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湐珺老師

民國76年的下半年,在一個酷熱的下午,補習班的樓下來了一位身材壯碩、皮膚黝黑的男子說要找我補習班的洪姓司機,他是洪司機的哥哥,由於我補習班的兩位司機開車送學生回家去了,我只好陪他聊個幾句,突然他對我說:「你最近幾年不怎麼賺錢吧!」我猛然一驚,問說:「怎麼說?」他就對我說:「你樓上有案桌,案桌的後面有縫隙,會漏財。」由於有前面蘇先生的經歷,倒讓我對他有幾分的提防心,就說了聲謝謝,我會參考看看。事後我上樓去詳細的看了案桌,真讓我嚇了一大跳,真的案桌與牆壁足足隔著一支五公分木條寬的縫隙,案桌是靠在木條上,而非緊靠牆壁。為何他會知道連我都不察覺的事呢?真不可思議,而且很嚇人。

隔天我就問補習班的洪姓司機,他哥哥是在做什麼工作的,他回答我說他哥哥是乩童,會通靈辦事。漸漸地我們就慢慢的、互相熟悉對方,互有往來,就開始有接觸到「無形的話題」。同時間補習班的另一位黃姓司機,因機緣巧合在澄清湖附近,被一女鬼跟上,吵著要辦事濟世,只好請洪先生處理,並正式拜洪先生為老師。並借用我補習班的場地,訓練乩童。在此介紹一下,這位洪先生,當年他是一個有10年經歷的乩童,問事斷事能力其準無比,且又懂得全套的通靈法門,年齡大我一歲,學歷連小學都沒讀畢業,若以他的學歷,任誰也想不透他如何學會整套的乩童與通靈。

由於借場地讓他們使用,更因為洪先生神準的辦事能力,所以每晚就自然的聚集一票人,會自動來報到,我也都會上樓去與他們打打招呼,大家也因此而熟絡起來。突然有一天,在我上樓與他們打招呼時,大家竟起鬨著,要我也啟靈看看,本來我是拒絕的,因為那是我不懂,而且全然陌生的一個東西,其實內心是毛毛的,更有點怕怕的,但在抝不過大家的熱情邀請下,我就提起勇氣拿掉眼鏡,脫下手錶,並依著洪先生所交代的「口訣」,在心裡默唸著,且把雙手合掌平放在胸前,就在我雙手交觸的那一剎那,我感覺像是觸電一樣,雙手有微麻的感受,著實把我嚇了一大跳,馬上放開雙手,睜開眼睛,問洪先生怎麼會這樣呢?洪先生告訴我這就是啟靈的感覺,只是你啟靈的速度實在太快了。於是我重新收攝精神,重新站一次,結果馬上雙手握拳,移動腳步,打了一套我全然不會的羅漢拳。當場讓他們(包括洪先生)大吃一驚。事後洪先生告訴我說,他沒有見過啟靈這麼快,這麼穩的人,尤其是第一次啟靈就可以讓靈駕全入,並可以馬上看清楚我的靈駕是「伏虎羅漢」,我是他所見過的第一人。這就是我與無形界的「第一次接觸」,其中滋味包含了怕怕、驚嚇、不解、好奇與興奮‧‧‧等,五味雜陳,真是筆墨難以全部形容。

是夜,我腦中思索著,所謂的靈駕是什麼東西?又為何能進入人的身體?為什麼每個人所來的靈駕會是不同種類?為何有人要三、五個月才能啟靈成功,而我又為何會如此快速?如此的學習下去,就能如洪先生一樣厲害嗎?‧‧‧‧‧‧。最後我下了一個決定,我一定要學會學好「它」,我一定要把這股無形的力量追究清楚,以解開長久以來存在於腦海中的一連串「迷」。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