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靈修日記

  • 0
靈修日記

靈山緣起序言

「仙朵拉的靈修日記」記錄了我的「靈修」過程,從無知被人牽著鼻子走,到自己學會「通靈術」,真正能夠分辨使用「感應」辦事,與運用「通靈術」辦事,二者之間是有著實質的差異與不同;這本書裡,前段記錄了我接觸「靈山」的緣起,及因為不明瞭個中道理,被外面宮壇牽著鼻子走所發生的點點滴滴,直到過了四年多之後才渾然覺醒,一念正心的牽引下,才讓我找到「明師」,在「明師」二年四個月的嚴教下修學成功整套「通靈術」;後段則是我用這套「通靈術」游刃有餘濟世辦事的實際案例。

為什麼會將我的經歷編印成書呢?因為「同理心」使然,因為不忍見到那麼多有心修學的人,花費多年的時間、精神與體力,到頭來卻仍是一場鬧劇。我的經歷足以讓想要修學「通靈」的人,得到良好的學習範例,因為我是先天俱有特殊感應能力的人,與生俱來擁有與無形世界感應溝通的能力,這若在外面宮壇一定會賦予「帶天命、需開宫濟世」之說,但以我的實際經歷,要通靈辦事並不需要什麼「帶天命」的人才可以學習,只要有心,肯努力學習,一樣可以擁有「通靈」的能力。

在我向我的恩師學習「通靈術」之前,就早已用感應的方式(心通)開宮濟世辦事,但先天的感應辦事能力畢竟有它的極限,我坦然面對我的問題,當時我對於自己辦事能力的不足勇於承認,並在神明面前祈求幫我找到「明師」教導我濟世辦事的技巧,否則我不願再辦事;十八歲就進入僧院學佛的我,了知因果的存在,也還有那麼一點點智慧,知道若不俱備真正的實力,開宮濟世之路不僅不長久,還要造下三塗惡道之業,所以當我找到明師之後,我從頭開始依照恩師的教誨一點一滴的從頭學習,終於學會了整套「通靈術」。

在「靈修」這一領域,我的經歷是特殊的,我擁有先天的「感應」能力,及後天「通靈」技術的訓練與學習,我是個先天、後天雙雙俱足的人。我的經歷是珍貴的,把它公諸於世,可以幫助很多人,尤其是對「靈修」這一領域一知半解的人、有興趣的人,可以免除他們多走冤枉路,直接找到正確的方法來學習。我無意於批評任何人,只是老實陳述我自己的事實情況,這套「通靈術」是實修的東西,必須由親身修學成功老師的引導,方能真正的了解與知曉,也才能親証「通靈術」的玄妙。

學會「通靈術」之後,與無形世界直接的接觸,對我的影響與啟示是深遠的,「它」讓我証實無形世界真實的存在,我們這個世界跟天界、陰界是共存並且是互通的;我更用「通靈術」印証了佛法,「它」加強了我對諸佛菩薩、諸天善神的信念,進而產生了非凡無比的信力,「它」對我的影響所帶來的利益,在本書中我有著墨一些,讀者可以在本書中閱讀得到。總之,在本書中我所要闡述的重點是「通靈」辦事,絕對不能只靠「感應」,我不否認「感應」的能力,但「感應」是不可靠的,最多也只能有百分之五十而已,百分之五十就是最大的極限了。要幫人處理問題,要濟世辦事,一定要經過訓練,以獲得濟世的能力,不然死後所承受的果報是非常可怕的。

「仙朵拉的靈修日記」它能得以問世,背後有著太多太多人的支持,在此我要感謝所有支持我的人,這些年來因為有你們的支持,我才能走到現在,也才能繼續宏揚大悲勝海紅觀音「真如本性觀自在,普化眾生離苦海」的弘願。但願「仙朵拉的靈修日記」,能帶給所有在「靈修」方面,所有有困難、有疑惑的同修之人,都能擁有正確的靈修觀念,過著正常快樂的人生。

─作者:未命名老師

 

 


  • 0

第一章 靈山緣起

說起跑靈山,我雖非資深前輩,年資雖淺,然而談起個中經歷,雖非翹楚,但也沒幾個能比,種種神跡感應之事多到不勝枚舉。但既然如此,為何還跑來寶悟學通靈呢?看倌且聽我慢慢道來,要有耐心喔!故事很長。

