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講說藥師經

  • 0

  • 0

2014/03/02藥師經講記上課第二十一堂課

藥師經-第二十一~二十二堂課講義

戒的意義

音譯為「尸羅」。意思是指「行為、習慣、性格、道德、虔敬」。廣義而言,凡善惡習慣皆可稱之為戒,如好習慣稱善戒(又作善律儀),壞習慣稱惡戒(又作惡律儀),然一般限指淨戒(具有清淨意義之戒)、善戒,特指為出家及在家信徒制定之戒規,有防非止惡之功用。

據《菩提資糧論》卷一所載,尸羅共有習近、本性、清涼、安穩、安靜、寂滅、端嚴、淨潔、頭首(禪林中的一個主要職位,其職權在於統理大衆)、讚歎等十義。其中,自「清涼」以下為淨戒之再轉釋。

就「清涼」義而言,惡能熱惱身心,戒則使之安適,故稱清涼。

戒可作二種解釋,即消極之防惡(止持戒)與積極之行善(作持戒)。舉例言之,過去七佛通戒偈中,所謂「諸惡莫作」即止持戒,「眾善奉行」即作持戒。

戒是攝心,最淺近的說,說是壞事不做,好事多做。真正講到徹底覺悟的時候,好事也不著相去做了,就離開好壞,就任運了。所以戒的一個總的精神就是止惡生善,這是最基本的。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所以它是第一條。你總要做好事,不要做壞事。不要去傷害別人,不要去影響別人。現在有很多人都是把自己的利益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頭,踩著別人的肩膀往上爬,這種情況很多很多,這都不好嘛!

 

戒與律的分別

戒,原係佛陀住世時,舉外道所作之非行來教誡佛教徒者。適用於出家、在家二眾,並非如律之隨犯隨制,故於犯戒時不伴以處罰之規定,而是由自發之努力為其特徵。(律:佛弟子的出家衆如犯惡行,佛陀則必教誡;今後同樣的行為不可再犯,如再犯,則處罰。後乃成為僧伽的規定,所以律必附有處罰的規定。律乃為應出家眾而制定者,是被動者。)

據此,則戒與律本應有所區分,但後人往往將此二者混用。一般謂戒為三藏(經律論)中之律藏所說者,以戒為律之一部分,而以律為詮說戒之典籍。

 

戒的內容

小乘佛教應在家、出家、男女之別,制定五戒(三皈依後受五戒)、八戒(八關齋戒)、十戒(沙彌、沙彌尼應受持的十戒。)、具足戒(指比丘、比丘尼所應受持之戒律,比丘戒有二五○戒,比丘尼戒有三四八戒。)—–略稱為五八十具。

(一)五戒。此為優婆塞(在家之男信徒)、優婆夷(在家之女信徒)所守。

五戒即:(1)不殺生戒,(2)不偷盜戒,(3)不邪淫戒,(4)不妄語戒,(5)不飲酒戒。

(二)八齋戒。為優婆塞、優婆夷於一日一夜中學習出家所守之戒。(八-八種戒。關-閉。齋-不非時食。戒-防非止悪。能持八戒,可防身口意三業之惡行,便可關閉惡道之門。)

八齋戒,此為六齋日(即八日、十四日、十五日、二十三日、二十九日、三十日。如以中國農曆算,小月可改作二十八日及二十九日)所持之戒,除五戒(其中不邪淫戒在此為不淫戒)外,尚有離眠坐高廣嚴麗床座(即不坐高座–大多為一丶二公尺平方,三十至五十公分高、不臥好床)、離塗飾香鬘(即身不塗香油或裝飾)、離歌舞觀聽(即不觀戲聽歌)–兩項算一條、離非時食戒(即過午不食)等三戒。此八戒以非時食戒為中心。

六齋日:印度自古傳說鬼神每於此六日伺機害人,故至此等日中,遂盛行沐浴斷食之風,其後佛教沿用此一行事,並謂於此六日,四天王必下降世間,探查人間之善惡。

(三)十戒。此為沙彌(未滿二十歲之男出家眾)、沙彌尼(未滿二十歲之女出家眾)所守之戒,分別稱為沙彌戒(又作勤策律儀)、沙彌尼戒(又作勤策女律儀)。

內容如下:(1)不殺生,(2)不偷盜,(3)不淫,(4)不妄語,(5)不飲酒,(6)不塗飾香鬘,(7)不歌舞觀聽,(8)不坐臥高廣大床,(9)不非時食,(10)不蓄金銀寶。

(四)六法戒,略稱六法。

係沙彌尼於受具足戒之前二年間所守之戒,即所謂式叉摩那(意譯學法女、學戒女、正學女)所學之六法。

據《四分律》卷二十七載,其內容為:

(1)染心相觸戒,即不以愛欲之心觸男子之身。

(2)盜人四錢戒,即不盜四錢(4錢=15g,按照現在的錢幣重量20元=14g)以下。盜四錢以下為缺戒,可重新受戒,若盜五錢以上,則應默擯之。

(3)斷畜生命戒,即不斷畜生之命。

(4)小妄語戒。

(5)非時食戒。

(6)飲酒戒。

(五)具足戒。此乃比丘、比丘尼所守之戒,分別稱為比丘戒(即作苾芻律儀)、比丘尼戒(即作苾芻尼律儀),係守出家教團所定之一切戒條。戒條之數目、內容,男女各異。

據《四分律》載,比丘之具足戒共二五○戒,比丘尼共三四八戒(除七滅諍戒,則共為三四一戒,但一般皆舉概數,稱五百戒)。

(六)《瑜伽師地論》卷四十舉有三聚淨戒,可作為大乘菩薩戒之代表。

(1)攝律儀戒,又作律儀戒。指遵守佛制,防止過惡。

(2)攝善法戒,指進而行善。

(3)攝眾生戒,又作饒益有情戒。指教化眾生,使得利益。

三聚凈戒

聚,種類之意。以此三聚之戒法,無垢清淨,含攝大乘諸戒,圓融無礙,故稱三聚淨戒、三聚圓戒。

即:

(一)攝律儀戒:乃捨斷一切諸惡,含攝諸律儀之「止惡門」。

為七眾所受之戒,隨其在家、出家之異而分別有五戒、八戒、十戒、具足戒等戒條。

(二)攝善法戒:謂修習一切善法。此為「修善門」,係菩薩所修之律儀戒,以修身、口、意之善迴向無上菩提,如常勤精進,供養三寶,心不放逸,守攝根門及行六波羅蜜等,若犯過,則如法懺除,長養諸善法。

(三)攝眾生戒,即以慈心攝受利益一切眾生,此為「利生門」。

《菩薩地持經》卷四舉出十一種,即:

(1)眾生所作諸饒益事,悉與為伴。

(2)眾生已起或未起之病等諸苦及看病者,悉與為伴。

(3)為諸眾生說世間、出世間法,或以方便令得智慧。

(4)知恩報恩。

(5)眾生種種恐怖,悉能救護。(舉女計程車司機被殺,男大生夜半聽見呼救,一路陪就醫)若有喪失親屬財物諸難,能為開解令離憂惱。

(6)見有眾生貧窮困乏,悉能給予所須之物。

(7)德行具足,正受依止,如法畜眾。

(8)先語安慰,隨時往返,給施飲食,說世善語。進止非己,去來隨物。

(9)對有實德者,稱揚歡悅。

(10)對有過惡者,慈心呵責。折伏罰黜,令其悔改。

(11)以神通力,示現惡道,令彼眾生畏厭眾惡,奉修佛法,歡喜信樂,生希有心。

此三聚淨戒為大乘僧、俗之通行戒,然大乘僧眾始受攝律儀戒,即受二百五十戒,此謂別受;後再總受三聚淨戒,稱為通受。

具體說呢,作為佛教徒,應該是受三皈五戒。三皈依就是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受了三皈依就不能再去皈依其他宗教道門。皈依後這才是真進了佛門。也可以自己受皈依,自己在佛像前表示決心。我依止佛,依止佛給我傳的教法,我也皈依這一切奉行佛的教法的大眾。這就叫三皈依。有了三皈依就成為佛教徒。

再進一步,居士要受五戒。殺,盜,淫,妄,酒。這個五戒不一定全受。你五戒受那一條,受那一條都可以,比方說,酒我可以很容易就不吃了,我就受一條不喝酒。那你也受了戒了,你有了一條了。你做不到的事情,你不一定要受,所以受一條,受兩條,受三條,受四條都可以。受了五條就是具足的戒。因此受戒就不是很難了。但是受了之後就不能犯。再往上有八關齋戒,在家菩薩戒。戒是寶塔第一層,你要蓋個寶塔,最底下這一層絕對不可缺。你不受戒不要緊,暫你可以用戒來要求自己。總之自己對自己有個要求吧!

戒就能生定,定能生慧,戒是寶塔第一層,沒有戒怎麼樣呢?就像一個東西是漏的。牛奶是好哇!你把牛奶倒一個破瓶子裏,全給你漏光。你不受戒,受了戒你不持戒,破戒,都是漏器。你對自己一點約束都沒有,屬於漏器。現在大家沒有因緣受戒,可以按這個來要求自己,減少殺,盜,淫,妄,酒這些事情,不殺生,首先是不殺人,也不要為了口福大量吃很多活的東西。不偷盜,偷竊搶奪,貪污受賄,占公眾的便宜,私知吞別人財物等等都犯盜戒。在家人不邪淫,夫婦之間是不犯戒律。

所以剛才說到戒,還有菩薩戒,你守菩薩的戒律就是行菩薩道,就是初發心的菩薩。

 

持戒的功德利益

如《月燈三昧經》卷六稱菩薩持戒有十種利益:

(一)滿足一切智,謂修菩薩行者,能持禁戒,則身心清淨,慧性明了,一切智行與誓願,皆得滿足。

(二)如佛所學而學,謂佛初修道時,以戒為本,而得證果,菩薩修行,若能堅持淨戒,則亦如佛之所學。

(三)智者不毀,謂修菩薩行者,戒行清淨,身口俱無過失,凡有智慧之人,皆喜樂讚歎而不加毀訾。

(四)不退誓願,謂修菩薩行者,堅持淨戒,求證菩提,其誓願弘深,勇猛精進而不退轉。

(五)安住於行,謂修菩薩行者,堅持戒律,身口意三業皆悉清淨,於正行安住而不捨。

(六)棄捨生死,謂修菩薩行者,因受持淨戒,則無殺、盜、婬、妄等業,而能出離生死,永脫輪迴之苦。

(七)慕樂涅槃,謂修菩薩行者,堅持戒律,斷絕妄想,故能厭惡生死之苦,而欣慕涅槃之樂。

(八)得無纏心,謂修菩薩行者,其戒德圓明,心體光潔,解脫一切煩惱業緣,而無纏縛之患。

(九)得勝三昧,謂修菩薩行者,持戒清淨,心不散亂,則得三昧成就,定性現前,而超於諸有漏。

(十)不乏信財,謂修菩薩行者,持守戒律,於諸佛具正信心,則能出生一切功德財法而無匱乏。

 

