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講說地藏經

  • 0

2014/06/22講說地藏經第二十八堂

地藏菩薩本願經-第二十八堂課講義

閻浮眾生業感品第四 釋品題

地藏經第三品業緣品,業緣是由你去攀緣外境的心而去造了惡業,造了惡業就墮地獄,這是注重在攀緣的心。而這一品是業感品,業感就是你攀緣造業,一定要感召到果報。

業緣之後,又說業感,業感之後,又說業報;三品的文義有如環狀一般,週而復始,是相續不斷的。

 

★品題講解

閻浮,全稱閻浮提,新的翻譯稱為贍部洲。閻浮,是樹名,翻譯為穢,黑暗的意思,因樹呈黑暗色;提,翻譯為洲。

閻浮提就是閻浮洲。這個洲上有閻浮樹林,樹林中有河,河底有金沙,金沙叫閻浮檀金,因為這洲有閻浮樹,所以叫做閻浮洲。這個洲在須彌山之南方,所以又稱為南閻浮提或南贍部洲。

眾生是指閻浮提中的一切有情。

說業感通於十方法界,為何於四部洲,獨指閻浮,不說其餘三洲?這是因為閻浮眾生,苦難多,皆希脫離,所以容易度化。因此諸佛未成佛前,都發願生於娑婆世界閻浮提中,使得眾生知苦難而勇於修行,早得解脫。

《長阿含經》說:「佛告比丘,閻浮提人,三事勝於其餘三洲。何等為三?一者勇猛強記,能造業行。二者勇猛強記,勤修梵行。三者勇猛強記,佛出其土。」

我們要知道,東勝身洲人多欲,西牛貨洲人甚少造業,北俱盧洲人傲慢,聖人不生。唯南閻浮提,舉心動念無非是罪,脫獲善利,多退初心,若遇惡緣,念念增益。基於此因緣,所以獨獨標示閻浮之業感。

佛要講業感的道理,特別說了一段故事,那就是第四品裡光目女遇到一位羅漢,因此救拔了她已經墮落的母親。

當羅漢問光目女:「汝母在生作何行業?今在惡趣,受極大苦!」

光目答言:「我母所習,惟好食噉魚鱉之屬,所食魚鱉,多食其子。或炒或煮,計其命數,千萬復倍。」光目的母親平時殺生害命的事做得太多,所以一身的罪業,飽受痛苦。

有關於悲愍生命,不吃眾生肉,古代的聖人和文人他們都有惻隱之心。

蘇東坡說:「刀臠魚鱉,以為餚膳,食者甚美,死者甚苦。」

孟子說:「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

黃庭堅詩:「我肉眾生肉,名殊體不殊;原同一種性,只是別形軀。」 這是古代聖人跟文人的教誨,教我們要哀愍眾生,不吃眾生肉。

光目的母親因為殺生太多而墮落,仗著光目供養佛像、悲泣瞻禮的他力而滅罪,但是重新轉世,也只是生為窮苦,貧賤的婢女之子而已,而且生得短命,死後還要墮落惡道,這就是業感現形的寫真。

《華嚴經》說:「三界唯心,萬法唯識。」 這是唯識的道理。

《華嚴經》又說:「三界虛妄,但是一心作。」三界的一切外境,只是虛妄的現象,都是由你的心識造作變現。心能造業,就有無明和業所感的果。

《大乘起信論》說:「心生則種種法生,心滅則種種法滅。」

講業感,它也是諸法中之一法,所以心生法生,心滅法滅。心生惡念、造了惡法,就生了惡報,相反的,心生善念,就造善法,當然就感得善報,這是說明「業感是怎樣緣起」的道理。

這道理在《地藏經》,佛也明白的說了,那就是在業感品裡講到的:「一切眾生未解脫者,性識無定,惡習結業,善習結果;為善為惡,逐境而生,輪轉五道,暫無休息,動經塵劫,迷惑障難。」

這「性識無定」四字,正是結成善惡業的因,也是「業感緣起」的根源。若依唯識的觀念來說,此性識就是虛妄的阿賴耶識。為甚麼稱阿賴耶識是虛妄的?阿賴耶識的生滅相續,是因為有虛妄雜染的種子,而不是阿賴耶識自體如此。

有一部經,叫做《大乘阿毘達磨經》,講到阿賴耶識,裡面的頌文說:「阿賴耶識因為無始以來,有這一切雜染的種子,一切的有為法、有漏法,才依之而生起。生起了有為法、有漏法,就有五趣的差別。假使除滅了這雜染種子,就可以證得清淨的涅槃。」因此,阿賴耶識不但是一切法的依止,也是聖凡迷悟的根源。但是,阿賴耶識本身是「無覆無記性」,沒有什麼染污的,因有第七末那識執之為我,常與我見、我痴、我慢、我愛的四惑相應,所以使阿賴耶識成為染污,而由此識所變、所緣而起的諸法,都成為有漏不淨的業感之法了。然而,還有一個可以左右或者操縱七、八識,以及前五識的丶構思運動力最強的第六意識。第六識以第七識為所依根,與前五識相應和合,它所造之善惡業,皆納入第八根本識中,因為它可以隨意作主,所以第六識是一切染淨法的中心。所以,使眾生為非作歹丶墮落惡趣的,就是第六識;而使眾生斷惡修善,修至菩提,甚至修成佛位的,也是第六識。

天台宗談到觀心,觀察自己的心念,這個心念要滅之又滅,滅到唯觀當下的介爾一念,介爾,形容至微至小,即所謂的現前剎那之一念心。一念心,就是我們常說的妄想,為什麼要觀一念妄想心?,理由很簡單,因為現前這一念心離我們最近,最容易把握,所以就以此為所觀之境。而這當下的介爾一念,就是第六意識。觀照自己的介爾一念,正好可以導正你的動作、語言、思想,你就不會被你的妄心所動。所以,觀當下的介爾一念,也可以算是幫助你斷離雜染念頭的捷徑。

第四品談業感緣起,所緣的是不淨之法,自然招感罪惡的果報。為了脫離惡道,乃至永不再受輪迴之苦,平時一定要多聽經聞法、研究教義。薰習佛法的同時,並且收攝這個向外攀緣、容易起煩惱障的第六意識,盡量保持當下的介爾一念,才有可能改變不定性識,而成為清淨的性識。

 

閻浮眾生業感品第四  經文

爾時地藏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我承佛如來威神力故,遍百千萬億世界,分是身形,救拔一切業報眾生。若非如來大慈力故,即不能作如是變化。

這一段經文就是尊師重道的意思。其實地藏菩薩不必仗佛力加持,祂也有此能力,他表演的是尊師重道,謙虛、恭敬的態度。

尊師重道本身就是道法,自己得了佛法的真實利益,得了大智慧,得了大神通,還是要尊師重道。古來大德祖師親近師長,一親近就是幾十年,後來自己出來弘揚佛法救度眾生,總是時時刻刻不忘記師長的恩德。

 

我今又蒙佛付囑,至阿逸多成佛以來,六道眾生,遣令度脫。唯然世尊,願不有慮。

「阿逸多」就是彌勒菩薩的名字,中國話叫做慈氏,或叫「無能勝」。彌勒菩薩是補處菩薩,祂修慈心三昧,於諸菩薩之中,最為第一,沒有那位菩薩再超勝過他,所以叫「無能勝」。

這裡是說,地藏菩薩無央數劫之前,曾蒙佛的付囑,要廣度眾生。現在在忉利天宮,佛又再度付囑直至將來阿逸多成佛以前,要度盡六道裏一切眾生,將眾生度離三界,了脫生死。

地藏菩薩說:「世尊!我會遵照付囑去做,願您不要憂慮擔心!」這就是感念佛恩,要報佛恩就是要度眾生!