94年4月,我因身體的緣故,與高雄某個宮壇結緣。過程是這樣子的,當時是我人生當中最低潮的時候,我工作不順、跟人合夥做事業及投資都沒有成功,連去謀職上班也都不順,身體因為忙碌的關係也越來越差,經常暈眩,最嚴重的是,我只要一坐下、靜下來時,身體就會不停的搖晃,不僅如此,還有一股衝動,想要用手去捶牆壁,這樣的情況嚇壞了我,我一度以為我可能有精神異常的病症。後來發覺如果有這樣的情形發生時,我馬上起來走一走、動一動,或者把注意力轉移到別件事上時,這種情形就馬上消失。不過,到後來情況越來嚴重,因為甚至連靜靜站著,就又會馬上感覺到自己搖晃了起來,以前我為了自己運途不順,也到過友人介紹的宮壇去算命、批八字,甚至算紫微斗數。那時有幾位老師或宮主,都跟我說過我有帶天命,甚至還跟我說:「你後面跟的那一尊,比我自己的這尊還要大尊。」,雖然他們這麼說,但我半信半疑,我也因為想要讓自己平順,也聽他們的話在那裡花了不少錢,但並沒有真正的得到任何改善。

有一天,有一個朋友跟我說有一家宮壇很準,還給了我那家宮壇的名片,當時我因為沒有工作,所以就想去看看,是否能夠「問出個究竟」。我打了電話,得知是從高雄鼎金交道下去,但因為接電話的人不會開車,所以無法告訴我如何才能正確到達。我想算了,到了再問路吧!我開車下了鼎金交流道,問了一個路人,那路人很好心跟我說,那住址離此還有一段路,跟妳說妳不好找,乾脆我帶你去。就這樣開了十幾分鐘的路程,才到達那間宮壇,進入之後,看見有幾個人在那裏跳舞,也看到那位宮主用毛筆在壽金上劃圈圈;輪在我時,那位宮主問我「今天你要問我什麼?」,我說:「我要問身體及運途?」,那位宮主聽我說完後,要我把手伸出來給她,拉起我的手;她另一手就像把脈般,在我的手腕及手臂上來回把脈。不久,她說:「你運途不好,你是要修的人,你不修會走不順的…」

聽完之後,我也沒太大的反應,因為對那邊的人及環境感覺怪怪的。後來,我那無來由的晃動狀況,卻又變的更加嚴重,我在無人可以求助、卻又找不到第二人選的情況之下,我又去了那間宮壇,進入第二次的接觸。

初次去時感覺不好。因為第一次到一個「有人在裏邊哭哭啼啼,和像跳乩童又不像乩童」的地方,感覺很怪異。然而這第二次的接觸,就讓我一頭就栽進靈山的深淵。為何會有這麼大的轉變呢?與其說是喪失理智,倒不如說是因為那位宮主說中了一點我未曾向別人提及的事。當時我去到那裡,輪到我時,一坐下來,過不久我的眼淚突然不自主的奪眶而出。那位宮主就說:「妳都只看大廟的神明,而瞧不起宮壇的神明,妳知不知道妳跟北港媽祖很有緣。」,她這一提,倒讓我想起在90年元宵節的晚上,與一位友人到北港朝天宮玩,當晚有好多好多的人抬著各式各樣的神轎往朝天宮走,長串的鞭炮鋪滿了整條通往朝天宮的路。當時我只是看熱鬧,跟著信眾往廟的方向走,在看到廟宇時我心想:『哇!北港媽祖廟怎麼這樣有錢啊!』,因為映入我眼簾的北港朝天宮整個廟宇都是用金子堆砌起來的,包括圍牆也是,整個金碧輝煌,朝天宮照亮了夜晚的天空,連同行的朋友也都說:「好漂亮啊!」,那時我心裡起了一個疑問:『這麼多人抬轎抬的這麼高興,到底媽祖有沒有在裡面啊?我去抽隻籤看看準不準好了。』,於是走進廟裏,買了金紙,點了香拜好之後,抽起的第一隻籤,就連續擲出三個聖杯。對著籤詩一看,嚇了一大跳,籤詩所言謂:「我北港媽祖本尊鎮殿在此」,好不可思議,我心裡所想,北港媽祖都知道!