破戒的過失

一般認為持戒可生於天、人等善趣,實則持戒為六波羅蜜之一,乃凡夫趨往涅槃的修道資糧。一般謂破戒者死後將墮三惡道。

《四分律》卷五十九亦舉出破戒五過,即;(一)自害,(二)被智者叱,(三)惡名遍聞,(四)臨死生悔恨,(五)死後墮惡趣。

若對戒律取邪見而執著,則稱戒禁取見(五見之一)。如牛狗外道之持牛戒、狗戒、雞狗戒等,盡屬戒禁取見。

受了戒就必須認真持戒,比方說,你不殺生,你要是沒有受殺戒,你不殺生沒有造孽就是了。你也就沒有別的功德。你又沒有救他,你有什麼功德?但是你要受了殺戒的話,你就有功德,你有持戒的功德。從反而看,殺了生的話,要是不受殺戒的人殺了他,就是一個罪報,你欠他一條命,將來就要還它一條命。你殺它吃了,將來它把你殺了吃了,這樣才平等,不然講不過去。但是沒有破戒的罪了。要受了殺戒的人,你把鴨子殺了吃了之後,來生你變鴨子被它殺了吃,這樣還解決不了問題,你還要加上一個破戒的罪。破戒的罪就大得多,就比被鴨子殺了吃還要大得多了。所以持戒就是這樣,你要持住了,功德極大,要犯了,不僅僅是受殺生還命的報,而且加上一個破戒的報。所以要受戒,要有一個約束自己的心。還沒有受戒,就先拿戒條來求自己。不好的事情少做,利他的事情我要盡力去多做。

 

受持五戒

總說受戒功德

學佛的人,在皈依三寶以後,其具體的實踐規則,即為受持不殺、不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諸酒五種戒法。

 

略說五戒

一、戒的意義

這五條戒,為得人天善趣異熟報身的根本,也是修行聖道與成就無上菩提的基礎。所以學佛的人,在皈依三寶之後,就應該受持五戒。

五條戒中,前四條是性戒。性是體性義,即殺生、偷盜、邪淫、妄語等四種事情,本性上即是一種惡法,不管受不受戒,誰作了都是惡性的罪行,於此惡性行守護不作,故是性戒。最後一條,屬於遮戒。就是在飲酒的本性上說,不是惡行,本性非罪,故飲酒不是性罪,但飲酒亂性,開不善之門,是生罪之因,可以導致罪行,障礙定等善法,佛陀為了防護修行人的淨行,遮令不飲諸酒,所以制戒,故名遮戒。

 

二、別說戒相

(一)殺生戒: 不殺生戒相。

生是有情的生命,殺是用刀槍木石毒藥等東西,斷絕有情的生命,這是一種殘忍的罪惡行動。(所謂殺人,不限用刀槍,凡是能致人於死的手段,都稱殺人。)

殺戒以殺人為重,殺旁生異類為輕。

佛法以慈悲為根本,殺害有情的生命,是違反佛法的慈悲本懷的,所以應當戒殺。

這殺罪在受持五戒的人犯了的時候,有可以懺悔和不可以懺悔的差別。

殺人以具足五個條件成不可懺悔的罪:一是人,二人想,三有殺心,四興方便,五被殺人命斷。

殺人的方法,不外乎自殺、教人殺、遣使殺。被殺者命斷,殺者犯了殺戒不可懺悔罪。若讚人死,其人因此而自殺,亦犯不可懺悔罪。

殺人後果,有三種:

1、當時殺死,犯不可懺悔罪。

2、當時不死,以後因此而死,亦犯不可懺悔罪。

3、當時不死,以後亦不因此而死,犯中可懺悔罪。

《優婆塞五戒相經》說:「佛告諸比丘,犯殺有三種奪人命:一者自作,二者教人,三者遣使。自作者,自身作奪他命。教人者,教語他人言,捉是人繫縛奪命。遣使者,語他人言:『汝識某甲不?汝捉是人繫縛奪命。』是使隨語奪彼命時,優婆塞犯不可悔罪。」

經文是說:殺戒由五種因緣成不可悔罪,

一是人,即所殺的人,或人胎,非是畜生等。

二人想,即能殺者的想不錯亂,意識上清楚地知道所殺的是人,而作人想,非作畜生等想。

三有殺心,即意識中發起斷絕其人生命的殺心。

四興方便,即殺害的加行,如置刀、購槍、配藥、計劃等,為達到究竟斷絕人命的種種方法,是為方便。

五被殺人命斷,即被殺的人因能殺者刀殺,或槍擊,或毒藥等而死了。

只要這五個條件具足,其被殺死的人,無論是自己殺的,或教人殺的,遣使殺的,被殺的人生命斷絕時,殺者即犯了殺戒的不可悔罪,而失掉戒體,不復成為優婆塞了。還應該知道,勸讚人死,其人因此而自殺了,也是不可悔罪。持戒者於此應該特別注意。若五個條件不具足,被殺者雖然死了,亦是可以懺悔的殺罪。餘打傷、繫縛等為方便罪,皆可懺悔,廣如經說應知。於上說殺生事不作,就是守持不殺生戒。

假若殺的是一個人,或人胎,而自己的精神又是清醒地知道自己所要殺的是實有的人,由於煩惱相應,內心裡發起了斷絕他生命的殺念,無論是自己殺,或教人殺,在方法上,用刀用槍,用毒藥,勢力逼迫等,只要自己蓄意想殺的人,因此而死了,即構成不可懺悔的根本罪。受戒的人不作這樣的事,即是守持不殺戒。

若於上說條件不具足,如所殺非人,或精神錯亂,或不知是人,或無殺心而誤斷彼命,皆是可以懺悔的殺罪。若僅僅於人或畜生繫縛、禁閉、打傷等,是殺生的方便罪而不是正罪。

應該知道,五戒中的殺戒,原則上是不應該殺一切眾生,如《大寶積經》八十二卷《郁伽長者會》,說到五戒文中就說:「不殺一切諸眾生等。」這是說在家菩薩受了五戒,修習慈心不應該殺一切眾生,但並不是凡殺了一個眾生都是犯了殺戒的根本罪不可懺悔。

 

不殺生的利益

在十善業道經裡,佛說:「若離殺生,即得成就十離惱法」:

一、「於諸眾生,普施無畏」。

無畏,是無所畏懼,畏懼就是駭怕,無畏就是不駭怕。一個常常殺害生命的人,就有一種殺生的習氣,若在宿世即曾造過殺生的惡業者,必會將此習氣帶著轉輪迴,縱然從地獄裡出來,轉生了人道,眾生見面,總是會駭怕的。

從前有一次,世尊正在和比丘們說法時,有獵人在外面射鳥,忽有一隻斑鳩,為了逃命,乃愴惶飛入世尊說法的講堂,停在一位羅漢比丘的身上,但這斑鳩,仍覺恐怖,沒有安全感,慌慌張張,又再飛到佛陀的肩上,此刻就覺得非常的安穩,不驚不恐的停了很久很久。後來比丘們問佛,這是什麼原因?是何道理?佛說斑鳩先到他身上的那位比丘,宿世曾為殺生者,尚有殺生的習氣未斷,故斑鳩仍生恐懼,覺不安全;飛到佛陀的肩上,就泰然不怕了,因為佛陀是大慈大悲的無上正等正覺者,慈光普被一切眾生。佛與菩薩,對一切眾生,都是普施無畏者,故能永斷煩惱。

二、「常於眾生,起大慈心」。

假如一個有殺生習氣的人,見到一切眾生,很不容易生起慈悲心,若見細小的動物,如蝴蝶、蜜蜂、泥蟲、螞蟻之類,會在無意之中,隨意弄死。倘若殺生習氣不除,貪、瞋、痴三毒無明現前時,殺、盜、淫的惡業即產生,強姦了婦女,也會毫無顧忌的,殺死被他強姦的婦女,如弄死一隻花蝴蝶一樣。

如果是已斷盡了殺生習氣的人,對一切眾生,時生慈悲之心,有了慈悲心如佛菩薩者,見一切眾生,就生憐憫愛護心,度化善導眾生心,自然永離一切煩惱,成就菩提。

三、「永斷一切瞋恚習氣」。

凡是眾生之打鬥傷害,乃至於殺害生命,都是瞋恚心的表現,瞋恚成了習氣,在不自覺知時,極易衝動,極易犯罪;如果不殺生,連細小的動物如蟻蟲蚊虻者,都注意不去傷害它,只要修學菩薩,慈心增長,常對一切眾生,生起慈悲心,漸漸就可做到永斷一切瞋恚的惡習,遠離煩惱。

四、「身常無病」。

人們的身體會生病,除了飲食及寒暑不調,或傳染等外在的因素之外,大多數都是因為自己的貪、瞋、痴、慢、疑、愛、憎、怨、惱等心理的因素,而影響身體生病招災,諸多痛苦,假如永斷一切瞋恚習氣,時刻都在慈悲的心情狀態中,一定身常無病。

五、「壽命長遠」。

世人多壽夭,是因殺生害命的果報,或因天災人禍,或是因病不治而死亡,若常持慈悲心,不殺生,無災厄,無病苦,自然得長壽,離壽夭之惱。

六、「恆為非人之所守護」。

「非人」乃對人而說的,包括了天龍八部,及鬼神等,一切冥眾,都叫非人。一個人如果養成了慈悲心,不但不會殺害眾生,反而愛護救度一切眾生,如果多生累劫,廣行慈悲之道,早與非人眾生結了善緣,只要是經常行諸善業,永斷諸惡,離去一切煩惱,就可感得常為非人之守護。

