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湐珺老師

由於不想在嚐試做「生基」,因為我知道事情絕不是做完「生基」就能結束的,我就漸漸的遠離蘇先生,少再去他的宮壇走動了,當然心也跟著冷靜下來,並做了一番思考與整理。當時我肯定有命運這一回事,但什麼東西在主宰命運?是有形的人為力量?抑或無形的神鬼力量?還是有形加無形的人神合一的力量所致呢?當時的我當然沒有能力來解答這個題目。只好死心,順著命運的安排,一天天的把日子過下去,每天上班下班,一切皆在忙碌中平安渡過,雖然沒能力賺到大錢,但也還夠我一切花用。倒是每天早晚及初一、十五拜神明,初二、十六拜門口,成了我行事曆的固定工作。但在拜拜的同時有一件事卻是常常困擾著我,就是常「發爐」。

所謂「發爐」,是香爐的香,是由香灰底下開始燃燒的才算,發爐可以把整爐的香腳一次全部燒盡,而且可以讓香灰,像水一樣的煮沸著。初時,是由樓上案桌的爐一小撮、一小撮的開始發爐,到後來就漸發漸大,讓整個爐像煮水一般的沸騰著,更誇張的是連拜個門口,都有辦法發爐,而驚動左鄰右舍,當時我拜門口都用塑膠製的杯子,裡面裝的是米,而非香灰。祂都可以讓米裡面的香腳燒起來,而把杯子融化變形,發爐的事情就如此的重覆著,成為我拜拜的一部份自然現象。

當然,我問過老人家,或懂無形的專家們,他們都告訴我,發爐就是有事,一定要擲杯來問個結果。答案當然,有時是好事,有時是壞事,但總是無法問出真正是甚麼事,如此的循環著,我也一直莫可奈何?真不知這無形的東西,到底要告訴我什麼?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