佛滅度之後,至彌勒菩薩成佛前,五十六億七千萬年這一段很長的時間,世尊將度化六道苦難眾生之重任付託地藏菩薩。地藏菩薩也承當世尊的囑咐,依教奉行。佛不在世,地藏菩薩代理佛,一直到下一尊佛出世。

地藏菩薩的分身有百千萬億不可思、不可議丶不可量、不可說的多,是遍滿整個虛空法界的,所有一切諸佛剎土,哪個世界沒有佛住世,地藏菩薩就代理佛在那裡度化眾生。

我們要知道,地藏菩薩所度的眾生,都是根性未熟,造作一切罪業,極難度脫的眾生,這也是為什麼地藏菩薩會受到諸佛如來廣為讚歎的原因。

 

爾時佛告地藏菩薩:一切眾生未解脫者,性識無定,惡習結業,善習結果。為善為惡,逐境而生。輪轉五道,暫無休息,動經塵劫,迷惑障難。

「一切眾生未解脫者」,這裡也可以是指那十之一、二尚未解脫的眾生,由於我們六根的習性及我們心識的妄想,對於善惡業,沒有抉擇的智慧,一下子為善,一下子作惡,沒有決定的趨向。況且我們六根接觸到五欲六塵,會起心動念,會分別執著,這就是不定,所以經文說性識無定。

「性識無定」,性,此地不當作真如本性講,「性識」指阿賴耶識。

經文講「為善為惡,逐境而生」,是説,你會追逐外塵境界而生善或生惡的觀念。當六根攀緣六塵境界,就會產生種種感受,讓你念念不忘。這我們講八識時,已經舉過很多例子了,眼睛看的丶耳朵聽的、嘴巴吃的,會有喜歡與不喜歡的感受,而這種種感受就是所謂的妄想,也就是善或惡的念頭!

人為什麼會造善造惡?阿賴耶識儲藏的善惡業種子,遇緣就起現行的關係,遇到惡緣就把自己的惡習勾引出來,遇到善緣,善的種子就起現行,自己做不了主,不能控制,因為沒有定力與智慧。有定力是不受環境誘惑,有智慧,在那個境界裡不會造業。但是,一般人沒有這等能力,只有善或惡的習氣。有惡的習氣,則造殺盜婬妄的惡業,自然結了三惡道的苦果。有善的習氣熏習,則造十善業,造布施、持戒、忍辱等種種善業因,而結成人天道的樂果。

 


  • 0

2014/05/25講說地藏經第二十七堂

地藏菩薩本願經-第二十七堂課講義

捨識用根

「捨識用根」,這裡的識是指第六意識,如果捨棄了第六意識的識,只用六根,第七識的執著就不會起作用,第七識不起作用,就不會回薰種子到第八識,成為未來善惡的種子,第八阿賴耶沒有善惡種子,輪迴就斷了,就超脫了輪迴。

捨識用根,捨的是藏識的習氣,這個習氣,它會有因果。因為識是經驗,我們對於生活的感覺都是識的作用,你會被識誤導、迷惑,甚至被識的感覺騙了,我們說識是虛妄的,是妄識,染著的法多於清淨的法,識會對境界而起反應,那不是根本的你。 所以我們要超越意識作用,來觀察問題,要捨識用根,這個根是什麼呢?就是我們的自然覺知。

你不想聽,它能聽,你不想看,它照樣能看,你不想身體有感受,它照樣有感受,這叫不可思議的直覺。所以,人要單純一點,當六根接觸到六境,看到什麼、聽到什麼的時候,不要起心動念,不要隨之攀緣,你一攀緣,就會起心動念,一動念就會落到識裡頭而生起分別、執著。因為識對到外境會起分別,你一起分別,就落到意識裡面去了,落到意識裡邊又是一顆種子。讓自己單純一點,心境才會平靜,心裡平靜,修任何法門都容易相應。所以要離心意識。不分別,不用第六意識;不執著,不用第七識;不去思惟想像,不用第八識。

你用你的直覺去看,把它看得清清楚楚,用直覺去聽,聽得清清楚楚,這就是捨識用根。你用的是六根的根性,用的是見性,用見性去見,用聞性去聞,這是修行!我們把這種直覺式的反應,運用在生活上,穿衣吃飯,待人接物,統統捨識用根,那就是菩薩,菩薩也是這樣修行!

我們看大勢至菩薩,祂把六根都收攝起來,關閉六根之門。我們就是要學菩薩這樣修行,捨識用根,不向外攀緣,根與外面六塵境界相接觸,不起分別,使六識不生。有了「識」才起分別,所以「識」能廣造諸業,既造業因,必受果報。能夠讓你的六識不生,沒有分別妄想,才能漸漸降服妄心,妄心降服,真心才能顯露,而淨念現前。你把心意識捨掉了,與心意識相應的心所,當然也都不起用。

我們念佛丶念經、聽經,也要離心意識,心就是第八識,意就是第七末那識,識就是第六識跟前五識,離心意識把心跟心所給捨掉,這就是從根本修! 我們的思想見解、言語造作,都是過失。

地藏菩薩說:「閻浮眾生,舉心動念,無非是罪」,我們舉心動念,都是在造罪;那個造罪、過失的根源在那裡呢?就是你的心意識!所以能夠用捨識用根這個方法去修行,就是最根本的修行。

我們歸納一下,捨識用根,就是離心意識,用你的六根直接反應外塵境界,不起心動念、不分別執著,這就是根本修行。既然我們舉心動念,都是在造罪,那麼就有無量無邊的業障。

我們說業障,不是你去拜《梁皇寶懺》,拜《慈悲水懺》,拜《大悲懺》,業障就消掉了。消掉的是你的舊業,而且還不是全部消掉,你用心意識拜懺,消不了業障,你用你分別、執著丶思惟想像的心在懺悔,業障怎麼消得掉?何況你還會繼續造新業。要離心意識拜懺,業障才能消,用你的根去懺悔,才是最好的方法。因為造罪的根本,是身口意三業,也就是眼耳鼻舌身意這六根造罪,因為是根對到境才產生識,所以六根才是造業的根本,懺悔的時候懺悔六根,用你的根性去懺悔才對。

 


  • 0

2014/05/18講說地藏經第二十六堂

地藏菩薩本願經-第二十六堂課講義

唯心所現 唯識所變-3 & 因能變 果能變

 

何謂識?