七、「常無惡夢,寢覺快樂」。

世人如心不淨,為非作惡,良心受損,寢食難安;如果是一個不殺生害命的人,身、口、意三業清淨,日夜寢覺,不做惡夢,身心自得快樂。

八、「滅除怨結,眾怨自解」。

世人之所結怨難解者,多因貪、瞋、痴,殺、盜、淫,一切惡業因緣,與人過不去之所招致;假若是一個行菩薩道的人,不殺害眾生,而且利益眾生,三業清淨,一切怨恨,自然不生,不生即滅,眾怨不結,而自解除。

九、「無惡道怖」。

怖是恐怖,在這三界火宅之中,有六道輪迴之苦,學佛的人,目的在超三界,離輪迴,出苦海,縱然不能達此最高的目的,若行善業,則生三善道中;如果殺生害命,作諸惡業,必墮三塗惡道。若慈心不殺,不種惡報之因,將來就不會遭受惡道的果報,而且今世即可得到清涼安穩,沒有三塗惡道的恐怖心。

十、「命終生天」。

殺生害命的人,死後必墮三塗惡道;慈心不殺,行諸善業的人,死後必定生在天上,享受天上快樂的福報。

如果我們推行人乘佛教,由人乘入門,廣行入世菩薩之大道,慈心不殺,三業清淨,自可感應這個地球,早日實現人間淨土,建設成為一個人間的天堂。

 

(二)偷盜戒: 不偷盜戒相。

偷盜是不與取,即他人的財物等,不給與自己,自己以盜竊心,將其取離本處而據為己有,是為偷盜。

包括教別人替自己偷盜,或以勢力奪取,或以方法侵占,或借用抵賴不還,或拐騙、貪污、漏稅等,皆是偷盜,只要價值滿足數量,生起得心,即犯盜戒根本罪,成不可悔。自己不作這樣的事,就是守持不偷盜戒。若盜竊未成,或價值不滿數量,或以破壞心而破壞他人財物等,皆是方便罪,可以懺悔。於上說偷盜行不作,就是守持不偷盜戒。

《優婆塞五戒相經》說:「佛告諸比丘,優婆塞以三種取他重物,犯不可悔:一者用心,二者用身,三者離本處。用心者,發心思惟欲為偷盜。用身分等取他物。離本處者,隨物在處,舉著餘處。」

經中所說重物,即價值五錢。

此盜戒,以六種因緣成不可悔罪

1、他物,即所偷盜的東西,自己無主權。

2、他物想,即思想不錯亂,意識上清楚地知道所偷盜之物是他人所有。

3、盜心,即由貪煩惱相應,於他人物生起偷盜心。

4、興方便,即進行偷盜的種種方法,包括自取、教人取、遣使取。

5、值五錢,即價值滿足。律攝中說五磨灑,古德說是八十小錢,或八分白銀。

6、離本處,即將他人物取移原放處所。

無論地面上、地下、水中、高處、低處、樹上、空中、動物、植物一切財務,不論國家、私人、佛教、團體,只要有所屬,皆不得偷盜。

六緣具足的偷盜事,即犯盜戒不可懺悔的根本罪,而失掉戒體了。若六緣不具,取了他人的東西,或以破壞心毀壞他人之物,皆是可以懺悔的罪。

經中又說以七種因緣雖取他人物無犯,即:

1、己想—於所取物誤認為是自己的。

2、同意—所取物的主人,與己親厚,知己取用,其心歡喜。

3、暫用—取物時無盜心,只是暫時借用即還。

4、無主—即不知所取物有人攝屬。

5、狂。

6、心亂。

7、病壞心。

最後三種,皆由神經錯亂而取他物。

 

(三)邪淫戒: 不邪淫戒相。

淫是兩交會法,邪淫是指與除夫婦之間的男女關係以外的非法淫事,乃至與傍生動物行交會法,都是邪淫。

即自己的妻子,若受持一日的戒法中,或有娠、乳兒及非時(若妻子已得孕,或遇佛菩薩紀念日、每月六齋日、父母生日、親屬薦亡之日等,亦皆不得行淫。)、非道(指行不正當之淫事。其意有二:(一)除夫妻之外,凡與一切男女、鬼神、畜生而行淫,皆為非道行淫。(二)又作非處行淫,蓋雖是夫妻,亦須避於「非處」行淫。所謂非處,即指口道、大便道等,亦皆不得行淫。_)、非處(地點如清淨道場處)行兩交會法,也是邪淫,作這些兩交會的時候,自己的精神是清楚的,無錯亂想,起愛樂心,即得根本罪。若只摩觸,言語調戲等,是邪淫的方便罪。自己不作這樣的事,就是守持不邪淫戒。

《優婆塞五戒相經》說:「佛告諸比丘,優婆塞不應生欲想欲覺,尚不應生心,何況起欲?恚痴結縛根本不淨惡業。是中犯邪淫有四處:男、女、黃門、二根(一身中具有男女根的人)。女者:人女、非人女、畜生女。男者:人男、非人男、畜生男。黃門二根,亦同於上類。

[若優婆塞與人女、非人女、畜生女,三處行邪淫,犯不可悔。若人男、非人男、畜生男、黃門、二根二處行淫,犯不可悔。]若發心欲行淫未和合者,犯小可悔(遠方便故)。若二身和合止不淫,犯中可悔(近方便故)。若優婆塞婢使已經嫁有主,於中行邪淫者,犯不可悔。餘犯如上說。三處者:口處、大便、小便處。除是三處,餘處行欲皆可悔。若優婆塞婢使未配緣,於中非道(即非三處)行淫者,犯可悔罪,後生受報罪重。若優婆塞有男子僮使人等,共彼行淫,二處(口及大便處)犯不可悔罪。餘輕犯罪同上說。若優婆塞共淫女行淫,不與值者,犯邪淫不可悔。與值無犯。若人死乃至畜生死者,身根未壞,共彼行淫行,女者三處犯不可悔。輕犯同上說。若優婆塞自受八支(一日一夜八關齋戒)行淫者,犯不可悔。八支無復邪正,一切皆犯。若優婆塞雖都不受戒,犯佛弟子淨戒人者,雖無犯戒之罪,然後永不得受五戒,乃至出家受具足。」

這邪淫戒,以四種因緣成不可悔:

一、非夫婦。

二、有淫心,即行淫時,心極愛樂,如飢得食,如渴得飲。

三、是道,道即口及大小便處,於此三處行淫是名為道。

四、事遂,正行交會。

若受五戒信士,除妻室以外,四處不得行淫:男丶女丶黃門丶二形。

男者:人男丶非人男丶畜生男丶黃門(男根損壞之人)丶二形(兼具男女性器,生理異常者-與黃門同,不准出家丶受戒。),二處不得淫。

女者:人女丶非人女,畜生女,三處(口處、大便、小便處)不得淫。

非人二形丶畜生二形的三處不得淫。

若與以上淫者犯不可悔罪。

除女性三處丶男性二處,於其餘部份行淫,皆可悔。

若被強迫行淫,無受樂心不犯。

在一切邪淫戒中,以破淨戒梵行者,罪最重。把比丘丶比丘尼丶式叉摩那丶沙彌丶沙彌尼,乃至受持八關齋戒於其齋日的佛弟子,破淨戒亦稱汚梵行。若不受五戒而破他人淨戒,雖未受佛戒,而沒有犯戒罪,但其永不得求受一切佛戒,永被棄於佛法大海之邊外,稱破淨戒者為邊罪(猶如佛法邊外之人,不堪再重入淨戒之海)。

經中僅說自受八關齋戒行淫犯不可悔,應知己妻受八關齋戒共彼行淫亦不可悔,以是破他梵行故。

 

(四)妄語戒:不妄語戒相。

妄語即虛妄不實的語言。

妄言定義:不知言知,知言不知;不見言見,見言不見;不覺言覺,覺言不覺;不聞言聞,聞言不聞。

凡存心騙人,不論利用何種方法,使得被欺人領解,成妄語罪。

《優婆塞五戒相經》說:「佛告諸比丘,吾以種種呵妄語,讚嘆不妄語者,乃至戲笑尚不應妄語,何況故妄語!是中犯者,若優婆塞不知不見過人聖法,自言我是羅漢,向羅漢者,犯不可悔。若言我是阿那含、斯陀含、若須陀洹,乃至向須陀洹。若得初禪、第二禪、第三禪、第四禪,若得慈悲喜捨無量心,若得無色定、虛空定、識處定、無所有處定、非想非非想處定,若得不淨觀,阿那般那念。諸天來到我所,諸龍、夜叉、薛荔、毗舍闍、鳩盤茶、羅剎來到我所,彼問我,我答彼,我問彼,彼答我,皆犯不可悔。若本欲言羅漢,誤言阿那含者,犯中可悔。餘亦如是說。若優婆塞,人問言:汝得道耶?若默然,若以相示者,犯中可悔(未決定了解故言可悔)。乃至言旋風土鬼來至我所者,犯中可悔。若優婆塞,實聞而言不聞,實見而言不見,疑有而言無,無而言有,如是等妄語皆犯可悔。若發心欲妄語未言者(遠方便罪),犯下可悔。言而不盡意者(近方便罪),犯中可悔。若向人自言得道者,便犯不可悔。若狂,若心亂,不覺語者無犯。」

此中妄說上人法的大妄語,以五緣成不可悔:

一、所向是解義的人等。

二、是人等想。

三、有欺誑心。

四、說重事,即說是羅漢等。

五、聽者解義。若向聾人、痴人、不解語人說,及向畜生等說,並屬中可悔罪。

自己意識不錯亂,意欲欺誑他人,對於能夠了解語言意義的一人或多人,說自己得了禪定神通等功德,或說證得預流果等,這叫妄說上人法,即超過普通人的常識以上的法。只要聽的人了解自己所說的意義,不管其信與不信,即犯了妄語戒的本罪,這裡面包括他人以如上所說的事來向自己詢問,而自己用語言答認,或現相默認等,都是大妄語的本罪。

假若自己說的話,聽的人不了解所說語言的意義,或自己說得不具體等,雖是不實的語言,但只是妄語的方便罪。

若平常小事見言不見,不見言見,聞言不聞,不聞言聞,覺言不覺,不覺言覺,知言不知,不知言知,皆是可以懺悔的小妄語罪。自己不說如上諸妄語,即是守持不妄語戒。

妄語中尚包括兩舌、惡口、綺語,雖不算重罪,但犯可懺悔罪。

 

