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湐珺老師

神明有靈叫「感」,人努力的追求叫「應」,如此感應道交,這就是神靈會讓人有所感應的基本道理,也就是說神靈可以運用各式各樣的感應現象或事件,來顯現神靈的神蹟收服人們,讓人們相信神靈的確實存在。

通常人對感應的反應有三種類型,一、是不信者:只相信巧合論,此類人把一切的感應,都解釋為巧合,因為這類人沒有因果觀念,所以打死他,也不會相信有感應這一回事。二、是迷信者:相信有求必應的奇蹟,所以每當自己有感應時,就會多加深對神靈的一份敬意,且備好大禮酬謝神靈,更會對旁人大肆宣揚神靈的威神,自己會因此對神靈產生迷信依賴的心理,認為凡事只要神靈能答應,就萬事OK,如此重複的循環,長久下去,最後就會變質成交易的心態,而招到惡神靈的利用而不自知。三、正信者:相信舉頭三尺有神明,所以每當自己有感應時,除了心存感恩之外,更會相信因果定律的確實存在,所以自動會做好人、做好事,甚至深入修行。而對於感應之事,會理智對待,有形的人為事情,就用人的方法來處理;若為無形的非人為的事件,才交由神明去處理。反正,就是一句話,一切盡心盡力之外,其他的就不用自己考量了,若是有效是我幸;反之若是無效則是我命,一點也不強求。

所以說有感應的好與壞,是由人的智慧來決定。有智慧的人,因感應而修行,做好人行好事,因此改變命運,改造自己的人生。反之,沒有智慧的人因感應而變成迷信,更產生依賴的懶惰心態,以為凡事只要有神靈幫助即可解決,如此的不智之舉,就會掉入邪神惡靈的陷阱中,難以自拔。因此在此奉勸大家對於感應之類的情事,全部要用理性與智慧來看待,千萬不要「神不迷人,人自迷」,而忘失自己身為人的自我存在價值。

這一路走來,我是從一個無神論者,經過接觸拜拜、祈求、學習通靈,這期間就發生過無數無奇不有的很多很多感應,在此提出一小些自我的經驗來與大家分享一下。

民國77年3月,我接受洪先生的建議,幫自己的主神雕金身來供奉,就在金身雕好,神明安座後的第三天中午,我躺在沙發上午睡時,就在夢中見到兩幕「夢境」,第一幕出現我主神的金身,是木雕神像,但頭是如我們正常人一樣,脖子可以左右轉動的,夢境中祂是右轉頭來讓我看的。接著第二幕就出現真人面相,穿著關聖帝君服裝的真身,來與我見面,在夢境中祂讓我看清楚祂真人的長相,讓我終此一生都會記住的。

民國77年4月因有降時刻,而前往九龍山南天門排仙班,當時是由洪先生的徒弟黃司機帶駕引導,我們走進南天門,並讓每個人依神明的指示位置,就地坐下等待時刻的降臨,我被指定做在一處山凹下的大石頭上,當我靜坐下來時,我感覺屁股下的石頭,由初坐時涼涼的感覺,變成熱呼呼的,而且是越來越熱,好似有人在石頭下燒著火一樣,接著鼻子就聞到陣陣的淨香味,由於心理納悶著,就睜開眼睛四下張望著,第一見不到有人點香或燒香,第二我屁股下的大石頭也沒無啥異樣,真是奇怪。事後洪先生對我說,剛剛我靜坐的同時,有三尊神明來幫助我,就是關聖帝君、觀音大士及中壇元帥。另外,在我們下南天門排仙班的同時,洪先生在山崖上,突然起駕,大吐一場,當時他一句話也沒說,但隔天就把一張符令交到我手上,並告訴我有14尊神明要跟著我,祂們會存在於這張符令內,要我謹慎保管,當時沒多想,只是隨手接過並戴在身上。隔兩天後我獨自一人,在教室內操練靈駕時,靈駕突然出現一個怪動作,每打完一次羅漢拳,就固定走到我放衣服的地方,跪下連續磕14個頭,再起身繼續打靈駕,來來回回每次都如此的重覆著,讓我心生懷疑,於是停下來,把衣服拿起來看個明白,原來那一張14尊神明的符令就被我用衣服壓著。如此的感應,讓我證實這一小張符令,確實有14尊神明的存在。