一、識不是有質礙性之物質,而是一種功能。

二、識的功能,不是局限於色身,而是周徧於十方法界。

我們說,人的大腦是有質礙性的物質,而識是沒有質礙性的功能。大腦的感覺神經、運動神經,其作用只限於眾生的身體;但是眾生的心識是怎麼來的呢?原來是由一精明,化為六和合,所以目之所見、耳之所聞、乃至於意之所知,一切色、聲、香、味、觸、法等六塵境界,皆不離眾生心識之中。塵境的範圍有多大?是整個器世間、甚至整個虛空法界,換言之,心識所能涵蓋的範圍是無法想像的。

《楞嚴經》講到修禪定達到色陰盡的境界,佛說:當色陰盡後,甚麼是色陰?

眼、耳、鼻、舌、身五根和合積聚,名色蘊,甚麼是色陰盡?就是肉體的色法,銷落諸念,一切雜念都放下,一切雜念都銷融掉,念頭都空掉了,就可體會心識的量同於虛空、周徧法界;等到受陰盡後,受陰,我們的生命多生累劫,眼、耳、鼻、舌、身、意搞外境的觸受都搞習慣了,受苦、受樂、非苦非樂、喜憂,這些都是受陰解脫不了而來的,還沒有離開身見的作用。

受陰盡的時候,你可以隨時可離開自己的色身,來去自如;這時身心可以分離,隨時可以把這個身體丟掉,要走就走,可以解脫這個身體了,功夫到了這裡,觸受都沒有了。既然身心可以分離,也就說明心識之功用不是只局限於色身,而是周徧十方法界。

三、識是種子起現行。種子之功能未起現行時,不稱識而稱「種子」;當種子起現行時,不稱種子而稱「識」。所以種子是潛在功能,識是潛在功能已生之作用。

 

唯識家就諸識變現諸法,把它分為因能變與果能變二種。

我們來認識兩種能變–

因能變

就第八識所藏之種子而言,稱為因能變。因為種子是因,它能變現諸法。第八阿賴耶識中,攝藏產生一切法的原因之種子,由此種子能轉變、現起諸法,稱為因能變。而,所謂「因能變」,就是第八識所攝持的種子的轉變,由種子起現行,轉變為第八識。在此轉變中,種子為因,第八識識體為果,所以說是因能變;種子與前七識的關係,是在因能變中,前七識熏習善、惡、無記種子,由第六識善惡種子熏習令其生長、生起現行。種子並含藏於八識。

在因能變,種子生出第八識。因此,種子能生出第八識,第八識同時也能攝持種子。

果能變

所謂果能變,是第八識的識體生起時,前七識也相繼生起,同時在八個識的識體上,各各生出見分、相分的變,稱為果能變。事實上,因能變與果能變本是一件事,種子生起第八識為因能變;而八個識的識體從種子生時,同時識體上變現出相、見二分,這叫做果能變。

因果二種變,並非前後不同時,而是同時轉變,但在意義上說,這是兩種轉變。簡單的說,因能變,就是種子生起第八識識體的變;果能變,就是八識識體變現相、見二分的變。

宇宙萬有皆由識所變現,色境、聲境、香境、味境、觸境、法境,分別為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所變現。乃至末那識,恆以阿賴耶識為對象,變現實我實法之影像。但是,我們知道,我們六種識所接觸、所對的六種境,都不是實境,全是我們心識上變現出來的。我們心識變出相分,再由心識的見分去認識。這叫做「識之所緣,唯識所變。」

外面有萬事萬物,但是你沒有眼,你也看不見,你能夠發現它,知道它的存在,是因為你看得到,你有眼識、有能見的見性,山河大地的漂亮才能顯現出來。如果是瞎子,怎麼知道哪裡有漂亮的美景呢?因為沒有眼識,看不見。同樣的,外面有聲音,你耳聾了,你也聽不到。那個聲音再美妙、再好聽,你沒有耳識,什麼也聽不到,那等於是沒發現。你發現了,就等於是我們這個識把外面那些美好的東西變現出來的,你說是外面存在呢?還是你心裡存在呢?其實外面也存在,外面存在的這些東西都是心所變現出來的。講由心所現,由識所變,這樣大家好理解一點。所以,物質並非物質,無一不是心識所變;能變的識有八個,所變法則森羅萬象。或變現為內心主觀見分與客觀相分,所以八個識稱為能變。

心能創造一切,心又能認識一切,這就是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的道理。《華嚴經》上講「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這是一個比喻。因能變就等於說有一個工程師,畫了房子建築藍圖,工人依照藍圖把房子蓋好了;果能變,就相當於房子蓋好之後,工程師又來檢驗它,蓋得好不好?有沒有安全牢固?有沒有符合標準?等等。

因能變就是本體生起現象,果能變就是在現象生起以後,再加以認識、分別。

 

(因能變)                (果能變)

種子/ 因 —→ 變生識體 —→ 相、見二分

生出第八識     生出前七識

 

我們要知道,真正具有能變的功能,只有第八識而已,不但一切外境,是由第八識的種子所變現,前七識也是由第八識的種子所變現的。阿賴耶識的種子變現根身和器界,也就是正報和依報,根身是正報,器界就是依報。所謂「內變根身,外變器界」,正是第八識的特殊功能。

 


  • 0

2014/04/27講說地藏經第二十五堂

地藏菩薩本願經-第二十五堂課講義

唯心 唯識 區別

一切諸法,唯有內心,無心外之法,是謂唯心。亦說唯識。心者,集起之義;集起諸法,故云心。識者,了別之義;了別諸法,故云識,同體異名。

《華嚴經》講的「唯心所現」,那個心是心性,也稱作佛性、真性、真如、本性,名詞很多。而識之體就是「真如本性」

唯心所現,這個心是真心;我們說「萬法唯識」,如果說唯識所變,識也是從心想生,但識心是「妄心」,因為識有染有淨,不是真心。

其實唯心與唯識只是異名同義,在經論中時而唯心,時而唯識;只是要懂得轉「妄心」為真心,轉「妄識」為真智,這都是佛菩薩、歷代祖師大德為度眾生權宜方便所說。

什麼是識、什麼是智?都是從心想生,是識是智,端看一念之間,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講到識,就不能不談到智,智是清淨的,識是有染有淨的。或者你會說:「既然識有染,乾脆把它滅了,來個滅識存智,不就好了嗎?」要知道,識不可滅,但可轉,所謂轉識成智。

「心有所住,是識;心無所住,是智。」住,就是住止、住於塵境,所以會執著、會著相,執著於塵境就是識。心無所住,心不住塵境,也就是不執著、不著相,降伏這些心思,就是智慧了。