(五)飲酒戒: 不飲酒戒相。

酒是一種有刺激性的飲料,喝了以後,擾亂人的神經,使人容易失掉本來平靜的心行,引起躁動、煩惱,乃至使人顛倒狂亂,生事肇禍。佛陀意在令修行的人,不致於逸亂性,而造作惡行,所以制令不飲酒戒。

這裡所說的酒,包括一切可以醉人的酒,無論是糧食作的、果子作的、藥物等作的、乾的、濕的,都在戒禁之內。於諸酒不飲,即是守持不飲酒戒。

酒,指一切可醉人,無論是穀酒(米麥)丶果酒丶木酒(植物的根莖花果等釀造的雜酒)丶藥酒等,酒糟亦不得吃。但有酒色,無酒香酒味,不能醉人者不犯。

《優婆塞五戒相經》中說:「諸比丘、優婆塞不得飲酒者,有二種:穀酒、木酒。木酒者,或用根、莖、葉、花、果,用種子,諸藥草雜作酒,酒色、酒香、酒味,飲能醉人,是名為酒。若優婆塞嚐咽者,亦名為飲,犯罪。若飲穀酒,咽咽犯罪。若飲醋酒,隨咽咽犯。若飲甜酒,隨咽咽犯。若噉曲能醉者,隨咽咽犯。若噉滴糟,隨咽咽犯。若飲酒澱,隨咽咽犯。若飲似酒、酒色、酒香、酒味,能令人醉者,隨咽咽犯。若但作酒色,無酒香,無酒味,不能醉人,及餘飲,皆不犯。」

酒戒但是遮罪,為防護過患,所以與前四性戒同制,實是可以懺悔的戒。

此酒戒三緣成犯:

一、是醉性,即飲之醉人。

二、酒想,即想無錯亂,心知是酒,或酒和合的飲料等。

三、入口,入口嚐咽即成犯罪。

若飲食不知有酒,或雖是酒煮之物,但以失去酒性,不能醉人,飲食之並皆無罪。

 

三、殺生等過患

殺生等五事,是殘忍、犯法、不道德、不誠實、放逸散亂的罪行。犯之輕者,自心中常懷恐懼、疑畏、眷屬不和、朋友不信、失事處悔等。為善人所呵,為法律所制裁,為輿論所聲討,為社會所憎惡,為智者所厭嫌等。

從業果上來說,殺生種短命業因緣,偷盜種貧窮業因緣,邪淫種怨家(互結仇怨者)業因緣,妄語種誹謗業因緣,飲酒種愚痴業因緣。

若於殺生等事犯之重者,則成三惡趣因,未來人身尚且不保,更想於善趣中得到康樂財富等善法順緣,那是從夢想中也不會得到的。學佛的人,其最高目標,固在圓證無上佛果,但能作此佛果因行基礎的所依體,以人身為最善最勝。殺生等事既然是三惡趣的因,與學佛人應修的正行相反,而且於眾生有大損害,於自己有很多過患,故必須戒除。

 

四、分滿受持

經律論三藏中,都說對於五戒可以一分受持,多分受持,乃至圓滿受持。因為近士男女,居於在家,受世間樂,兼修福德戒行,限於自己能力環境等,難於圓滿受持五戒,故如來特地開許其發心受持一戒二戒,乃至圓滿受持。

如《優婆塞戒徑》第三卷說:「若受三皈受持一戒,是名一分。受三皈已受持二戒,是名少分。若受三皈持二戒已,若破一戒,是名無分。若受三皈受持四戒,是名多分。若受三皈受持五戒,是名滿分。」《大智度論》第十三卷說:「是五戒有五種受,名五種優婆塞。一者一分行優婆塞,二者少分行優婆塞,三者多分行優婆塞,四者滿行優婆塞,五者斷淫優婆塞。一分行者,於五戒中受一戒,不能受持四戒。少分行者,若受二戒,若受三戒。多分行者,受四戒。滿分行者,盡持五戒。斷淫者,受五戒已,師前更作誓言:『我於自婦不復行淫。」是名五戒。」五戒之中,於殺盜淫不飲酒四罪不作,是身善律儀。妄語不作,是口善律儀。受一分多分,皆得戒律儀。如《成實論》第八卷說:「佛說優婆塞有五戒,問曰:『有人言,具受則得戒律儀,是事云何?』答曰:『隨受多少,皆得律儀,但取要有五。』」

 

 


  • 0

2013/12/01藥師經講記上課第二十堂課

藥師經-第二十堂課講義

菩薩所修的五位次第,斷二種障,顯二種德,二障即煩惱障、所知障。二德即涅槃德和菩提德。

煩惱障:煩是擾義,惱是亂義,根本煩惱及隨煩惱擾亂有情身心,不令出離生死苦海。障是覆蔽義,即煩惱覆蔽,涅槃不得解脫。

成唯識論卷九謂,擾亂眾生身心,妨礙至涅槃之一切煩惱,稱為煩惱障。由於執著有「真實之人」、「真實之眾生」,遂執著於「我的存在」(我執),此即為煩惱。煩惱障以我執為根本。

「人我執」:就有情眾生的生命體上生起的錯誤知見,執著這個生命體就是實我,有常一主宰義。

所知障:障礙所知之境而不使現,障礙能知之智而不使生。此障由法執而生,障菩提。

雖不令起業而不生於三界(迷界),然能覆蓋所知之境界而妨礙正智產生之一切煩惱,則稱所知障(智障)。執著有「實體萬法」之法執,即為所知障。所知障以法執為根本。

法我執:就存在的諸法上生起的錯誤知見,執著世間萬事萬物,如衣服、飲食、功名、富貴、田園、房舍、林泉、花卉等都是實法,有常一主宰義。

若由作用之特徵而言,煩惱障乃障礙涅槃,而所知障乃障礙菩提者。

二乘以斷煩惱障之果位為理想,但菩薩則以俱斷二障,得佛果為理想。

 

補充:三惑

塵沙、無明為菩薩所斷之別惑,見思為三乘人所通斷,故稱通惑。

1、見思惑,見惑與思惑之並稱。見惑,乃意根對法塵所起之諸邪見。即迷於推度三世道理之煩惱;思惑,乃眼耳鼻舌身五根,貪愛色聲香味觸五塵,而起之想著。即迷於現在事理之煩惱。

此見思惑為聲聞、緣覺、菩薩三乘所共斷,故稱通惑。

由此招感三界之生死,故為界內之惑,須以空觀對治之。

空觀,一念之心,不在內丶不在外丶不在中間,稱之為空。

2、塵沙惑,迷於界內外恆沙塵數之法所起之惑障,稱為塵沙惑。

菩薩斷除見思惑後,易著於空觀,而未能進一步了知眾生之塵沙惑,及對治教化之方法,故此惑又稱著空惑,能妨礙菩薩出假利生,化度眾生。

又此惑為菩薩所斷,故又稱別惑,通於界內外,須以假觀破之。

假觀:一念之心,具足一切諸法,稱之為假觀。

3、無明惑,於一切法無所明了,故稱無明。即迷於中道第一義諦之煩惱。此惑乃業識之種子、煩惱之根本,聲聞、緣覺不知其名,屬界外之惑,唯在大乘菩薩,定慧雙修,萬行具足,方斷此惑,故又稱別惑。須以中觀破之。

中觀:一念之心,非空非假,即空即假,稱之為中觀。

三惑原係一惑之粗細分,惑體無別,其粗者稱為見思,細者稱為無明,介於其間者稱為塵沙,是故,所謂斷捨,當無前後異時之別。

圓教十信中之初信位能斷除見惑,七信位能斷盡思惑,八、九、十信能斷除界內外之塵沙惑,初住以後至妙覺位能斷除四十二品之無明惑。

又若以三惑對配二障,則見思惑相當於煩惱障,塵沙惑、無明惑相當於所知障。

菩提:能證的無漏智,是所生得。菩提是轉有漏雜染的八識而成四智。轉第八識成大圓鏡智。轉第七識成平等性智。轉第六識成妙觀察智。轉前五識成成所作智。六七二識為見道時轉,前五識及八識到佛果位時轉。

成四智,證涅槃而得三身,即自性身、受用身、變化身。

涅槃:所證的真如理,是所顯得。證佛位四智滿時,所證真如理,完全顯現,即具得四種涅槃:本來自性清淨涅槃、有餘依涅槃、無餘依涅槃、無住處涅槃。

 

 


  • 0

2013/11/03藥師經講記上課第十九堂課

藥師經-第十九堂課講義

聲聞:指聽聞佛陀聲教而證悟之出家弟子。

就得道之因緣而釋,聞佛之聲教而悟解得道,稱為聲聞。

聲聞原指佛陀在世時之諸弟子,後與緣覺、菩薩相對,而為二乘、三乘之一。

即觀四諦之理,修三十七道品,斷見、修二惑而次第證得四沙門果,期入於「灰身滅智」之無餘涅槃者。

聲聞乘行者,從世第一位善根之間發起真無漏智,即能斷盡三界的見惑而成初果聖人。此後更不斷地數數修習無漏聖道,即能漸次地斷盡修惑而證阿羅漢果。

聖位中所斷得煩惱雖很多,但總之,只有兩類,即見惑與修惑,只要把見修二惑的根本煩惱斷除,惑也就隨之而斷除。

 

根本煩惱有六位:貪、嗔、癡、慢、疑、惡見。

惡見為五: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

這十種煩惱中,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五種,使有情在三界中流轉生死之力極為猛力,故稱為五利使。貪、嗔、癡、慢、疑五種,力量較遲鈍,故稱為五鈍使。(使是煩惱異名,驅役行者心神流轉三界,隨逐繫縛不令出離。)

此十使中,又有迷理與迷事的差別。迷理,即此十種煩惱,皆迷於因果的四諦道理。迷事,及貪、嗔、癡、慢四種煩惱,迷於宇宙萬物的事相。此中迷理的煩惱,名為見所斷惑,初見諦理,彼即斷故。開之成為八十八使。迷事煩惱,名為修所斷惑,要見道以後,數數修習聖道才能斷除故。開之成為八十一品。

見惑:見者,推度之義,以邪推度而起的迷情。及見解上的迷惑,以理起分別,此惑為見到位斷之。十使於三界中所迷諦理差別,為八十八使。迷欲界四諦理起三十二,迷色界四諦理起二十八,迷無色界四諦理起二十八。