事隔月餘,與我同行的朋友打電話說被朋友罵慘了,我問:「為什麼?」,他回答說:「帶好多朋友去看金碧輝煌的北港朝天宮,沒想到看到的卻是一間好古的廟,被罵到臭頭。」

耶!怎麼這樣?我將這樣的情形告訴了那位宮主,她說:「對啊!妳看,妳就是看不起神明,北港媽祖才顯神蹟讓妳瞧瞧,到底神明的力量有多大。」

宮主又說:「幾月幾日正八時,北港媽祖會在朝天宮那裡等妳。」(正確日期忘記了)

當天我起了個大早,驅車前往高雄載那位宮主,前往北港朝天宮,到達的時間七點五十五分,我將準備好的鮮花、四菓,供上案桌,仔細一瞧,跟四年前所看到的景像全然不同,之前看到用金子堆砌起來、金碧輝煌的朝天宮,現在映入眼簾的是一座老舊的廟宇,廟宇內因為香火鼎盛的關係,被煙熏得烏漆抹黑的,心裡直納悶著,怎麼跟那天看到的不一樣,心裡雖然有疑問,但卻不知是什麼道理,因為看見的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而已,那就姑且相信那位宮主說的是天上聖母要顯靈給我看吧!

那位宮主點了香,帶我在天上聖母的面前用我聽不懂的話,嘰哩咕嚕的說著,頭也跟著猛點著,說完,那位宮主說:「北港媽祖交代我要幫妳『牽靈』。」

「牽靈」?不懂?但是是神明交代的,姑且試之。

當時也想知道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所以就答應了。之後我便載著那位宮主回到高雄,在回到高雄的途中,她突然又跟我說,要帶我去龍山寺拜拜,她說宮中的「佛祖」(騎龍觀音)是從龍山寺分出去的,所以要帶我去龍山寺,拜見「騎龍觀音」,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又載著她前往龍山寺拜拜,跟去朝天宮一樣,她還是用我聽不懂的話,在觀音菩薩面前稟告,說完,她跟我說:「妳這條靈是屬於觀音這條脈系,你是要修的人,騎龍觀音交代我要幫你「牽靈」及「開口」。

牽靈的結果是我沒有靈動,也無法說她要我說的「天語」。這當中也去了好多次,就只是去問問事,不過依然動不起來。

有一天,宮壇的人打電話說要去日本拜拜,剛好我也想出國走一走,所以就報名參加她們的日本朝聖之旅。不過這趟日本朝聖之旅六天五夜的經歷,讓我一腳踏進了靈山深淵而不能自己。

話說一大早就到達桃園機場,因為要再等五個小時之久,所以就加排了到桃園甘泉寺的行程。我們一行人坐著遊覽車,浩浩盪盪的去到了甘泉寺,在快到甘泉寺的途中,就聽到車上哈欠聲連連,有的還打嗝不止。這是我第一次跟著這樣的團體拜拜,感覺有一點兒奇怪,內心有許多的疑惑,但因為是剛參與跟裡面的那些師兄、師姐也不很熟,所以就以旁觀的心態處之。到甘泉寺的門前,大家下了遊覽車,就由宮主帶領大家進入廟裡朝拜,拜完之後,看到有些師姐開始跳起舞來,有的師兄打起拳來,有很多不同的動作,有些則是在神明的面前唱起了「歌仔戲」,有的呢?就跟那位宮主一樣,講著我聽不懂的話語。我呢!看著、看著,想想,就到觀世音菩薩的面前再拜一下,剛彎腰拜下去,起身的那一剎那,我的頭頂像是被灌入千斤的海水一般,重的不得了,一陣暈眩身體幾乎站不住,身旁有一位同行的團友,急忙攙扶住我,但我卻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一動起來,不得了,怪怪!哇!靈動的架勢有如武俠小說中的俠女,招式、腳步威風凜凜,可是我嘴巴卻叫著:「師姐師姐,我怎麼了?」

後來宮主一把拉著我到觀音菩薩面前,說著一大堆聽不懂好像日語的話,我才安靜下來。事後我問宮主:「為什麼會這樣?」

宮主回答說:「接到。」

「接到」是什麼?

宮主說:「跟妳自己的靈『接到』。」

我是一頭霧水,反正也聽不懂,就既來之則安之吧!隨後就前往日本去了。到了日本的第一站│三十三間堂,裡面供奉一千零一尊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未到的途中我就在遊覽車上動了起來。這一次更慘,我居然哭泣到不行,嚇壞了日本導遊,直問說:「怎麼了?」

是啊!我也想知道怎麼了?