民國77年5月,我父親已從教職退休,所以常到我高雄的補習班走動走動,這天下午他是在三樓神明廳後方的房間休息時,突然他覺得有人在踢牆壁,牆壁有在震動的感覺,起先他以為是補習班的學生在搗蛋,開門出來看,三樓的學生已經下課全走光了,但牆壁的震動仍然持續著,他就走到神明廳開門進去看看,結果嚇了一大跳,他看到整個案桌在震動,兩旁的萬年青花瓶也搖晃著,於是跑下樓來把我拉上去看個究竟,當我到達神明廳時,除了看到父親所說情況外,又多了一個狀況,也就是我點了三支香,請關聖帝君指示為何案桌會震動,結果分開平行插在香爐的三支香,竟然自相彈打並發出火花,真把我們父子嚇住了。當然,我就馬上打電話,把洪先生找來要問個明白。

一會兒洪先生等一大票人全部到齊,洪先生就叫他徒弟黃司機馬上起駕讓我們問事,原來是有尊觀音大士要進入我們家,讓我們供奉,並指明星期日的晚上7至9點,要到達車城的青龍寺,會有奇蹟發生。當周日來臨時,除了我父親、四姐及洪先生外,其餘人等(包括我在內)一概臨時有事不能配合前往。當晚他們回來時,對我們述說,觀音大士現身站在青龍寺的曇花上,足足有一刻鐘的時間,洪先生告訴我們,觀音是我四姐的主神,我爸及四姐已經決定為觀音大士雕金身,放在家中供奉,這下子我們終於明白,為何大家都會臨時有事,只有他們三人可以前去的原因了。

兩個月後的一個夜晚,我老婆、我及洪先生三人,坐在補習班二樓的會客室聊天,突然一陣濃烈的花香味充滿了整個樓梯間,引起我們三人的好奇,一路追查味道是由一樓直沖三樓神明廳,此時我們直覺事有蹊蹺,洪先生馬上問事,答案竟然是觀音大士離家出走到補習班來不願回去,說是我父親在趕祂,祂不願回家。這下子我頭大了,怎麼可能父親會趕神明走呢?隔天只好硬著頭皮回家詢問父親去,幾經婉轉詢問,旁敲側擊,終於有了答案,原來是昨天早上,父親在敬茶點香時,有對觀音大士說弟子為觀音大士雕金身,並早晚敬茶,請觀音大士幫助賜予橫財,中個六合彩。因為說話的口氣讓觀音大士不舒服,認為父親在要人情,因此而離家出走。最後就在父親的賠罪下,觀音大士才再重回家裡鎮守長住下來。