八十八使見惑

五鈍使:貪、嗔、癡、慢、疑;五利使:身、邊、邪、見、戒。

┌苦諦┌貪嗔癡慢疑

│   └身邊邪見戒

├集諦┌貪嗔癡慢疑

欲界  │   └邪見            三十二

├滅諦┌貪嗔癡慢疑

│   └邪見

└道諦┌ 貪嗔癡慢疑

└邪見戒

┌苦諦┌貪  癡慢疑

│   └身邊邪見戒

├集諦┌貪  癡慢疑

色界  │   └邪見            二十八

├滅諦┌貪  癡慢疑

│   └邪見

└道諦┌ 貪 癡慢疑

└邪見戒

┌苦諦┌貪  癡慢疑

│   └身邊邪見戒

├集諦┌貪  癡慢疑

無色界 │   └邪見            二十八

├滅諦┌貪  癡慢疑

│   └邪見

└道諦┌ 貪 癡慢疑

└邪見戒

註:斷三界見惑盡,得證初果。三界四諦具使頌曰:

苦下具一切    集滅各除三

道諦除二見    上二不行嗔

八十八使見惑也,誦曰:

見惑欲界三十二    色無色各二十八

三界共成八十八    俱舍廣名如此義

 

欲界三十二是:

迷於苦諦理起十惑。十惑中,五見與疑直接迷於諦理,為親迷之惑,貪嗔癡為疏迷之惑。

迷集諦理起七惑,因集諦是業因,諸有情無執業因為我體,故無身邊戒三見。

迷滅諦理起七惑,撥無涅槃是邪見,以邪為正是見取見,於涅槃懷疑不信是疑。此三種為緣而起貪嗔癡慢四煩惱。

迷道諦理起八惑,以修無想定為正道,妄計非道為道的戒禁取見。

迷色與無色界的四諦理,各起二十八惑。即於四諦下之惑各除一嗔,因為上二界是定地,不起粗動的瞋恚。

 

修惑:又叫思惑。為思念之義,對事物而起之惑,即對境生憎愛,此惑為修道斷之。總三界為十種。欲界有貪瞋癡慢,上二界除瞋,告有貪癡慢。因修惑微細,不能如見惑一時頓斷,必須數數修習聖道漸次斷除,故分十惑為九地之九品而分斷之。因此修惑有八十一品差別。九地所起的貪等煩惱,各有上中下三品差別,每一品中,又分為上中下三品共為九品。

 

八十一品修惑:(約三界九地)

┌貪                                                   ┐

欲界  │瞋   五趣雜居地    九品─此九品思惑,潤欲界七生             │                                                    │癡

└慢                                                   │

 

┌貪    離生喜樂地        九品                           │八

色界  │癡    定生喜樂地        九品                           │十

│慢    離喜妙樂地        九品                           │一

└      捨念清靜地        九品                           │品

 

┌貪    空無邊處地        九品                           │

無色界│癡    識無邊處地        九品                           │

│慢    無所有處地        九品                           │

└      非想非非想處地    九品                           ┘

 

上上品─潤人間二生                                     ┐

上中品┐                                             │

上下品│各潤人間一生                                   │

中上品┘                                             │

中中品┐共潤人間一生(至此便證二果)                      │七番生死

中下品┘                                             │

下上品┐                                             │

下中品│共潤人間一生。                                  │

下下品┘(至此便證三果,自後不生欲界)                     ┘

修道所斷惑,雖有八十一品差別,但約其惑體,欲界起貪瞋癡慢,上二界各起貪癡慢,合三界為十種煩惱。

 

四聖位,是斷以上的見、修二惑而取證。在修證斷惑上有差別,果亦成四級。從斷進三界見惑以上之位次,皆名聖者,亦即無漏聖果。

四級:初果預流、二果一來、三果不還、四果阿羅漢。去向於這四級果位的因行位,名為四果向。

初果預流:梵語須陀洹。流有生死流和道流,此位行者,能逆生死流,預入聖者之流。此位須斷三界見惑八十八使,經七番生死證極果。斷見惑位未盡為預流向。預流向為見道位。

二果一來:梵語斯陀含。斷三界見惑證初果後,進斷欲界思惑。欲界思惑有九品,此位斷上上品乃至中下品,共六品,餘有三品思惑,再經一番生死的往來,方證極位。對欲界六品思惑未盡唯一來向。

三果不還:梵語阿那含。證二果後,進斷欲界後三品思惑(總斷欲界九品修惑)。此後不再來欲界受生。斷欲界修惑九品未盡為不還向。

四果阿羅漢:斷三界見惑思惑盡,為聲聞第四果之極位。對煩惱盡,為無學位。永無生死,不受後有,故譯云無生。未斷盡三界修惑為阿羅漢向。

從預流果至阿羅漢向為修道位,阿羅漢果為究竟位。

 

緣覺行果

緣覺乘,又云辟支佛乘,速則四生,遲則百劫間,修空法,不依如來聲教,感飛花落葉之外緣,證辟支佛果,譯云緣覺,或獨覺。

言緣覺者,一謂因觀十二因緣,斷惑證理;一謂因觀飛花落葉之外緣,感世無常,斷惑證理。

言獨覺者,謂於無佛世,或觀十二因緣,或觀飛花落葉,獨自善證寂滅理。

「瑜伽師地論」云:「初發心時,亦值佛世,聞法思惟。後得道身,出無佛世,性樂寂靜,不欲雜居,修加行滿,無師友教,自然獨悟,永出世間,中行中果故名獨覺。」

「大智度論」云:「出值佛世,聞因緣法,名為緣覺。出無佛世,自然得悟,名為獨覺。」

總之是所悟不出十二因緣之義理。

 

菩薩行果:大乘與小乘

乘者,運載義,引申運載諸有情,度生死海,到涅槃彼岸之教法,名為乘。大簡小而言,求佛之教法為大乘,求阿羅漢果辟支佛果之教法為小乘。

佛果者,開一切種智,盡為來際,化益眾生,即三覺圓滿,萬行所成,故云佛果。

大乘又稱菩薩乘,三大阿僧祇劫間,廣修六度行,證無上菩提。

菩薩,梵語菩提薩埵,譯云覺有情。菩提是覺義,即智所求果;薩埵是有情義,即悲所度生。就是以大智上求無上正覺果;以大悲利益安樂一切有情。具有這種自覺覺他的修行者,具足自利利他的大願者,名為菩薩。

小乘者,是三界如火宅,急求出離,不堪度生,永無悲願,以不度生故,則不成無上正覺。

 

大乘菩薩發菩提心是其根本,以大悲心為基礎,以方便為究竟。

「華嚴經」云:「發菩提心者,所謂發大悲心。」

「大毗盧遮那成佛神變經」云:「菩提心為因,大悲為根本,方便為究竟。」

菩薩觀察四聖諦真理,而發四弘誓願:為解脫眾生之苦而發眾生無邊誓願度,為滅除眾生煩惱而發煩惱無盡誓願斷,為令眾生住聖道而發法門無量誓願學,為令眾生得涅槃而發佛道無上誓願斷。

菩薩所行法門無量,以六度為其根本。「解深密經」佛告觀自在菩薩說:「善男子!菩薩學事,略有六種,所謂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到彼岸。」

 

菩薩行位:

菩薩行位,就因果合說,總有四十一位。即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佛果。

若開十住中第一發心住所修信等十心為十信,於第十地之中終別開等覺,則總為五十二位,但十信是十住中發心住所修,等覺是法雲地攝,故不別開。

此四十一位,又束為五位:

一資糧位,即地前住行向之三十位。

二加行位,即修暖頂忍世第一法的四善根位。(即第十迴向滿心之位,為趣見道而加功用行)

三通達位,即初地入心通達二空(人空、法空)無我理的見道位。

四修習位,自初地心至十地出心(等覺)中間,修習妙觀以斷除餘障的修道位。

五究竟位,即究竟斷惑證理的無學位。(究竟就是佛果。)

前四位是因,後一位是果。

資糧加行二位是初阿僧衹劫;從通達位至第七地終是第二阿僧衹劫;從第八地至第十地滿是第三阿僧衹劫。時經三劫,行備四位,方證究竟的菩提大果。


  • 0

  • 0

2013/09/08藥師經講記上課第十七堂課

藥師經-第十七、十八堂課講義

緣起

緣起,是佛教的基本理論,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證悟真理,他所證悟的就是緣起。不過佛陀最初證悟的緣起,是有情生命流轉的緣起。像 <過去現在因果經> 中說:

「爾時菩薩,至第三夜,觀眾生性,以何因緣,而有老死,即知老死,以生為本;若離於生,則無老死。又復此生,不從天生,不從自生,非無緣生,從因緣生、、、、、、」這就是因緣二字的來源。

因緣、簡稱為緣起或緣生。什麼是緣起或緣生呢?在 <阿含經> 中這麼說:「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 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又說:「譬如有兩根束蘆,互相依倚才能植立。朋友們,緣名色而有識,緣識而有名色; 此生則彼生,此滅則彼滅,正復如是。朋友們,兩根束蘆,拿去這根,那根便豎不起來,拿去那根,這根便豎不起來,名色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滅,正復如是。」

名色和識互相依存,才有生命體的存在。所以因緣二字,簡單的說,就是組成一切事物的關係和條件。生命體的存在,是以名色和識互相依存而有的。但其存在,有其前因後果的依存關係(因果關係),也有識和名色 (精神主體和物質性身體) 同時的依存關係。這異時的因果和同時的依存關係,就叫做因緣。不過最早的因緣——即緣起,是生命流轉的緣起,到後來則擴大到萬法生滅變化的緣起。譬如 <入楞伽經> 中說:

「大慧,一切法因緣生有二種,謂內及外。外者謂以泥團、水、杖、輪、繩、人工等緣合成瓶、泥缽,草席、種芽、酪酥亦復如是,各外緣前後轉生; 內者謂無明、愛、業等生蘊、處、界法,是謂內緣起,此但愚夫之所分別。」內緣起,是有情生命流轉緣起,即是佛法中的「十二緣生」,也就是:「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

外緣起,是萬法生滅的緣起,最普通的例子,就是以麥種豆種為因,以陽光、雨露、及人工等為緣,就有麥子豆子的生起; 以泥土調水及工具為因,就有瓶、缽的生起。生起起要仗因托緣,變異、壞滅也要仗因托緣,仗因托緣,就是仗依生起此法的因素和條件。一切法是依賴因素條件組合而有,所以一切法只是現象,不是「本體」。一切法受到因素條件 (因緣) 的變異而有變化,所以一切法無自性 (沒有固定之性) 。無自性又稱性空,此稱之為「緣起性空」。