這次宮主與我坐同一台遊覽車,她過來安撫我並示意,到的時候所有的人先下車等我,我一下車便又靈動了起來,與宮主兩姐妹一同領頭前往參拜。在這五天的行程中,只要每參訪一間寺廟,在還沒到之前,我就又在車上開始靈動了起來,然後幾乎車上2/3的人,有的打嗝、有的打哈欠,此起彼落的交替著。對我來說,覺得有一些害怕,到底來到我身上的東西是什麼,我一點都不清楚,且「祂」還可以控制我的身體,來去自如,真的太可怕了。

我將這個問題請問了宮主,她說:「你已經跟你的本靈接到,所以才會有這種現象。這個本靈呢,是你天上的另一條靈,來此與妳共修的,如此呢一直修,就可以返本歸源,也就是說『收圓』。」

聽是聽了,不過心中還是麻麻的,因為我擔心若回去的時候「祂」又突然把我定住,到時宮主又沒在旁邊我怎麼辦?宮主回答說:「不會的,不用擔心,拜拜完回去就好了。」

第五天的晚上,宮主把我叫到她的房間跟我說:「這次妳回去之後就會心通了。」

心通?心通是什麼?

那位宮主就說:「可以跟神明溝通。」

耶!這聽起來很不錯,可以跟神明溝通耶!

宮主又說:「妳呢,這次回去要到玉皇大帝那裡領旨。」

「領旨」?

我又問:「怎麼領?」

宮主說:「到玉皇大帝廟的天公爐前,自然玉皇大帝就會給妳。」

之後宮主又跟我說:「你的這條靈很優喔!而且能力很強,你要好好的跟「祂」配合,這樣妳就會修得很好。」

在日本旅遊的五天當中,除了吃飯、坐車、睡覺外就是拜拜。每到一個寺廟就從頭被附身到結束,別人還沒開始靈動,我就開始靈動,別人通通結束了,我卻還沒結束。所以除了第一個寺廟知道名字之外,其餘的通通「莫宰羊」。在拜拜的過程中,聽到好多師兄師姐用「天語」講一些聽也聽不懂的話,我問說:「你們在講什麼?」

他們會說:「是什麼跟什麼。」

哇!好神奇,聽的懂天語捏!我卻一句也不會,心中有很多羨慕!

到了第六天早上,師兄姐們要去逛街,我因覺得頭有點暈像是感冒,就跟導遊要了感冒藥吃,並回到飯店休息。在飯店休息的時候,我感覺有一個東西從我的頭頂進入後,我就被定住了。糟糕!我無法動,怎麼辦!等一下就要搭飛機回高雄了,師兄姐們找不到我怎麼辦?還好朋友來叫我。可是我卻不能動,後來還勞駕宮主來,又說了一大堆的「天語」與「祂」溝通,並用台語說:『會啦!她會再來的,現在大家都在等她,讓她回去,不然會搭不上飛機。』,如此這般我才又能動了。就這樣,在沒有其他人可以給我咨詢的情況下,看到在宮壇裡的每一個人似乎也不覺得奇怪,還覺得理所當然,還有的是「內心其實有一種虛榮的優越感在作祟,覺得自己是與眾不同的」,就這樣一頭栽進靈山深淵去了。

 

 


  • 0

第二章 滿天神佛的日子之一

一、到天公廟領旨

從日本旅遊回來之後,我就照著宮主的話,跑到天公廟的天公爐那裡去領旨。說真實的,那天的情形我已記不太清楚,只記得當時自己就像傻瓜一樣在那邊自言自語,跟玉皇大帝說:「我某某某,家住○○,今天奉高雄○○宮宮主的交代,來此接旨。」,因為那位宮主說我可以心通,也就是可以跟神明溝通,所以我就試著跟玉皇上帝溝通。我問一句,心裡面就會浮上一句回答,就這樣我自己也不清不楚的,到底有沒有真的接到旨?自己也不清楚。所以又跑到高雄問那位宮主,她說:「這樣就可以了,妳接的是無形旨。」

我問說:「接旨之後要做什麼呢?」

她說:「要渡人來修持,這是妳的任務。妳的這條靈祝水、祝優秀喔!要好好來修,安ㄋ一ㄝ吼妳會嚕來嚕順喔!(台語)」

聽到會越來越順,嗯!好吧!反正我也正想看看到底是不是像她所說的這樣。這當中我有帶了一些朋友過去,有的不以為然、有的說很準,去了幾趟之後,也就跟在去日本旅遊當中認識的幾位較合得來的朋友熟了起來。

 

 