「心取相,是識;心不取於相,如如不動,是智」。因為相是外境,是識所現的相,受外境纏縛,就不得解脫。如果不受塵境的影響,就能得解脫。對於一切事,不生貪瞋癡,就是轉識成智。辦一切事情,不生煩惱,就是轉識成智。

知道一切法,有善有惡有是有非,心無所住,就是轉識成智。

 

唯心所現  唯識所變(2)

識究竟是什麼?識是「了別」之義。事實上,識是種子起現行之「功能」。

我們來說明,何謂識?:

一、識不是有質礙性之物質,而是一種功能。

二、識的功能,不是局限於色身,而是周徧於十方法界。

三、識為種子起現行,此功能未起現行時,不稱識而稱「種子」;當種子起現行時,不稱種子而稱「識」

一、識不是有質礙性之物質,而是一種功能。

例如:抬頭去看時鐘,這是明「了」;繼而分別時間,叫做分「別」。由了解進而分別,這就是識的功能。在唯識上,識依功能之不同,分為三種:心、意、識。

所謂:「積集義是心,思量義是意,了別義是識。」

第八識積集諸法種子,生起諸法,名之為心;第七識恒審思量,執著自我,名之為意;前六識了別各別之境,名之為識。

綜合以上所說,法性是隨緣流轉的,什麼是法性?法性是本體,法性是真如,法性不變,但能隨緣流轉,隨緣流轉是能變,就能夠生起能變的功能差別,能變的萬法從法性而出,這是用。

我們拿黃金做比喻,黃金是一種元素,把黃金當體、本體,它能夠隨緣流轉,拿來做項鍊戴,能變化出各種功能的差別,這叫做用。像水,把水當本體,體能呈現種種相,放在方形容器,就是四方形,放在圓形容器,就呈現圓形,這是相。水的本體不變,可是當水遇到大風浪,海裡的水會衝擊岸邊;衝擊河堤,這是水的相,也變成了用,因為淹水了。還有,水遇熱,變成蒸氣,遇冷變成冰,這是水的相。蒸氣可以蒸東西,使東西成熟,也可以當蒸汽機,冰塊可以拿來當冷飲,拿來冰敷,這是水的用。

唯識的教理,是「即用顯體」,其「體」不變,名為「真如」;其「用」隨緣,名為「能變」。

即用顯體

法性—體—真如—不變

萬法—用—隨緣—能變

「能」是依勢力而生起,可以隨緣運轉;「變」是生滅如幻的識相,已經不是真實的法性。

唯識所立的論述,説:唯有內識,無有外境,因為,識具有因能變、果能變的功能。由因能變、果能變而變現諸法。所以諸法由內識變現,而非實有外境。

 


  • 0

2014/04/20講說地藏經第二十四堂

地藏菩薩本願經-第二十四堂課講義

熏習

一切諸法不論染的淨的丶迷的悟的,都殘留在人的心識上的作用,就叫做為熏習。種子起現行的時候,它熏習的氣分,具有產生思想、行為的能力,含藏於阿賴耶識中,當然,這熏習出來的就是新熏種子。前面講過種子,種子是為第八識所攝持,能自己生果的一種功能。

被熏的種子成為新種子,則仍儲藏於第八識中。不過,所謂「現行熏種子」,是具有見聞覺知作用的前七識。前七識的見聞覺知作用,就是「現行」,現在的行為,身、語、意三方面的行為。

什麼叫熏習呢?人的身、口、意三者所表現的善惡行為,其「氣分」留於第八識中,就叫做熏習。也就是當造業時,氣分回薰到阿賴耶識,留下了類似於你所造的本業的功能,經過熏習的氣分,這功能就叫做習氣,也就是種子的異名。也可以說,第八識把人的行為經驗的痕跡保留下來,這經驗痕跡就就是種子,它叫做氣分,也叫習氣。

<大乘起信論> 曰:「熏習義者,如世間衣服實無於香,若人以香而熏習故,則有香氣。」

身語意的行為能在所熏之心上留下殘氣、習慣、餘習,這些習氣就是種子。在熏過程中,前七識是能薰,第八識是所熏。

 

唯心所現  唯識所變(1)

華嚴經云:「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心造一切法,心造十法界,心造佛種性。萬有之法界,全部為自己一心所變造。所以唯識宗主張世間一切法「唯心所現,唯識所變」,即所謂「萬法唯識」;一切境界相離識就沒有,這就是所謂「唯識無境」。

境,指眾生所緣之外境—色、聲、香、味、觸之器界世間,而器界世間乃是第八識的相分。器界由第八識所生,而反過來,我們的五識又攀緣器界,所以這個境,如幻如化、似有非真,而且是生住異滅。因為「境」是識所變現,所以說:「識之所緣,唯識所變」。

識究竟是什麼?識是「了別」之義。事實上,識是種子起現行之「功能」。

我們來說明,何謂識?:

一、識不是有質礙性之物質,而是一種功能。

二、識的功能,不是局限於色身,而是周徧於十方法界。

三、識為種子起現行,此功能未起現行時,不稱識而稱「種子」;當種子起現行時,不稱種子而稱「識」。

※※※※※

一、識不是有質礙性之物質,而是一種功能。

例如:抬頭去看時鐘,這是明「了」;繼而分別時間,叫做分「別」。由了解進而分別,這就是識的功能。在唯識上,識依功能之不同,分為三種:心、意、識。

所謂:「積集義是心,思量義是意,了別義是識。」第八識積集諸法種子,生起諸法,名之為心;第七識恒審思量,執著自我,名之為意;前六識了別各別之境,名之為識。

 


  • 0

2014/04/06講說地藏經第二十三堂

地藏菩薩本願經-第二十三堂課講義

種子(2)

種子的意義:種子的意義,是比照世間稻穀植物有能生根莖枝葉之意,然而,它的作用與世間花草樹木的種子的作用完全不同。

它有六種特性:

1.剎那滅

2.果俱有

3.恆隨轉

4.性決定

5.待眾緣

6.引自果

一﹑剎那滅:種子在剎那間才生即滅,而非常住。也就是說,生滅是同時的,生即是滅。生起後不能停留,立刻就滅。若不生滅,就不能够做爲種子,種子是念念生滅的。

二﹑果俱有:種子與所生之現行,同時存在,它不是種子滅了,現行才起,而是只要衆緣具備,因跟果立刻同時俱存。所以,種子與所生之現行同時出現,現行還熏新種亦同時進行,三法輾轉,因果同時。

肚子餓,想吃-因,吃麵包-果;吃麵包-因,下次再買-果(新種),所以,肚子餓丶吃麵包丶下次再買,三法輾轉,因果同時。

果俱有,這是在剎那滅的觀點下建立的因果關係。

三﹑恆隨轉:透過種子發現的宇宙人生,這叫做現行。

種子既是與果俱有,又是才生即滅。它滅了之後,便又由現行結成未來的種子。所以,賴耶的能生性(名言熏習,它有主導性),生起現行,無始時來,如流水一般的相續下去,不失它的功能,直到最後修行對治(對治道生),證得最末的分位(時分跟地位)方能滅除,否則,必然是恒隨轉的;恆常地隨著賴耶而生滅變化。