萬法離不開緣起,大致說,這就是緣起。

 

「由諸業習氣,二取習氣具,前異熟既盡,復生餘異熟。」

上面四句偈語的重點,在說明生死相續起於內因,非關外緣。生死輪迴,起於造業,業就是行為的後果,行為有身、口、意三行,而以意行為主導。由於與意識相應的思心所(五、思心所:思是意志作用,成唯識論曰:「謂令心造作為性,於善品等役心為業。」故思的自性,只是造作,以其造作的力用與心相應,使心於種種善惡之境,作出種種善惡的業用,這即是身、口、意三業中的意業。心識之生,由作意而至於思,思以審慮思、決定思、動發勝思三思之後,則善惡之念已經形成,而付之於行動,已不能中止了。由此而至於別境,就是必作之心了。)的造作,而有種種或善、惡的業,這就是「諸業」。習氣,是當造業時其氣分回薰藏識,留下了類似於本業的功能,此功能亦名習氣,也就是種子的異名。合有漏的善、不善等種子,即稱「諸業習氣」。業是來自與前六識相應的思心所的造作,思心所與善法相應,即造作下種種善業;思心所與惡法相應,即造作下種種惡業。由善惡業所薰習的種子,稱為業種子,業種子又名 「有支習氣」。

「二取習氣俱」 ,二取、即能取與所取。能取即是見分(見分的見,是能「了別」——瞭解分別的作用,也就是我們認識作用的一部分。),所取即是相分(相分的相,就是世間萬法—世間各種事物的形相。相分的分,是一部分的意思。因此,所謂相分,就是識體上事物形相的一部分。)。取是取著,這二取,都是思想上的一種執著——執見分為實我,執相分為實法,時間長久了,就成為習氣。生死相續,由於習氣,習氣總結為三種,一是名言習氣,二是我執習氣,三是有支習氣。諸業習氣的薰習的業種子,與二取習氣薰習的二取種子,同時儲藏於第八識中。在業習氣與二取習氣同俱的情況下,而有 「異熟果」(異熟果: 這是有情生命流轉的果,有情以其善惡行為所造作的業因,導致來生三界六道的苦樂之果。其實異熟果就是眾生的第八識,第八識又名異熟識,舊譯為果報識,所以稱為生命流轉的果體。)的生起。這其間,二取習氣是生起異熟果的親因,業習氣是生起異熟果的助緣。茲將三種習氣意義再加以詮釋:

一、 名言習氣:名言即名稱言說,有情世間,為了表達思想,構通意見,不免有名稱言說。薰習既久,就成為習氣。凡表示意義的語言文字,稱為表義名言;凡了別境界,用名言描述形容者,稱顯境名言。這兩種各名言所薰成的種子,貯藏於第八識中,成為一種潛伏的勢力,此即為生起諸法的親因緣。

二、 我執習氣:這是一種執有實我的執著,我執有二種,一為俱生我執,是先天與生俱有的;一是分別我執,是後天分別生起者。這兩種習氣,六七兩識都有,起源於與四煩惱常俱的第七識,故第七識為我執習氣的根本。此我執習氣,也是生死之因。

三、 有支習氣:有支即十二有支,有支習氣即是業習氣,支者因義,為三有 (三界)之因,能招感三界異熟果,下文將詳述。

以上三種習氣,名言及我執習氣,屬於二取習氣,感的是等流果(等流果: 由因流出果,由本流出末,謂之等流。第八識中的善種子生善的現行,從惡種子生惡的現行,種子是因,現行是果,此果是等流果。);有支習氣即諸業習氣,感的是異熟果。

「前異熟既盡,復生餘異熟。」

由於業習氣與二取習氣,而招感異熟果 (即生死輪迴的阿賴耶識) 的生起,但當一期生命告終,由於業習氣與二取習氣薰成的種子,又招感來世的異熟果。如此輾展相生,就是有情生死相續的緣由。

現在以十二有支的惑、業、苦,來說明有情生死相續的情形:

一、無明支:無明即愚癡,即迷暗不明。此無明與第六識相應,就是能造作善惡業的愚癡無明。這是十二緣起的第一支,人生的一切痛苦煩惱,皆由此而生起。

無明,是從它不知與障礙真知方面說的;若從它所見的方面說,就是錯誤與倒執。因不真知的無知倒執,愛、見、慢等煩惱,就都紛紛的起來,發動身、口、意或善、或惡的行為。生死的狂流,就在這樣的情形下,無限止的奔放。無明是根本的妄執。

二、行支:行是造作的意思,是以無明而生起的蒙昧的意志活動,這種活動 (行) 的後果就是業。無明與行二支,亦可解釋為過去世之惑,是過去世所造的業。

行、是行為,經裡說是身行、口行 、意行。若再進一步探求行業的因,就發見了生死的根本──無明。無明、就是無知。但它不是木石般的無知,它確是能知的心用,不過因它所見的不正確,反而障礙了真實的智慧,不能通達人生的真諦。

三、識支:識是認識作用,是精神作用的主體,也是業力寄託的所在,為生命輪迴的主體。此支在無所其明的蒙昧意志活動下,納識成胎,此即一期生命的開始。

納識成胎

第八識是無始以來、無終以後,一直存在。它無所從來,亦無所從去,此識是有情業力寄託的所在,是生死輪迴的主體,是三界的總報主。

每當一期生命結束的時候,前七識的功能隱沒,不起現行,第八識最後離開身體,至此命根即不存在,生命宣告結束。

<雜寶藏經> 有偈以明六道差別,偈云:「頂聖眼生天,人心餓鬼腹,旁生膝蓋離,地獄腳板出。」

當第八識離開肉體,成為中陰身(前世死的瞬間,至次世受生的剎那的中間時期。中有身即識身,乃由意所生之化生之化生身,非由精血等外緣所成,又稱為意生身。)時,無明種子仍一念執著,蠢蠢欲動,以其過去業力之牽引,於冥闇中遙見一片光明——淫光,與其有父母緣者正在行淫。 <瑜伽師地論> 卷一稱:「、、、父母及子有相感業方入母胎。又彼中有欲入胎時,心即顛倒,若是男者於母生愛於父生憎,若是女者於父生愛於母生憎,於過去生所造諸業,而起妄想作邪解心、、、其時中有作此念已即入母胎,應知受胎名羯羅藍。」 羯羅藍 :父母兩精初和合凝結者,為胚、胎之義。即託胎以後初七日間之狀態。(參考胎內五位)

生命的開始,是由男女精子卵子結合、成為受精卵的一剎那,即「納識成胎」。

上面說的識支,或者最初入胎識,或是對境覺知的六識。

但識為什麼會入胎?為什麼入此胎而不入彼胎?為什麼在這有情身上起滅而不在另一有情身中?要解釋這些,所以又舉出行緣識。意思說:這是前生行為的結果,因前生行為所創造,所準備的生命潛流,得到了三事和合的條件,新生命就瞥然再現。依止過去行業的性質,自己規定和再造未來的身分;又依所招感的根身,才現起了能知的六識。

四、名色支:名色即是五蘊,是精神與物質 (心識與色身) 的合稱。色蘊即地、水、火、風四大,名即受、想、行、識四無色蘊,這是第八識「納識成胎」後,在母胎中由受精卵起、至六根未具以前的名稱 (在五七日以內) 。在此位中,未具人形,狀如息肉,故稱名色。

五蘊:1色蘊,即一切色法之類聚(物質)。2受蘊,苦、樂、捨、眼觸等所生之諸受。(感受)3想蘊,眼觸等所生之諸想。(知覺)4行蘊,除色、受、想、識外之一切有為法,亦即意志與心之作用。(思心所)5識蘊,即眼識等諸識之各類聚。(我人認識作用的主體)

五、六入支:入亦名處,即十二處中的內六處、也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六根。這是由名色支發育成胎兒,六根具備,到出生之前這一階段的名稱。(五七日至三十八個七日-出生之時-在2丶3個月後)

處是生長門義,由根為識的所依,令識得生。第三支的識,指第八識;六入中的識,指第六識。

六、觸支:觸者接觸,內六根對外六境而生六識,曰觸,這是認識作用的開始。

嬰兒初生,天真未鑿,愛憎分別之心尚不分明,根境相對,對境的感覺不曰識而曰觸。(嬰兒時期-2丶3歳的時候)

<分別緣起經> 曰:「云何六觸身,眼觸、耳觸、乃至意觸。」

七、受支:受者領納,即是感受,受有三種,苦受、樂受、捨受,若加憂、喜二受,稱為五受。幼兒年齡漸長,有了分別心,六識對六境,就有了苦樂愛憎的感受。 (幼年少年時期-6丶7歲的時候)

對苦受厭憎,對樂受貪著,結念不捨,而引起下支的愛。

<分別緣起經> 曰:  「受有三種,謂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

八、 愛支:愛是貪的異名,也與欲字同義。兒童發育成人,生理成熟,「貪妙資具淫欲現行。」就是有了性欲的需要,同時,盲目的追求、佔有之欲也日益熾盛。(10歲以後)

<大乘義章 > 曰:「貪染名愛」。

<涅槃經> 曰:「習近五欲,是名為愛。」

九、 取支:取者攫取,執持不捨。

<十地經> 稱「愛增名取」,是以貪為體,以愛為緣。由貪心熾盛,對於色、聲、香、味、觸五塵,財、色、名、食、睡五欲,周遍弛求,執著不捨。(成人以後)

十、有支:有是生命的存在,是行為的後果,有也就是業。由感受而有愛憎 (受緣愛) ,由愛憎而有取捨 (愛緣取) ,而取就是攫取、執持、佔有,由而積集種種善惡之業,而業力能引生後有的苦果。

十一、生支:有即是業,既有業因,必成業果 (異熟果) ,這業果就是生 (轉生) 。也就是第八阿賴耶識,受業力牽引,在三界五趣中輪迴。

十二、 老死支:業力是生之因,而老死就是生之果。

<佛說稻芉經>曰:「住世衰變故名為老,最後敗壞故名為死;追感往事,言聲哀蹙,名為憂苦;事來逼身,是名苦惱;追思相續,故名為悲,煩惱纏縛,故名為惱。」唯死後業識不滅,無明仍在,在業力牽引下再去投胎受生,開始另一期生命的輪迴。