  • 0

第二章 滿天神佛的日子之二

二、開始跑靈山

國外拜拜回來之後,過沒多久,又開始在國內到處跑廟拜拜。當時我在高雄工作,剛好處在離開前一份工作,應徵下家公司的時候。要不要換到這家新公司工作,我想還是問神明再做決定。我自己個人因前個工作因素,認為與上司的理念合不合遠大於薪資的多寡(因為屬決策階層的工作),所以我就請教了神明:「這家公司的負責人,也就是董事長兼總經理,與我的經營理念合不合,我可以到這家公司工作嗎?這家公司的遠景好嗎?」

當時那位宮主說:「這位是妳的貴人,他會助你。」,所以我就決定到這家新公司工作。假日呢,我就跟她們四處去拜拜。當時這家宮壇的信徒很多,出國拜拜的人數都在一、二百位,國內拜拜也都有五、六輛遊覽車的人數,當時算是很輝煌。

我呢?還是一樣,還沒到目的地就又開始感應,到了目的地就又開始要靈動,其他的師兄師姐也一樣靈動了起來。然而有一點不同的,是他們總是比劃幾下一會兒就不動了,不像我,靈動的時間都還有一、二十分鐘之久。後來覺得很有趣,每次的行程我都有參加,因為去拜拜我都祈求讓我的工作順 利,每一次也都能滿我所願。更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我接到了上司認為不可能接到的單,因為對方的總經理與我上司(總經理)結下很深的樑子,他認為對方不可能會接受,但卻因為我接手之後簽訂了合約,我把這件事歸功於神明對我的加持與幫助,所以我對神明的依賴就更為加深。不僅如此,我的身體也變好了。靜靜坐著的時候,頭也不會再暈或天旋地轉。此時的我身體、工作都很順利。

 

 


  • 0

第二章 滿天神佛的日子之三

三、佛祖大顯神威轉颱風

有一次要去大甲媽祖廟拜拜(星期日)的前二晚(星期五),我因忙於工作未注意氣象報告,當晚有一位高雄的友人請吃飯,回家時在車上聽廣播,才知道明天會有強烈颱風直撲台灣而來,我心想:『那麼明天我就不能到台北上課了,可以睡晚一點。』,不料早晨五點四十五分我突然醒過來開始靈動,還莫名其妙的哭泣,直往樓下客廳走去,拿起搖控器轉到氣象台,看著衛星雲圖。電視上衛星雲圖是白茫茫一片,跟本看不到台灣。電視螢幕裏,還播報著前一個颱風是如何重創了台灣。在山區中,有好多躲在破舊房屋裏,用水桶、臉盆接水的民眾,又因山區道路被大雨沖壞無法通車,即將面臨斷糧的窘境,這下子我的眼淚掉的更厲害了。

之後「祂」又帶我往佛堂走,到了佛堂,開了門,跪著向著天空祈請諸佛菩薩、玉皇大帝、眾神明慈悲憐憫台灣可憐的眾生,請諸佛菩薩、玉皇大帝、眾神明讓此次的颱風能夠轉向,轉到海面上去,這一跪、一祈求將近一個小時,眼淚鼻涕把地板都弄濕了。後來聽到一個聲音對我說:「今早風雨會比較大,因為要將雲層移到海面上,到了中午就會出大太陽,明天你們到大甲廟拜拜時,才可以讓你們發揮,也讓此次要去拜拜的人能感受到神明力量的不可思議。」,聽完這段話,我才恢復正常。看時鐘才7點多,所以又去睡了個回籠覺。

醒來一想:『看看電視吧!不知颱風動向如何?』,一打開電視,畫面中一排斗大的字:怪颱南瑪都,侵台二小時突轉向。真的耶!到了中午,太陽高照,天氣好的不得了。

隔天我們就順利的出發,六台遊覽車浩浩蕩蕩的陣容真是不小。在車上每個人都覺得宮中的佛祖(台語,信眾稱的佛祖是觀世音菩薩)真的很靈,好保佑大家,是「祂」顯的神威,讓大家可以順利的去拜大甲媽。一如以往,到了目的地,宮主便開始像起乩一般抖動著,需要有兩位女信徒攙扶才得以行走。接著排列的就是會靈動的信徒,由有三太子靈的人開路。再來就是有觀音靈與媽祖靈的人,墊後的就是跟著去拜拜不會靈動的信徒。

每到一個廟宇都做著同樣的事,可是卻不會覺得厭煩,還樂在其中。縱使別人投以異樣的眼光也不覺得有什麼。更有甚者還會嚎啕大哭,哭得死去活來,面向神明,嘴裡講著「天語」,嘰哩咕嚕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一開始覺得奇怪問了宮主,她說:「因為很苦,她的靈在向神明祈求,讓她可以『出運』,不要再受苦。」,後來看多了,也就見怪不怪了。有了不可思議的神蹟顯現,我更加的沉迷其中。