四﹑性決定:種子的性質,如有漏、無漏、善、惡、無記等,種子與所生現行相同,現行與所熏生的種子亦相同。這是為了維持因果的一致性,若因果性質不同,種子是不可能相生。由現行的善惡,成為決定善的或決定惡的種子,這一法則不能改變。

五﹑待眾緣:種子雖恒時隨轉,有它功能性的存在,但並不即刻生果,要等待眾緣的助成。不然,賴耶中有無量的差別種子,便會一時頓現了。要由善惡業熏習它,才會生起現行,這才是待緣的本義。種子單獨不能發生現行,還要依待其他的緣。

六﹑引自果:賴耶中的種子雖然很多,但引生果法的時候,沒有絲毫的紊亂,各自種子引各自的果法。每一種子祇能生起自己的現行,而不會生起不同內容的現行。就好像稻穀唯有能引生稻穀之果。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不會種瓜得豆。唯識宗認為:因為這個意義,可使現象界的因果內容不亂。

色法的種子生色法的果,心法的種子生心法的果,這一法則不能錯亂。

 

「萬法唯識」,一切的法,都是你的識性所起的作用。識是一種功能,功能未起現行時,不稱識而稱為種子;種子起現行時,不說種子而稱識。所以種子是潛在的功能,識是潛在功能發生作用。

由上所述,可知種子只是一種功能,一種潛在的功能。而世間萬法,皆由此功能、此力用生起。

種子有下述定義:

一、種子非色、非心,只是一種功能。

二、這種功能週遍整個宇宙,所以種子也週遍整個宇宙。功能一旦起用,就有宇宙萬象。所以,種子無盡,宇宙亦無盡。

三、種子無大小輕重之分,種子起現行時,「相分」由「見分」而顯示。所以心識可以攝盡全宇宙,沒有一法不在心識之中。由此可知,所謂宇宙萬法,都是第八阿賴耶識中,由阿賴耶識含藏的萬法種子變現而來。

第八阿賴耶識中,含藏有萬法種子,此種子從何而來呢? 唯識宗認為種子有二類:

(一)本有種子,即自無始以來,先天存在於阿賴耶識中之種子。

(二)新熏種子,即由後天現行的諸法,所熏習成之種子。

剛剛講無漏種子,只有聲聞、緣覺、菩薩、佛,才有無漏種子,但是除了初入「見道」那一剎那的無漏智,是從本有無漏種子生起之外,其餘一切法無不都是從本有種子、新薰種子這二類種子和合而生。而從本有種子到新薰種子這二類種子和合而生的一切法,唯識宗認為,由「種子」變現成「諸法」的關係,也就是由「三法」所構成的「二重」因果之説。

所謂三法,即指:

—能生之種子(本有種子)、

—所生之現行

—所熏之新種(新熏種子);

所謂二重因果,是指「種子生現行,現行熏種子」。

此三法同時輾轉互成二重之果。

即:種子生起現行的時候,種子是因,現行是果,是一重因果;而現行熏習種子的時候,現行是因,受熏的新種子是果,這是又一重因果。

所以偈子這麼說:「種子生現行、現行熏種子,三法 (種子、現行、熏習) 輾轉,因果同時。」

種子在同一剎那間的「現行之因」,又在後一剎那成為「種子之果」,這就是三法輾轉互成二重因果的觀念,也就是「種子生種子」的現象。

 


  • 0

2014/03/30講說地藏經第二十二堂

地藏菩薩本願經-第二十二堂課講義

種子

阿賴耶識有生起一切法的功能,這能生之因,叫做種子,而當諸緣和合時,從種子生起色法、心法,叫做現行。

種子可分兩種類別:

(一)能產生三界六道一切現象的,稱為有漏種子。

(二)能生菩提之因者,稱為無漏種子。

一個人的思想、行為,薰習於阿賴耶識中而形成一特殊之習性,稱為習氣或餘習,所以種子又稱「習氣」。而有漏種子又可分為二類:名言種子與業種子二種。

名言種子:我們身口意的造作跟行為,都離不開「名相、文字、語言」,存在的一切萬法,都可用「名言」來表達。

一般來說,心就是不斷以「說話」的方式來分析事物,而認識作用也是以「文字、名詞」來分析運作的,對外在的事物,也是以「名相」來分類,所以我們身口意的造作和行為,都是離不開「名相、文字、語言」的。再進一步說明,名言,指名稱跟概念。它是人們使用名相和概念的時候,熏習阿賴耶識所形成的種子。這類種子既能詮釋、表達義理,又能了別境界,是產生千差萬別事物的直接原因。

名言種子可以分為二類:

表義名言:指的是,名言能表達意義。當我們使用名相、概念,用文字或聲音表達各種現象時,在內心中就會呈現出相應的形相(印象),並在阿賴耶識中熏習成為種子,這一類種子稱為表義名言。

顯境名言:當我們心識的活動接觸外境時,能夠讓我們區別各種外境,而且外境的形相也映現於內心中,在阿賴耶識裡熏習成種子,這一類種子稱為顯境名言,也就是了別外境的心法(八識心王)和心所法。也就是說,心中的意識、思想、文字串、聲音、圖片,會熏習無量無邊的種子,這些由名相、文字、語言熏習出來的種子叫做名言種子。

名言種子由名言所薰習而成之種子,是由七轉識薰習而成。名言種子是使一切有為法產生的直接原因,因為它是由名相丶概念熏習於阿頼耶識形成的種子,所以,名言種子是成為現實各種事物之原因。總之,名言種子在現世中,是引發各種現象的原因。但,因為名言種子是「無記」的,因他的力量微弱,沒有獨自變現宇宙萬法的力用。必須借業種子為助緣,才會變現一切諸法。也就是說,第六識就是由於名言,隨著它的語言、音聲,而變現一切諸法,然後再把這些諸法薰習成種子,儲存於第八阿賴耶識中。

業種子:由善惡業所薰習的種子,稱為業種子,業種子又名「有支習氣」,又稱業習氣,即第六識善惡業之種子,業種子也是名言種子的一部份,在名言種子裏,特別容易受到前六識的善與惡所影響,凡是被善的、或惡的所影響的種子,都叫做業種子。業種子的產生,是我們三業所作的善、惡業熏習於阿賴耶識所成的種子,等待種子成熟時,能招生死果報。