小乘佛教以十二有支為「三世兩重因果」,即無明與行二支,是過去世的因,識、名色、六入、觸、受五支是現在世的果,這是一重因果;愛、取、有三支,是現在世的因,生與老死二支是未來世的果,這又是一重因果。過去的無明 (惑) 、 行 (業) ,和現在的愛、取 (惑)、有 (業) ,同是惑業,為能感之因,現在侍的識等五支,和未來的生、老死二支,同是所感的苦果,這樣亦成為三世兩重因果,以此遮去斷常二見,故生死相續,輪迴無窮。

 

流轉門:說明六道凡夫輪迴生死的相狀,凡夫生死是無窮盡的,就像河水的流動不息,車輪的旋轉不停,所以稱作流轉生死門。即生死相續不斷,而輾轉於三界、六道之輪迴。

還滅門:是聖人解脫生死的法門,聖人只要依法修行,最後就能滅除煩惱,度脫生死,還歸到涅槃的真性,所以稱為還滅涅槃門。如從迷界,而進入涅槃,即稱還滅。

若自有情生存之價值與意義方面觀察十二緣起之意義,則指人類生存之苦惱如何成立(流轉門),又如何滅除苦惱而至證悟(還滅門)。

即有情之生存(有)乃由識(精神之主體)之活動開始,識之活動成為生活經驗(行),復由活動之蓄積形成識之內容。

然識之活動乃識透過感覺器官(眼、耳、鼻、舌、身、意六處)接觸認識之對象(即一切心、物〔名色〕),此係主觀上感受之事。凡夫之識以無明(對佛教真理無自覺)為內相,以渴愛(求無厭之我欲)為外相,渴愛即識之根本相,且發展而取一切為我,成為我執(取),故由此染污識之活動所薰習之識,必應經驗生、老、死等所代表之人間苦、無常苦。反之,聖者因滅無明及渴愛,故人間苦亦滅。


  • 0

2013/08/11藥師經講記上課第十六堂課

藥師經-第十六堂課講義

何謂因緣?

因與緣,佛陀不曾有嚴格的界說。但從相對的差別說:因約特性(原料)說,緣約力用(工具)說;因指主要的,緣指一般的。因緣可以總論,即每一法的生起,必須具備某些條件;凡是能為生起某法的條件,就稱為此法的因緣。不但是生起,就是某一法的否定──滅而不存在,也不是自然的,也需要具備種種障礙或破壞的條件,這也可說是因緣。

佛法所說的集──生與滅,都依於因緣。這是在說明世間是什麼,為什麼生起,怎樣才會滅去。從這生滅因緣的把握中,指導人去怎樣實行,達到目的。人生現有的痛苦困難,要追求痛苦的原因,知道了痛苦的原因,即知道沒有此因,困苦即會消滅。但這非求得對治此困苦的方法不可,如害病求醫,先要從病象而測知病因,然後再以對治病因的藥方,使病者吃下,才能痊愈。因此,學佛的有首先推究因緣的必要。知道了世間困苦的所以生,所以滅的條件,才能合理的解決他,使應生的生起,應滅的滅除。

 

四聖諦

苦集滅道,就是苦諦、集諦、滅諦、道諦四諦法門,也叫四聖諦。

諦者,乃真實無虛假之意,即「真理」也。

佛陀初成道時,至鹿野苑為五比丘說四聖締:悉達多太子離該王宮出家,其父親淨飯王大驚,就遣使追還,但因太子發心堅固,王就從王師中選出憍陳如等五人,伴隨侍奉太子學道,此五人於是和太子共修苦行。太子六年苦行,未能達到解脫,所以便放棄苦行,到尼連禪河沐浴,並接受牧羊女乳粥的供養,憍陳如等五人以為太子退失道心,於是離開太子,赴鹿野苑苦行林繼續苦修。釋尊成道後,心念此五人,應當先度脫,所以到鹿野苑為說四聖諦、八正道、布施、持戒、生天等法,令得法眼淨。五人之中,憍陳如與阿說示為釋尊母系之親屬,餘三人為釋尊父系之親屬。

 

四諦法包含兩重因果:

一是世間因果,即苦、集二諦。苦諦是世間果,集諦是世間因。

二是出世間因果,即滅、道二諦。滅諦為出世間果,道諦為出世間因。

若明白了四聖諦的教理,就可以知苦而斷集、慕滅而修道,以致了脫分段生死,超出三界,而得滅諦涅槃之樂果。

 

下面我們具體地講一下:

一、苦諦為什麼被稱之為世間果呢?因為它是綜合了三界內一切眾生所受的生死諸苦果而說的,並歸納為三種苦:苦苦、樂苦和行苦。

1、「苦苦」是指身心受到摧殘,苦上加苦、雪上加霜、痛苦難熬、痛不欲生時,所受的苦。如:地獄、餓鬼、畜生三惡道所受的苦,謂之苦苦。

2、「樂苦」是樂境失去後所感受到的苦,樂非永恒,樂壞苦生,故名樂苦,又名壞苦。如:天人雖然比我們世間人快樂舒服得多,壽命也長得多,但終有盡期,仍有生死之苦。死了之後,根據其行為的優劣、善惡的多少,還是要下來受苦的,這就是樂苦。

3、「行苦」是諸行無常、遷流不息,沒有什麼痛苦感、亦沒什麼快樂感,卻又時刻在變、不得安定,無常故苦。

欲界三苦俱全,色界有樂、行二苦,無色界只有行苦。

我們知道了三界內有這麼多苦,人世間三苦俱全,那麼,苦又是從何而來的呢?皆是唯心所造、自作自受。換句話說,是從「集諦」而來的。

 

二、集諦為什麼叫做世間因呢?

集是集聚了三界內一切煩惱惑業,即由煩惱惑而造作種種業,均是自作自受。由自作「集」因,而招感生死「苦」果,故謂之集諦,這就是「世間因」之所在。

(身語意三業,能招業果,牽引八識受生死輪迴之苦。與第六識相應的思心所、造作的強有力的善惡業,熏習所成的業種子,含藏在第八阿賴耶識中,到了業力成熟時,能牽引第八識在五趣 (或六道) 中,感受一期相續不斷苦樂總報體——即是在某一道中的一期生命體)

 

三、滅諦為出世間果,為什麼呢?

滅是寂滅、斷盡之意。寂滅無為,他就能超出世間了。

此類眾生看清了苦的根源都是自己招感而來的,他羡慕超出三界,獲不生不滅之寂滅樂果,所以他就獨善其身,「生滅滅已,寂滅為樂」,證得阿羅漢果,斷除一切煩惱業力,從而解脫了六道輪迴生死,這就是滅諦。但這是有餘涅槃,因其變易生死還未了。

 

四、道諦是出世間因,為什麼這樣說呢?

因為羡慕寂滅之樂果,他就知「苦」斷「集」、慕「滅」修「道」了。也就是說,要斷除、滅掉這個「集」因,從而著手修道。我們知道了一切境界都是空花水月、了不可得,就不愛著、不貪取,心和境不結合。不集,集因也就斷除了。所以說,他既然羡慕出世之樂果,就必定要斷除世間之集因,著手修道,此乃成道之因。

 

綜上所述,佛說的苦、集二諦,告知我們苦的來源,此乃世間的因果。佛陀不但說明了世間因果,要我們知道苦從何來,更重要的是說明了出世間的因果,即解脫苦的辦法。滅、道二諦,是說必須修道斷集,才能寂滅脫苦。故四聖諦可歸納為:知苦斷集、慕滅修道。

佛說的四諦法和十二因緣法都是同樣的道理,告知三界六道一切眾生生死煩惱諸苦的來源,即惑、業、苦的世間因果關係。更重要的是,說明了解脫諸苦的辦法就是修道。由此可以看出,佛陀為了度不同根基的有緣眾生,而以不同的法表達同一義理,此乃佛之慈悲,應不同的根基,授與不同的法,以八萬四千法門,度八萬四千眾生!

 

苦集滅道的性質:

佛告示小乘學人,苦是什麼性質呢?佛說苦是逼迫性。因為人生在世,要保養這個身體,使其能夠生存下去,就需要衣、食、住、行。為了滿足衣食住行,不惜終日追求、四處奔波、忙忙碌碌、辛勤操勞。這樣,就逼迫得人非受苦不行,迫使人的身體和精神承受來自各方面的種種壓力,故說苦是逼迫性。

苦的種類有八種,前面已講過了,這裏只提一下,就是來自於我們身體的生、老、病、死四苦,以及由於造業而招感的愛別離苦、怨憎會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苦,合稱八苦。

推其原因,苦又是從哪兒來的呢?都是自己招感來的,由自己的惑業而招感了苦果。所以,集具有招感性。

怎麼招感的呢?因煩惱惑業,造作種種業力,因而才會遭受苦果報。種種的煩惱。這就是集因。由於我們真如不守自性,妄生無明之故,覆蓋了我們的真心,使本來具有的真智慧,變成妄見妄知了。執取我們這個四大假和的根身,人的大患就在於有身。就是因為有了這個身體,人就執著在這個身體上了。有了這個身體,就要保養這個身體,就需要衣食住行,從而不停地去索取、佔有。而且,人的貪心是無止境的,永遠也不會滿足。對於身體外面的器世間,則會產生種種妄想,從而去造業受報。所以,一切苦果都是自己招感來的,而不是什麼天神、閻王爺、妖魔鬼怪作祟。

假如我們開了智慧,明白了這個身體根本沒有,根本是虛假的,完全是由於我們妄念造作取境而有。那麼,連身體都沒有了,哪里還有生老病死呢?我們如果知道身體只是暫時住的房子,並不是主人公,主人公是我們的真如佛性,那麼我們就不會執著這個身體,從而把它看得太寶貴了;也不會欲望無窮、不斷高漲,要這個、求那個,沒完沒了、永無止境。我們生活在這個世間,也就一切隨緣了。因為一切都是虛妄,了不可得。我們學佛就要明白這個根本,一切都是自性的作用。「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一切都是我的心所造作。識得這個根本之後,一切放下,把這個心空掉,一切都隨緣,能上能下,那就自在了。所以說,學佛就是要斷除這些集因,能做到,就不會招感苦果了。

 

苦是逼迫性,集是招感性,滅又是什麼呢?滅是可證性。涅槃是可證的,並不是空說,的確是真實能夠成功的,故為可證性。我們人要離苦,就要欣慕寂滅之樂,所以羅漢是獨善其身的,這就是小乘。