之後,我也會說「天語」,那種感覺好像自己進步、更上一層樓。不僅如此,我還會用「天語」唱歌,而且曲調不是像其他人唱的歌仔戲調,或流行歌的曲調。聽到的人都讚美的不得了,都當成是真的天上仙女在唱歌,這下子我更迷戀了。

 

 


  • 0

第二章 滿天神佛的日子之四

四、迷戀「無形的世界」

除了靈動、講天語之外,還跟著靜坐。這個部份紓解我忙碌的工作與課業的壓力,所以一有時間,我也會到自家的佛堂靜坐。

有一天晚上正在靜坐的時候,聽到一個聲音對我說:「普陀山的南海觀音要見妳,妳要去普陀山一趟。」

我說:「好,我會去的。」,因為當時已快到農曆新年,所以我想:要去應該也是明年的事吧!隔天介紹一位陳先生到宮中請示,我因有事無法陪他一起去,所以打了電話給宮主,告訴他明天有位我介紹的陳先生要去請示,不知她在不在?宮主說:「我在,妳請他過來。」

接下來說的話,讓我覺得神奇又驚訝,她說:「昨晚佛祖說要我再到普陀山一趟,都快過年了,我以為忙完大甲媽的拜拜之後,就可清閒了,沒想到佛祖又派給我這個任務,我真怕信徒誤會我是用這個來賺錢的。」(那一年這個宮已辦了三次國外旅遊,浙江的普陀山也已去過。)

耶?怎麼跟我昨晚收到的訊息不謀而合。我順口接著說:「師姐,昨晚我在靜坐的時候,聽到菩薩說要我到普陀山一趟,我還以為是明年的事呢!」

宮主就說:「瞴知樣天上底敲轍啥會(台語)。」(意思是不知道天上在安排什麼事)

我安慰宮主幾句之後,才掛上了電話。

不久之後,宮壇裡的人連絡我要去浙江普陀山拜拜,問我要不要去?我一口氣便答應了。安排好目前的工作,我就又跟著她們飛到浙江的普陀山。第一站就是到南海觀世音菩薩那兒。因為是冬天,天氣非常的寒冷,還飄著濛濛的細雨,冷的直打哆嗦。南海觀世音菩薩的整座銅像,非常的莊嚴雄偉的站立在面海的廣場上。當我步上台階見到菩薩像時,突然雙腿一跪,也不管旁人異樣的眼光,淚眼娑婆的嚎啕大哭,邊哭邊爬到菩薩的面前。我哭到泣不成聲,為何會如此呢?因為心中想起自己造業犯罪,下生人間在這五濁惡世輪迴流轉,未能出離這生死苦海,心中哀戚,鼻頭一酸,眼淚就不由自主的嘩啦嘩啦的流洩出來,也不管當時的氣溫只有攝氏8度,這一跪,跪到大家要離開才起得來。

在南海觀世音菩薩那兒我收到的訊息,是祂要我好好的修持,以脫生死苦海並得到祂的加持。還有祂告訴我,跟在我身邊的這條靈,是在祂身邊修持的。這條靈在人間的時候是清朝的格格,是菩薩派祂來協助我修持,並與我共修的。我答應菩薩,我會好好的修,並感恩祂對我的愛戴與加持。

之後,到下一站-潮音洞的「不肯去觀音菩薩」那裡。這次因為快要過年了,而且天氣又不好,所以只有43位團員參加,其中還有幾位老菩薩。同樣的每到一個寺廟,宮主都會為參加的團員一個一個的拿香加持,有時也會為初次去就哭到不行的團員牽靈,其中有些是自願讓宮主牽靈的。當她在跟幫人加持或牽靈的時候,我們會與師兄、師姐一起談論彼此的經歷,感覺他們都很感恩有佛祖的加持,讓他們身體變好起來,似乎好像每個人都得到的是「靈光病」。有關「靈光病」的部份,宮主的解釋是:「靈逼體」。因為「靈」要出來發揮,你卻不讓祂出來,所以會難過。只要讓祂出來發揮,身體就會好了。喔!好像我一靈動之後身體也變好了,我似乎又抓到了一點印證。

最後一站是善財童子。到善財童子這一站時,已近傍晚天氣更冷。在善財童子處靜坐的時候,我又聽到一個聲音說:「我會將雲層移到海上,因為這趟有幾位老菩薩,身體若淋濕了會感冒,這樣會影響拜拜的行程。」