業種子有助於名言種子及其他羸劣無記之種子生起現行之功能。所以業種子有兩種功能,1.自己生起現行,2.助長其他羸劣無記之種子生起現行。

名言種子看起來很弱小,並沒有感果的功能。業種子很強大,有感果的功能。只是業種子,要以名言種子為引發。名言種子,雖有自己生起現行的功能,也就是名言種子起現行時,會顯化了一個人的言語跟行為。但是業種子才有招感三界報果的力量,所以需要業種子來幫助名言種子生起現行。也就是名言種子要透過業種子身口意的習氣而成熟,而把它顯化出來。所以業種子雖然關係到業力的成熟和果報,但是居於主導性的,還是名言種子,可見名言種子的份量跟重要性。

我們説因緣,名言種子就是因,就是你心中的意識、思想、以及外在的文字串丶聲音丶圖片,這些叫做名言種子。緣就是你所造的身口意業力,叫做業種子。而因最有力量,緣是比較次要的力量,它是受聲音、語言、文字導引而後成熟的。所以,所有的業種子,如果沒有剛開始名言種子的引發作用,也就不會被啟動或刺激而產生身口意的運動。

業種子雖與名言種子同一體,然就自他而言,其用各別,所以另外立一個業種子。

 


  • 0

2014/03/23講說地藏經第二十一堂

地藏菩薩本願經-第二十一堂課講義

第八識

最後說到第八識,第八識又名阿賴耶識,這也是梵語的音譯,阿賴耶識在天竺之義為「無沒」,在我國譯為藏識。稱為無沒,是說此識含藏萬法種子,不令壞失,它經歷生死流轉,永不壞滅。譯為藏識,藏是儲藏意思,有能藏、所藏、執藏三種意義。

能藏,是指它能儲藏萬法種子,生起宇宙萬法。

所藏:在種子起現行 (發生作用) 的時候,受到前七識雜染法的薰習,現行種子受薰成為新種子,仍藏於第八識中。

這時新種子稱為能藏,第八識稱為所藏。

至於執藏二字,又稱「我愛執藏」,這是因為第七識誤認第八識為自我,對於自我妄生貪愛,執著不捨,這稱為「我愛執藏」。

1、能藏:能持的意思,猶如倉庫,能藏一切米麥糧食。無始以來,一切善惡業的種子,唯有此識能為儲藏。

2、所藏:好像倉庫,可以藏米麥糧食。此識是一切善法、染法所依之處。前七識薰成的種子,都儲藏在第八識的儲藏室,故名所藏。

3、執藏:執是堅守不捨的意思。此識為第七末那識執著為自我,因為第七識的特性是愛我,執我,因為第八識被我愛心理所執藏,所以又稱我愛執藏。

第八識有許多異名,列出幾個,顧名思義,就可知道它的作用:

一、種子識:此識含藏萬法種子,能生起萬法,故稱種子識。

二、本識:此識是萬法的根本,故稱本識。

三丶宅識:此識是種子的房宅。

四丶第一識:八識順序,由本向末數,此稱第一識。

五、現識:言萬法由本識現起,故稱現識。

六、異熟識:此識是因果業報的主體,故名異熟識。

異熟的意思約為:人會根據過去的善惡行為、意志、思想而得到的果報之總稱。

所謂異熟,是指因變為果,此果性質異於因之性質,故自因成熟為果,性質已變異為別類。

之所以把第八識稱為異熟識,是因為異熟有特定的意思;是説果在三個方面異於因而成熟:

1.異時熟:因為因與果必定在隔世於異時而成熟。

2.變異熟:因為果是由於因所變異而成熟的。

3.異類熟:因為果與因是異類,但卻由於因而成熟。

七、轉識:它可以轉有漏的第八識為無漏的大圓鏡智,故稱轉識。

八丶神識:此識含藏萬法種子,功能殊勝,故稱神識。

九、阿陀那識:阿陀那是梵語,是執持之義,此識能攝持感官、執持身體不壞,令種子不失,故名。

十丶無垢識:若努力修行,可以將此識轉染成淨,轉識成智,稱無垢識。(阿羅漢時稱作異熟識,成佛時稱無垢識)

第八阿賴耶識,是八個識中最重要的一個識。它包含了具有認識、判斷、思惟等過去經驗之種子。它是前七識的根本 (前七識由第八識的種子生起),也是宇宙萬法的本源。

這宇宙萬法本源作何解釋?原來第八識攝持萬法種子,在「因能變」時(種子能生起一切法,所以種子能生的因),種子生起第八識;也就是說,當種子遇緣,它會生變,先變為第八識,這叫做因能變。

因能變之後,接著產生果能變。在「果能變」,前七識相繼生起,種子的八識完備,接著八識識體各各生起相、見二分。

而第八識的見分,是識體「能認識」的功能,它所認識的物件就是相分。

★第八識所緣的相分,是「根身、器界、種子」,根身就是有情的肉體,第八識「攝為自體」;

★器界就是有情身外的物質世界,第八識「領以為境」;

★種子就是能生起萬法的功能 (可以說就是一種能量),第八識「持令不失」。

★由第八識的種子「起現行」生起萬法,這時就有了宇宙、人生。

★宇宙就是「器界」,人生就是有心識的「根身」,所以才說第八識是宇宙萬法的本源。

所以人類存在之根本依止處即阿賴耶識,其中所藏之種子,由於緣起,因緣現起,而形成現在,同時又造作未來,因而展開宇宙之一切。這就是唯心所現的道理。如果能夠觀萬法都是唯心所現,心外無有一物,(心外沒有任何東西是真實存在)也就能體證諸法皆空的真理。

去後來先作主公:

第八識是無始以來、無終以後,一直存在。它無所從來,亦無所從去,所謂去後來先,指一期生命的開始與結束而言。

此識是有情業力寄託的所在,是生死輪迴的主體,是輪迴三界的總報主。它在三界六道的生命洪流裏,頭出頭沒,不知凡幾。

每當一期生命結束的時候,前七識的功能率先隱沒,不再起現行,第八識最後離開身體,至此命根即不存在,生命宣告結束。

《雜寶藏經》說六道差別,偈云:「頂聖眼生天,人心餓鬼腹,旁生膝蓋離,地獄腳板出。」

「來先」的意思是,當第八識離開肉體,成為中陰身時,無明種子仍一念執著,蠢蠢欲動。以他過去業力之牽引,於冥冥中遙見一片光明–淫光,跟他有父母之緣的男女正在行淫。我們知道,生命的開始,是由男女精子跟卵子的結合,成為受精卵的一剎那,這就是所謂的「納識成胎]。

去後來先作主公,正是說明了第八識是生死輪迴的主體。

八識心王:是五位百法中的第一位法,這是精神作用的主體。

┌眼識——緣色境——即視覺作用 ┐

├耳識——緣聲境——即聽覺作用 ┤

├鼻識——緣香境——即嗅覺作用 ┼此五者是五感覺器官

八識┼舌識——緣味境——即味覺作用 ┤

├身識——緣觸境——即觸覺作用 ┘

├意識——緣法境——是我人心理活動的綜合中心

├末那識——執著自我,是自我意識中心

└阿賴耶識——含藏萬法種子,宇宙萬法由此變現生起

 