話說父母親從無神論者,到家中能接受供奉觀世音菩薩,這一路走來都是因為我的接觸神靈,學會通靈而引來的,這時我就想著老婆(當時只是訂完婚的未婚妻),若能與我一同學習通靈那會是多完美的一件事。因為學習靈修有很多的好處,可以打通身體氣脈,讓身體健康,又多兩個無形力量(主神與靈駕)的保護,會懂得修身養性‧‧‧‧等,更大的好處是夫妻會有共同的興趣與話題,可以增加互相之間的信賴感。所以在與父親談話中,我有提到這個話題,想不到竟然遭到父親強烈的反對,說無形的東西家裡一個人懂就好了,女孩子要學習這種東西做什麼呢?表面上,我沒有抗辯,但私底下,我還是說服了老婆,一同找洪先生做了啟靈的訓練,老婆的靈駕是天上聖母的四媽,接著就是降主神-地母娘娘,再接著操練主神。突然有一天洪先生對我及我老婆說,地母娘娘要把我老婆的靈駕換掉,換成祂自己的靈駕,而且地母娘娘選定6月7日中午12點15分,要進駐補習班來,要我們在當天的時刻,準時點36支香迎接祂的到來,而且我老婆的靈駕也會在當天的晚上12點正,正式更換完成。不巧,6月7日近中午的時候,父親竟然出現,來到補習班與我們一同共進午餐,由於有洪先生在場父親的聊性大起,一點也沒有要回家的意思,眼看著12點15分的時間漸漸的逼近了,我們三人內心正焦急,不知如何是好,互相無奈的對瞄著,說也奇快,就在時刻到達的前5分鐘,我父親突然閉上眼睛睡著了,於是我們三人,用最快的速度趕上樓,供上四果,點上36支香恭迎地母娘娘的駕臨,等一切迎接拜拜完畢後,我們三人就趕快再下樓去,原地就好定位,就在這時候父親才又突然醒過來,說奇怪我怎麼睡著了呢?聽到這一句話,我們三人相互對看,會心笑了一下。

好奇心的驅使下,當天晚上11點50分左右,我們就請我老婆開始操練靈駕,來的是天上聖母的四媽,直到11點59分依然還是四媽,但12點一到,分秒不差的,我老婆的靈駕竟然馬上轉換,一切的手勢、動作完全是地母娘娘的樣子,而且是操練的很穩、很流暢的,無形世界的巧安排真是太神奇了。

民國77年7月我父親帶大姐在讀高中二年級的小兒子去溪頭度假,由於整整相處了三天,我父親發現他孫子變的不愛說話,舉止動作怪怪的,經過深談後發覺孫子有自殺的傾向,這下子可把我父親嚇到了,回來後馬上找我商量,我就建議找洪先生來處理。經過洪先生的請示神明,得到的答案是我外甥有一條魄跑掉了,處理的方法就是請陳家的眾神明去尋找那一條出走遺失的魄,等找到後再作法把祂安回我外甥的身上就可以了。

一個星期後,洪先生來對我說,找到那一條魄了,祂是被鬼王抓去禁錮起來,現在已被關聖帝君帶回來了,請我聯絡我外甥,當晚戌時過來補習班,他要處理入魂魄之事。當時刻來臨時,洪先生就起駕,並叫我外甥脫掉上衣,背向洪先生坐下,接著洪先生就把神明押來的一條魄,直接敕入我外甥身體裡,並叫我拿一杯陰陽水給他,他就含了一口陰陽水直接噴在我外甥背上,頓時,空氣中全部瀰漫在一陣惡臭中,整個儀式就此完成,我外甥也馬上恢復他原有個性愛說話。

事後,我就和我外甥做了一次深談,原來他從小時候就很怕鬼,所以就私底下買書研究符法,時常把自己房間貼了很多符,如此才覺得安心,前不久因同學的介紹而到九如路附近的一家宮壇學習靈氣拳,學到雙手會靈動輕拍自己的雙頰,就此沒了進度,也在同時自己就變了性,感覺人生很灰暗,一直有想自殺的念頭存在,但現在不會了。此時我看他對無形世界的不知與好奇,就對他說,我請洪先生教你通靈如何,他當然很高興而且興奮的回答說好。

接下來就是他學習通靈的一連串開始,但或許年紀太輕心智不夠健全,又加上要求學,因此不能太專注於這方面的真正學習,所以在他的整個學習過程,就出過很多的差錯,例如靈駕跑出去玩被別人毆傷眼睛,或跑到地府去閒逛被凍到受傷,再者更嚴重的是稍懂一些通靈術,就開始招收徒弟等,真是亂來。十多年來到現在還是停留在當時的程度,這也就是現在我會強制規定要滿20歲才可以學習本法門的原因。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