心念讓我知道這個聲音,是來自南海觀世音菩薩所說。我感謝祂,不過我的心中還是起了疑惑,心想:『這會不會是我的妄想?」

走出佛寺,要搭接泊車回飯店的時候,風好大好急,天上的雲也飛的好快好快,身上的衣服圍巾也被吹得噼哩啪啦作響。普陀山是位於海上的一座小島,島上有許許多多的佛寺,其中最大的是普濟寺。我們下榻的飯店與普濟寺很近,隔天清晨三點三十分,必須起床參加普濟寺的早課。步行到普濟寺需花十來分的路程,我刷牙洗臉完,拿了雨傘就跟著同團的人準備出發。一位師姐開玩笑的對我說:「妳太不給菩薩面子了,人家都跟妳說不會下雨了,妳還帶著雨傘。」(我有偷偷告訴她,菩薩跟我說的話)

我跟她說:「還是帶著好了。」

到了普濟寺,已經有很多出家眾在那裡準備做早課。普濟寺是不准靈動的,所以我們就配合著不靈動。雖然沒有靈動但我的頭好暈,又重的不得了,身體也在搖晃。早課結束後,要繞到後面另一殿拜拜,路經一尊白色大理石的觀自在菩薩,我抬起腳想要跨越門檻,跨越三次卻跨不過去,宮主與其他人都過去了,我卻還在那裡不曉得怎麼辦才好。宮主看到後就說:「跪下,觀自在菩薩有話要跟妳說,靜下來。」,我聽話照做,菩薩要告訴我什麼呢?當然又是妳要好好的修持與加持我的那些話。

一連五天在普陀山天氣雖冷,但都沒再下雨,直到我們上船要回浙江時,才又開始下雨,我心裡直覺得真不可思議!回家後的第一天早上,我頭暈到爬不起來,無法到公司上班,即使吃藥也不見起色, 足足在家躺了二天才好起來。當然,這件事我問了宮主,她說:「因為這次去的地方,神明的能力更強,所以祂們的加持能量更大。妳因為一下子接收太多,所以導致妳的身體一下子無法適應,待過幾天身體適應了就會好。」,怪怪!這下可好,連我在工作的時候,這條靈也會三不五時的來到我身上,讓我頭暈暈的好不難受。

我問宮主說:「怎麼會這樣?」

她說:「妳要跟祂溝通,告訴祂不可以這樣。」,我心想怎麼有神明這樣的,內心起了疑惑,難道神明不會顧慮別人有沒有在工作嗎?怎麼會想要來就來?

這會兒,宮主的解釋是:「因為有的是第一次下來人間,不曉得人間的作息,跟祂溝通幾次後祂就會曉得了。」,哦!是這樣子啊!我也不疑有它,就接受了這樣的解釋。

接下來的日子,除了勤奮於工作與課業外,我也經常跟她們跑靈山。足跡遍佈國內的各大廟,可以說足跡遍及全台。所到之處,不乏相同跑靈山的團體,有大有小。也曾經看過帶團體的頭頭帶的團員靈動的時候,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四二三四的。看在我們眼裡覺得他們怎麼這樣荒謬,那有靈動像在跳團體舞的。又有甚者,連乳臭未乾的小女生都能當起宮主,帶著五、六個大人在那邊嘰嘰哇哇的講一些聽不懂的話。手拿好幾支令旗在那邊煞有其事般的舞動著。還有見到身著各式各樣的服裝,有黃色、藍色、白色;也有穿著三太子服裝、鳳仙裝的;手裡拿長鎗、關刀、拂塵……的人,在那裡靈動著。每一個人的表情都好認真,動作也都好投入,每一個人在那當下似乎都變成天上的「神」。因為在那當下,自己覺得已化身為觀音、媽祖、九天玄女、何仙姑、三太子、玄天上帝、關公、二郎神了。

是啊!當我自己身在其中的時候,不也是如此嗎?當時我眼睛看著別人,覺得那些人很可笑、很荒謬,卻看不到自己比那些人更荒謬更可笑,更迷在當中。

 

 