  • 0

2014/03/16講說地藏經第二十堂

地藏菩薩本願經-第二十堂課講義

第七識

又此識為我執之根本,如果執著,對於事理迷惑無知,則會造諸惡業。相反的,如果對人對事不起執著,那麼就會斷除煩惱惡業。所以第七識又稱染淨識、思量識。

第七識是自無始以來,微細相續的,不用外力,自然而起,能覆蓋聖道、障蔽心性。

第七識,它為我癡、我見、我慢、我愛四種根本煩惱所覆蓋,以致令它辨別不清,幻起「我相」的錯覺。

此外又有八大隨煩惱(放逸、懈怠、不信、惛沉、掉舉、失念、散亂、不正理)和它相應,使它成為一個染汙識,由於此識的污染,連帶前六識也受到它的影響。

末那以第八識的見分(能認識的功能)為所緣之境,對於所緣境上虛妄生起一個我相,並且「恒審思量」,執持不捨。而第八識的見分並不是常、主宰之我,這是末那的錯覺。末那識的作用,是隨著因緣「任運而轉」,不假外力,所以是隨緣執我。末那因為愛著於我,故有我貪;迷戀於我,故有我癡;執著於我,故有我見;依持於我,故有我慢。

末那以思量為性(性質),以思量為相(形像狀態)。思量又名意,廣泛的說,八個識皆可稱意,皆有思量。說到思量二字,八個識都有思量的作用,但以作用殊勝來說,只有末那識稱思量,所以又稱為思量識。

八識思量情形:

但前五識時常間斷,也沒有審慮(審查思慮)作用,所以是「非恒非審」的思量。

第六識有審慮的作用,但會間斷 ,所以是審而非恒的思量。

第八識是「恒轉」  (恒轉如瀑流) ,在輪迴中,仍持續不斷,恆常持續進行,雖然三世沒有間斷,但它並不審慮,所以是恒而非審的思量。

唯有第七識,它恒時審慮思量,執著自我,維護自我,這就是人何以時時以自我為中心,起惑造業,損人利己的原因了。

由上看來,唯有第七識是「恒審思量」。它思量什麼呢?它一味執取我相,從不暫捨。

講到我相,有人我相與法我相的分別。人我相,就是執著於有情的生命體為實我;法我相,是因緣生起諸法,執為實法。末那識所執的我相,是人我、法我二者皆執的。

為甚麼末那執人我、法我都是實法?因為末那識不瞭解阿賴耶識也是因緣生起的假法,末那執阿賴耶識為我,而阿賴耶識所執持的是根身跟器界,於是末那就以執人我、法我都是實有。所以,五識八識無我法二執, 六識七識有我法二執。

在唯識學上,以第八阿賴耶識為本識,前七識通稱轉識,因為前七識都是由本識轉變生起的。

前七識雖然同稱轉識,但彼此間又有相生相依的關係。如第六識以第七末那(意根)為所依,第六意識得以生起。前五識又以意識為所依,前五識得以生起。這就是前七識彼此間相生相依的關係。因此,前七識對本識而言,稱七轉識。

前六識對末那識而言,稱六轉識,這是針對前六識轉為染或淨而說的。因為前六識的轉染或轉淨,全受末那識的影響。

 


  • 0

2014/02/23講說地藏經第十九堂

地藏菩薩本願經-第十九堂課講義

第四品  前言—性識不定

在業感品裡說:「一切眾生未解脫者,性識無定,惡習結業,善習結果;為善為惡,逐境而生,輪轉五道,暫無休息,動經塵劫,迷惑障難。」

這「性識無定」,正是善惡業之所生,也是「業感緣起」的根源。

如果依法相唯識來說,此性識就是虛妄的阿賴耶識。因阿賴耶識,為宇宙萬法生起的依止,也是聖人凡夫、迷妄或覺悟的根源。所以,進入第四品經文之前,我們要先來認識這性識無定的識,也就是唯識宗所說的八識。

 

五識

八識之識體自身稱為心王。法相宗以八識各有識體,故列心王為八。

說到心時,也隱然有一整體的東西存在。唯識家以分析的方法,分析此心為八,以破除我們對於色法跟心法的執著。

八識心王,就是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阿賴耶識。

識就是心,何以一心為八識?人通常執著於實我、實法,把宇宙間的一切視為實體。

先來探討前五識。

前五識、即眼、耳、鼻、舌、身五識,這是五種感覺器官,

其作用是:

一、眼識: 依於眼根,緣色境所生起的了別認識作用。

二、耳識: 依於耳根,緣聲境所生起的了別認識作用。

三、鼻識: 依於鼻根,緣香境所生起的了別認識作用。

四、舌識: 依於舌根,緣味境所生起的了別認識作用。

五、身識: 依於身根,緣觸境所生起的了別認識作用。

前五識,是感覺器官,依於色身中的五根而生起。而根有兩種,一者外根,一者內根。外根不能生識,生識的是內根。五識依於五根而生起,外根,就是視覺可見的眼睛、耳朵、鼻子、舌頭、和身體。但這五種根,是四大合成的物質,它的作用是扶助內根,為內根所依託處,這在佛經上稱為扶根塵、扶助內根的塵法。

扶根塵不能生識(它是五根的外根),生識的是內根,又稱之曰「淨色根」,亦名勝義根。佛經上說,勝義根質淨而細,有如琉璃,肉眼不可見,唯佛眼天眼可見之。近代科學發達,使我們知道所謂淨色根,事實上就是人體的神經纖維和神經細胞。淨色根是發生感覺而有認識作用,功能殊勝,故名勝義根。五種感覺器官生起五感覺 ,就是五識,而由第六識瞭解分別。

眼、耳、鼻、舌、身五識,緣色、聲、香、味、觸五境,五境又稱五塵,塵是染汙的意思,五塵,能染汙人的心識,所以稱塵。

五識只能了別自己界限以內的東西,不能超越出自己的功能範圍以外。就好像眼只能緣色,不能越色而緣聲;耳識只能緣聲,不能越聲緣香,其他各識亦然。並且,五識緣境,只是感覺,所以無分別的功能。能夠分別色、聲、香、味、觸五境的內容,是第六意識的功能。

 

第六識

前五識各有其根,依於五根而生起,第六識也是依根而生起。前五識是依於淨色根(內根、勝義根),淨色根是清淨的四大物質組成的,是色法之根;第六識依於第七末那識,是心法之根。

前五識緣色、聲、香、味、觸五境,緣的是色境、色法;第六識緣法境,是心法。

前五識只能了別自己界限以內的東西,它只是感覺,沒有分別的功能,能夠分別,就是第六意識的功能了。

第六識是前五識任何一識發生作用,第六識即與之同時俱起,以發生其瞭解分別的作用。

意識與前五識比較,它有幾種特點:

一、意識對到法境時,它能瞭解分別一切外境。

二、意識能了別一切色法 (物質現象) 的自相與共相。即此物單獨的形相,及與他物比較的差別相。

三、意識不僅了別現下之事之理,且能了別過去、未來之事之理。

四、意識不僅是剎那了別,還能相繼不斷的了別。

五、意識「思心所」 的造作,能造成業果。(意識由思心所推動,是意的體,與第六識相應)

意識有「五俱意識」 與「獨頭意識」的分別,

五俱意識是:

一、意識與眼識同時生起,發生其了別作用時,稱為眼俱意識。

二、意識與耳識同時生起,發生其了別作用時,稱為耳俱意識。

三、意識與鼻識同時生起,發生其了別作用時,稱為鼻俱意識。

四、意識與舌識同時生起,發生其了別作用時,稱為舌俱意識。

五、意識與身識同時生起,發生其了別作用時,稱為身俱意識。

五俱意識,並不是同時五俱,而是或一俱、或二俱、或三俱、或五俱,視緣而定。

獨頭意識,是不與前五識俱起,而是單獨生起的意識。獨頭意識緣慮的只是法境。

獨頭意識又分為四種:

一、夢中獨頭意識:這是在睡覺的時候,攀緣夢中境界生起的意識。所以我們不必為夢境所困惑。

二、定中獨頭意識:這是在禪定時,緣於定中境界生起的意識。

三、散位獨頭意識:這是既不在夢中,也不在定中,也不與前五識同緣外境,而是平常情形下,散亂心起,在意念中遊走。去想個古今中外,恩怨情仇,胡思亂想個不停。這在佛教中叫做「打妄想」。

四、狂亂獨頭意識:人在顛狂丶神經錯亂的時候,常常自言自語,甚至於比手劃腳,以加強語勢。我們看他語無倫次,事實上他有他意識所緣的境界。

第六識,在八個識中,是作用最為明顯、最強、最敏銳的一個。除了前五種感覺器官的見聞覺知,全由第六識來瞭解分別之外,一個人善惡的造作,是非的分辨,美醜的觀感,自他的爭執,全是第六識的作用。所以,第六識可以說是人心理活動的綜合中心。

前五識依於五淨色根,所依的是色 (物質) 法之根;第六識依於意根 (第七末那識),依的是心 (精神) 法之根。前五識緣色、聲、香、味、觸五種色境,第六識緣法境 (宇宙萬法),且於緣法境時,通於過去、現在、未來三種時間。

身語二者的行為,全是第六識推動引發。若第六識起了一念的善念,則身就有善的行為,語就有善的語言;若起了惡念,則身跟語的就有惡行惡語。所以說,第六識的作用最為強烈敏銳。

意識的活動,範圍廣泛,千頭萬緒。因此、它隨時變易,來應付各種不同的境界。第六識在活動時,有時是善心生起,有時是惡心生起,有時是無記心生起。當善心生起之際,也會忽然轉變為不善心或無記心。而不善心生起之際,也會忽然轉變為善心或無記心。

第六識在活動時,欲界眾生,有時也會生起色界、無色界之心。如欲界眾生修四禪定,在定境中就生起色界之心。若欲界眾生修四空定,在定境中就生起無色界心。在定境中是如此,但在出定之後,仍然生起欲界心。色界眾生如修四空定,在境中也可生起無色界心,而出定後仍是色界之心。如天臺宗所說的「一念三千」,(三千世間具足於一念之中。一個心念即具三千世間之迷悟諸法而無欠缺。)一念之中具足十法界,所以一念之中也可在三界中轉易。

 

第七識

第七識即末那識,末那是梵語的音譯,義譯為「意」,但恐與第六意識混淆,故保留末那原音。末那識是第六意識的根,第六意識是依於第七末那識。

為什麼末那識的名叫做意呢?因為此識恆審思量,而且執著第八識為自我。

《成唯識論》卷五曰:「恒審思量,正名為意。」

第七識名末那,譯中文為意。定義為思量。雖和第六意識同名為意,可是二者的功能有極大的不同。眼耳鼻舌身意等前六識,此六識具有明白了別顯著之對象(如色、聲等)之作用,第七、第八識則無了別顯著對象之作用。第六識功能是籌量丶分別丶複雜念思。第七末那是執持丶思量,恆與我痴丶我見丶我慢丶我愛四煩惱相應,所以又名為染汚識。

「我痴」:深深執著這個我、我所(身外之物),其實本來無我丶我所,因為我和我所,不是常住,是多變化的,我痴的人是執著我和我所是真實的,所以,不明白無我的真理,叫做我痴。

「我見」:是自我錯覺的認定,是緣自阿賴耶識的見分(能認識能緣的主體),妄執有我,由我痴生起之念。

「我慢」:心裡驕傲,總以為自己最了不起,最優越丶優秀,而產生鄙視他人的心理。

「我愛」:因為我痴的關係,認定有我,所以深深貪愛我和我所有,時時刻刻為我設想,恐怕失去我和我所有,不但為現在起貪愛,也為未來起貪愛。

末那識還有幾個別名:

一丶無解識:末那體性無明,恆常執我,生愚痴闇昧心,迷覆理性,很難破解。

二丶無明識:它障蔽自性,使心昏昧。

三丶業識:依無明之心,引發藏識習氣,使人妄念浮動不停而造業。

四丶智障識:末那識所生起之心,皆和諸煩惱相應,令真性不能顯露。

第六識是心理活動的綜合中心,我們的見聞覺知,思想判斷,全以第六識為主,第七、八識是屬於潛意識的範圍。但第七識是意識之根,第八識是宇宙萬法的本源,無疑義的,第六識的活動,一定受到第七、八識的影響。

第七識唯一的作用,就是「恒審思量」,思量些什麼呢?它誤認為第八識是恒常的、是唯一的、是「自我」的主宰者。它恒常的審慮思量,歷經三世,無有間斷,審查一切事理,執著自我。因此,它是一個自我中心,也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中心。

末那識所起之我執與法執極微細而難斷,怎麼辦呢?你必須不執著自我,不執著自我,就會斷滅煩惱惡業,而且要體悟人法二空之真理,要多修習殊勝之生空觀、法空觀才能斷除。

 


LINE 問事會員

LINE通靈學習.通靈會員

電話:0921-217640‧李霖皘

玄妙天宮

國外匯款資料

問事及參加藥師點燈,皆可使用西聯匯款(WESTERN UNION)

收款人(Receiver)

1、名字(First name): LIN CHIAN

2、姓(Last name): LEE

3、地址(Address): No.162, Pingyun St., Xiaogang Dist., Kaohsiung City 812, Taiwan (R.O.C.)

4、聯絡電話(Telephone no.):0921-217640

→→西聯網址請點我←←

站內搜尋

電子郵件訂閱網站

請輸入你的e-mail訂閱網站新文章

台灣寶悟向善協會

行動電話:0921-217640 【Line ID:lee162】
通靈班上課時間:每週六.3:00pm - 4:30pm
歡迎報名學習課程

加入會員,修福修慧,人生順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