道呢?道是可修性。世間人皆是喜樂厭苦,那麼,欲出三界,了脫分段生死輪迴之苦果,離苦得樂,證得寂滅之樂果,就必須發心修行八正道。聲聞小乘聖人以此為道,道是能通之意,是通到涅槃境界之資糧。

 

八正道: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八種。

第一、正見:對於世間的一切,知道有善也有惡,有業也有報,有前生也有後世,有凡夫也有聖人。這樣的世間,更知道他是變化無常的,苦的;凡是無常與苦的,就是空的,無我的。這樣的認識,成為堅定的見解,叫正見。

第二、正思惟:見正確的道理與見解之後,能正確思維,使真智增長。並且更加以深刻的思想,內心要求他實現。

第三、正語:以真正的智慧修口業,不作一切非理之語。也就是不惡口、不妄言、不綺語。

第四、正業:以真正的智慧斷除身之一切邪業、一切不正當的行為,而做清淨的身業、正當的行為。

第五、正命:清淨身口意三業,順於正法而活命,謀正當的職業,離棄邪業。若為了名聞利養,以供生活揮霍,就稱為邪業,又叫邪命,有五種:

(1)於世俗人前,詐現奇特之相,以求利養。

(2)宣說自己功德,以求利養。

(3)占卜吉凶、看相算命,以求利養。

(4)大言壯語,而現威勢,說大話,欺騙人,威嚇人,以求利養。

(5)說所得利,惑動人心,以求利養。

第六、正精進:有了正確的內心,正確的外行,努力去修習。

第七、正念:對於正見,念念不忘。

第八、正定:此定是無出入之大定,即無論何時何處,對境都不動心,不糊塗。在正定中,正見就成為清淨的智慧,能覺悟空無我的真理,能斷除我見、貪愛等煩惱。這樣,就能得到解脫眾苦的涅槃寂滅了。

 


  • 0

2013/07/07藥師經講記上課第十五堂課

藥師佛第一~第三大願-第十五堂課講義

第一大願:生佛平等願

自「身」光明,熾燃照耀無量無數無邊世界,以三十二大丈夫相,八十隨形莊嚴其身

 

1、身有三身:法身、報身、應身。

A、法身:法性身為諸法之真實性,為諸佛究竟覺之所徹證,故遍一切處(註一),具無量智德光明。

法身又叫做自性身。

什麼叫自性身:自性法就是指如來初自性身,體常不變,稱它為自性。

(註一)法身是清淨真如為體,真如是諸法的實際,一切諸法是無邊際的,諸法遍一切處無邊際,法身當然亦是遍一切處而無邊際的。說一個譬喻,猶如虛空,像這種如虛空的法身,是不可以說它有形量大小的,不過在相上講:說它遍一切處吧了。

什麼叫法身:我們所說「明心見性」,就是見這個本性。也就是當我們不生一念時,什麼念頭都沒有而了了分明非同木石的靈知。要有一個念頭存在,就不清淨。同樣,有一個佛念,有一個念咒的心,都非清靜。須當能念之心與所念之咒一時脫落,能所雙亡時,方是一念清淨心光,這就是法身。

B、報身又叫受用身

報身:酬報因位無量願行之報果,為萬德圓滿之佛身。也就是菩薩初發心修習,至十地之行滿足,酬報此等願行之果身,稱為報身。如阿彌陀佛、藥師如來、盧舍那佛等,皆為報身佛。大乘起信論即以「酬因感果」之義解釋。

受用身,能令自身,或一切菩薩受用種種大法樂得原故。

報身以大智(無分別之聖智)、大定(無作意)、大悲(能拔救眾生之苦)為其體,具有無量色相,及十力(為如來具足的十種智力)、四無畏(佛菩薩說法時具有4種無所畏懼的自信,而勇猛安穩)等無量功德與樂相。

如何證得報身佛?

要證果地報身佛,須悲智雙運、廣度眾生、積累功德才行。

我們證到本性以以後,大悲之心就油然而生了。我們覺悟了,曉得世界上的種種現象都是虛假不實的、幻化的,如水中月影一樣不可得,而不去造業,超脫了苦輪。可眾生不知道,業識茫茫地不斷造業受報,出苦無由。大悲心不禁油然而生,發起大願,廣度眾生。這個大悲是從大智生出來的,沒有智慧生不出大悲心;沒有大智也不能度眾生。因為要度眾生,須識眾生的根基,方能對機說法,所以度生要智悲雙運,不是懂得些理論即可成事的。功德圓滿了,感得的報身是果德大光明的報身。

受用身分成自受用身與他受用身。

一、是自受用法樂,在三無數劫中,修自利行滿足,證到所證實身,令自受用微妙喜樂。(註一)

二、他受用法樂,在三無數劫,修利他的行滿足,所證色等化身,為入地的菩薩,現種種身,說種種法,能令諸大菩薩,受大法樂。

(註一)

佛果無漏不思議界,唯佛與佛之所能知。

此不思議自受用身土,一佛一切佛,非異非不異,無量無漏福智功德,自佛他佛無有分齊,等同一味。

這受用身是一切如來的個別自體,微妙不可思議,它所居的淨土,是純淨土,並且盡未為來際,無有間斷,受用自受法樂,現種種形,說種種法,同時令到地上的大菩薩,也能享受到一切法樂。

他受用身,乃為教化地上菩薩而現,所謂『如來現起他受用,十地菩薩所被機』。如華嚴之毗盧遮那,梵網之盧舍那,皆為地上菩薩所現之他受用身,光明灼耀,微塵剎海;故此身光熾然照耀無量無數無邊世界,即他受用身也。

例如善財童子見到彌勒佛(就是在我們要去的兜率內院,彌勒菩薩在那裏),彌勒佛對善財童子講:你根本智得到了(根本智就是證到的本性),但是差別智沒有得到。差別智是後得智,即在度生的過程中,將塵沙惑與微細無明消盡所得的大智慧。能隨眾生不同的根基、習氣,教以相應的佛德,度他出苦海。這個差別智你沒有,還要在世界上磨練,廣度眾生,方能圓滿差別智。度生功德圓滿,你就感得和我一樣的報身了。我彌勒佛得到這個紫金身,就是廣度眾生,突然之間就生出來的,任何人證到的報身都是光明身,所以它是無分別的。

C、化身又叫變化身。

化身:乃佛為利益地前凡夫等眾生而變現種種形相之身。

大變化身,為三賢入四加行位菩薩所現,在定中所見色究竟最高大身,亦為此身;所言佛身千丈,或十六萬由旬,皆屬此身。

小變化身,如今娑婆教主釋迦如來,現丈六身,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者屬之。其實釋迦佛身,通法性身、自他受用、及大變化;而依標準教義,唯局小變化身。

有差別的是在相上,是有不同的,但生起諸相的性體是平等的。如三十二相者及八十隨行好。

 

體相用

體:乃自法的本體。

相:本體所顯現之現象與特質。

用:其作用。

 

第二大願:身光破暗願

身如琉璃,內外明徹,淨無瑕穢;光明廣大,功德巍巍,身善安住,燄網莊嚴過於日月;幽冥眾生,悉蒙開曉,隨意所趣,作諸事業。

 

今身如琉璃之身,且據變化身言。此變化身,如青色寶,內外明徹,淨無瑕穢。瑕為玉中疵,玉有污點,即成美中不足;吾人之身亦具琉璃智光,而為肉血煩惱所障,不能內外明徹。例如水晶珠等,亦能內外明徹,而每不免瑕疵。唯此藥師琉璃光身,內外明徹,淨無瑕疵,其廣大遍一切處,功德無量,如山巍巍。

燄、即光上之線,如曙光東升,光線奪目。一光燄照一一光燄,一一光燄照一光燄,光光相映,結成羅網;而此琉璃光身,即善安住於此由光線所組成之光明燦爛的燄網之中。藥師如是,其土眾生亦各能身善安住於燄網莊嚴,此其所以光明過日月也。但淨琉璃世界,有藥師琉璃光身之光明,則一切黑暗皆破除,幽冥眾生悉蒙開曉。如盲者得眼,即能於光明熙和中隨意所趣,平等自由,作諸事業者也。

 

第三大願:智慧資生願

以無量無邊智慧方便,令諸有情皆得無盡所受用物,莫令眾生,有所乏少。

此第三願,標以智慧資生者,以藥師成佛時,欲以無量無邊智慧方便資濟眾生。無量無邊智慧,出智慧之體;無量無邊方便,為智慧之用。故方便之自體即智慧,智慧之妙用即方便;若無方便無以顯智慧之深廣,若無智慧無以起方便之巧妙。故智慧與方便,皆是無量無邊。

經云:『菩薩於菩提,當於何求?當於五明處求』。五明者:一、因明,二、聲明,三、醫藥明,四、工巧明,五、內明。此除內明為佛學外,其餘四明皆為濟世利人之方便用;而此方便之無礙自在,功由智慧。

如今科學發明,供給吾人衣食住行上種種享受之物質,皆是方便之用;但因無無量無邊之智慧以為妙體,故雖有用而非妙用,有盡際相可得,此有彼無,起貪瞋癡互相爭奪,世界禍亂從此起矣!人民痛苦由是生矣!故此世界非無方便,實由無無量無邊之智慧不成妙方便耳。由此、今日之人世,若依藥師之智慧,則科學資生之方便,妙用無盡,鬥爭永息,世界和平,人民衣食豐富,所受無缺乏矣。

 

(1)因明,論理學。

(2)聲明,語言、文典之學。

(3)醫方明,醫學、藥學、咒法之學。

(4)工巧明,工藝、技術、算曆之學。

(5)內明,專心思索五乘因果妙理之學,或表明自家宗旨之學。

 


  • 0

  • 0

LINE問事會員

LINE通靈學習

電話:0921-217640‧李霖皘

國外匯款資料

問事及參加藥師點燈,皆可使用西聯匯款(WESTERN UNION)
收款人(Receiver)
1、名字(First name): LIN CHIAN
2、姓(Last name): LEE
3、地址(Address): No.162, Pingyun St., Xiaogang Dist., Kaohsiung City 812, Taiwan (R.O.C.)
4、聯絡電話(Telephone no.):0921-217640
→→西聯網址請點我←←

站內搜尋

電子郵件訂閱網站

請輸入你的e-mail訂閱網站新文章

加入會員,修福修慧,人生順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