯、睡覺就是睡覺,做每一件事就是單純的面對它,把眼前的每一件是當作生命中唯一的大事,一心一境專心一致的活在每一個當下。而我們呢?拿起碗筷要吃飯時,不是打開電視,就是閒話家常;一躺上床,不是想著今天未完之事,就是盤算明天要如何,最後才在一片迷糊中睡著,想想兩者有無差別呢?

修行的三個境界,見山是山,見水是水,眼見為實,凡夫境;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了悟諸法性空,覺悟境;

見山又是山,見水又是水,真悟空性,回歸平常心,般若境。大珠禪師是一個悟道的高僧,當然知道「平常心就是道」,表現在生活上的態度是,萬法皆自在,隨緣了舊業,一切隨緣,無功可用。

所以源律師問他修行要如何用功時,才會有此番的問答。

 

 


  • 0
bbo010049

不昧因果

─作者:陳湐珺老師

《指月錄》

師每上堂,有一老人隨眾聽法,一日眾退,唯老人不去。

師問:「汝是何人?」

老人曰:「某非人也,於過去迦葉(ㄕㄜˋ)佛時曾住此山,因學人問︰『大修行人還落因果也無?』某對云︰『不落因果。』遂五百生墮野狐身,今請和尚代一轉語,貴脫野狐身。」

師曰:「汝問。」

老人曰:「大修行人還落因果也無?」

師曰:「不昧因果。」

老人於言下大悟,作禮曰:「某已脫野狐身,住在山後, 敢乞依亡僧津送。」

師令維那白椎告眾,食後送亡僧,大眾聚議:「一眾皆安,涅槃堂又無病人,何故如此?」

食後,師領眾至山後巖下,以杖挑出一死野狐,乃依法火葬。

師至晚上堂,舉前因緣,黃檗便問:「古人錯祇對一轉語,墮五百生野狐身,轉轉不錯,合作個什麼?」

師曰:「近前來,向汝道。」

檗近前打師一掌,師笑曰:「將謂鬍鬚赤,更有赤鬍鬚。」

—白話解說—

百丈懷海禪師每次上堂為弟子說法時,都有一個老人隨著大眾聽法。

有一天說法完畢,弟子們都退去,唯有老人留下,不願離開。

百丈懷海禪師問他:「你是什麼人?」

老人回答:「我不是人,我是狐仙,久遠的 過去,迦葉佛還住世時,就在這座山裡。當時有學人問我︰『大修行人還會落在因果的法則裡嗎?』我回答說︰『不會落入因果。』一言之偏差,於是死後墮落畜牲道,連續做了五百世的野狐狸。 今天請和尚代下一轉語,讓我有了正解,幫助我脫離狐狸身。」

禪師說:「你問吧!」

老人問:「大修行人還會落在因果的法則裡嗎?」

禪師回答:「大修行人對於因果清清楚楚,絕不會昧於因果。」

老人聽了百丈懷海所說,當下大徹大悟,深深的一鞠躬,說:「我已經脫離了野狐的身體,就在山後,乞求可以依一般亡僧送我一程。」

禪師請維那(負責寺院雜事之人)告訴大家,飯後要送亡僧。

大眾集聚議論說:「大家都很好啊!涅槃堂(生病的僧人入滅的地方)又沒有病人, 為什麼要送亡僧?」

飯後,禪師帶著眾人,到山後的嚴壁之下,用木杖挑出一具野狐的屍體,依出家人的禮俗將牠火葬。

當晚禪師上堂為弟子說法時,道出此事的前後因緣,黃檗便問:「古人只答錯一句話,就做了五百生的狐狸,如果沒有答錯話,會變成什麼呢?」

百丈懷海說:「你向前靠近,我告訴你。」

黃檗向前,冷不防出手打了百丈懷海一巴掌,百丈懷海笑了笑說:「本以為達摩個大鬍子已經夠厲害的了,沒想到你比他更狠啊!」

—聞思修—

佛法的因果定律重點有二:

1、因果定律是不消滅的。經云:「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

2、因果定律是不能相互抵銷的。有人說我過去作惡很多,現在做很多的善來彌補抵銷,這是錯誤的觀念。試想在一塊土地上先後種下瓜種與豆種,結果瓜種一定生瓜,豆種一定生豆,兩者不會互易,也不會相互消滅。

故事中的老人說大修行人「不落因果」,就是沒弄懂因果定律,而以一言之失,墮五百世野狐身。傳法之人,當以此為戒。百丈懷海禪師說的「不昧因果」,是指說證悟的修行人明白因果的道理,所以一旦過去生的惡業果熟時,就坦然一笑而受之。就如世尊過去生敲了大魚的頭三下,縱然成佛後,在釋迦族被滅族時,還是頭痛了三天。

修行若能改變因果的話,因果定律便不存在;但是,如果修行不能改變因果的話,沒有一個人能成佛,那修行又有何用呢?這個問題很是微妙,大家想想。

其實修行就是積極的在止惡行善,所以很多人以為行新善可以補舊過。而事實上,因是因,緣是緣,果是果,因要由緣才能結成果,也就是緣未成熟時,可以透過修行成就善緣來轉變果報;然緣若成熟時,就沒有辦法補救了。

轉變因果的兩種方法:

一、知道因,要斷緣,可轉果。過去某個地方有一座寺廟,有位法師在那裡講經,同時有一個曾經造了大罪業的人,聽完了經就去請問法師說:「我過去殺生害命,已經造了很大的罪業,現在該怎麼辦呢?」法師就教他說:「你要真心流露發心懺悔,現在還未結果,斷緣就可以了。」但是此人只知因與果,不明白緣的道理?法師就善巧方便,拿一包蒺蔾給他,教他種在寺後空地的東西兩條小路邊,並且說道:「東邊種的蒺蔾要撒石灰,不要澆水;西邊種的要天天澆水」;法師又交代他每隔五天要赤足一次,東邊走走西邊走走,此人頭一次東走走西走走,並沒有什麼感覺,法師就再叫他說:「西邊依然天天要澆水,東邊依然 是不可澆水,再隔五天,也是要赤足兩邊走走。」

又隔了五天,這個人也是如此走來走去,這個時候,忽然看到西邊種的蒺蔾已經長出芽來。再過五天看到芽已經長了三寸,而且開出黃花,他仍然是走來走去。再過了五星期後,在西邊赤足走的時候,就被蒺蔾的刺,刺的不能走了,法師就問他說:「東邊走的時候,感覺怎樣?」那個人回答說:「不感覺什麼。」法師再說:「東西兩邊都是種蒺蔾種子,為什麼東邊能走西邊卻不能走呢?」這個時候他才恍然覺悟,原來東邊撒的是石灰而且又不澆水,因此斷了緣就不發生作用;而西邊的蒺蔾天天澆水,這水的增上緣,就發生了力量。

所以顯然是同時下種,東邊的不發芽而西邊的卻很茂盛,這就是有緣則生,無緣則滅,因果可以轉變的道理。

二、了知空性,真心懺悔。

當我們學佛,深入佛理時,即了知一切法皆是空性,所以「罪性本空唯心造,心若亡時罪亦無,心亡罪滅倆俱空,是則名為真懺悔」,要這樣子來懺悔消業,這樣子來轉變因果。

 

 


LINE 問事會員

LINE通靈學習.通靈會員

電話:0921-217640‧李霖皘

玄妙天宮

國外匯款資料

問事及參加藥師點燈,皆可使用西聯匯款(WESTERN UNION)

收款人(Receiver)

1、名字(First name): LIN CHIAN

2、姓(Last name): LEE

3、地址(Address): No.162, Pingyun St., Xiaogang Dist., Kaohsiung City 812, Taiwan (R.O.C.)

4、聯絡電話(Telephone no.):0921-217640

→→西聯網址請點我←←

站內搜尋

電子郵件訂閱網站

請輸入你的e-mail訂閱網站新文章

台灣寶悟向善協會

行動電話:0921-217640 【Line ID:lee162】
通靈班上課時間:每週六.3:00pm - 4:30pm
歡迎報名學習課程

加入會員,修福修慧,人生順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