  • 0

第二章 滿天神佛的日子之五

五、失去理智的判斷

迷戀似乎還無法形容當時的我,說坦白一點應該說沉淪。我把我對神明的景仰用在對人(宮主)的景仰。生活上一遇到需要做決定與取捨的時候,我一定先去請問宮中的「佛祖-騎龍觀世音菩薩」,包括投資的事情,凡此種種大大小小的事我都要請示神明。當時我眼中的「佛祖」是無所不能的。祂能幫我解惡迎善,讓我生活工作都如意,我也將我的朋友及家人帶入。似乎大多數人對於無形的力量都一知半解,人云亦云,只要冠上某某神明的稱號,披上某某神明的外衣,那麼對於從那個人嘴巴所說出來的話,都不會有太多的質疑。假若又有幾分的準確度時就更加的迷信於當中。我就是這樣的漸入泥沼無能自拔。

當這家宮壇人數越來越多後,透天厝的一樓,已容納不下每次辦菩薩慶典來此拜拜的信徒。所以這位宮主就說:「佛祖有交待要再找一塊地,要蓋廟。」

ㄟ?不是才買了後面另一間透天的房子嗎?當初不是也說是佛祖要買的嗎?結果還要再買地蓋廟。如果這樣,幹嘛要買後面那間透天的房子呢?把那些錢拿去買地不就好了嗎?更離譜的是,那位宮主居然要我們去簽大樂透,說什麼天公已經有撥錢下來,佛祖很慈悲,因為景氣不好不要拿信徒的錢。這財,是天公錢,所以呢要我們大家出個小錢去買樂透,只要靜下心來就可接收到佛祖給的訊息,也就是說會有號碼讓我們知道。喔!真的無言!這是我現在的想法。在那時疑惑歸疑惑,還是跟著大家去買樂透。真好笑!我第一次連怎麼買都不知道。買了四次,中了三次,但是金額都很小。不過我還是拿去給宮主,當作要蓋廟的基金。

當初那位宮主說:「簽到的,扣掉本錢要拿到宮裡去,那是要給佛祖蓋廟用的。」

當時我心想:『既然妳們三姐妹都會跟佛祖溝通,幹嘛不叫佛祖直接告訴妳們號碼就好,為什麼要大費周章的要大家去買樂透?』

我也問了宮主,她說:「這要有福氣的人才能夠得到。」

啊?是這樣嗎?我越想越覺得奇怪!事後自己想想,在那當中我忽略掉一些在我身邊所發生的事。比如說,宮主的其中一位姐姐(是宮中主事者之一,算是桌頭),是個愛抽煙、眼睛長在頭頂上、在宮中搬弄是非、話人長短之人,對宮裡供獻的多她就多瞧你一眼,若是沒有,她頭都懶得抬起來看你一下。當有人跟我抱怨她的種種之時,我也會照著宮主的話說:「來此拜拜,拜的是菩薩,人的事就不要管她,她的個性就是改不了,所以身體才會那麼的糟糕,因為被『佛祖』處罰。」

更離譜的是,出去拜拜下車休息的時候,都看到她那位愛抽煙的姐姐,跟一群年輕的女孩子們圍在那裡抽煙。晚上用餐時還高梁、啤酒一罐一罐的來。之後才知道,她們是在特殊場所工作的,雖然心理覺得不好,但想想或許是因為她們工作的關係,一下子改不了舊有的習慣吧!後來相處時間久了,偶然發現到那位宮主竟然用「佛祖」的力量,幫那些在特殊工作場所的女孩釣金龜婿,也不管對方有沒有太太,只要能拿出錢來給她們買房子買車子就好。這下我覺得不太對勁,怎會這樣?這事我問了宮主,她的說詞是:「這些都是苦命女,妳不讓她們在年輕時,多跟那些男人多拿點錢,到老的時候要怎麼辦,況且那些男人妳不給他拿,他一樣拿去給別人。」

喔喔!這是那門子的歪理?可是當事不關己時,總是痲痺沒感覺,雖然覺得有錯,可是卻也沒在意。直到有一天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才恍然大悟。

 

 


  • 0

第二章 滿天神佛的日子之六

六、信心的破滅

那天是觀音菩薩的聖誕,宮裡來了好多好多人,我也跟著忙進忙出的。後來輪到我與「佛祖」溝通,就是用天語跟那位宮主對話,對話完她會解釋剛才對話的內容。她跟我說:「佛祖有看了一塊地,她去看了之後很滿意,這塊地是法拍地需要全額資金才能去標售。妳呢,在五天後,會有一位嘉義市很有錢的人來與妳相識,妳要帶他來佛祖這邊。」

我說:「帶他來佛祖這邊拜拜,可以啊!」

可是宮主又說:「妳必需跟他發展男女朋友的關係。」

我說:「我不要,為什麼要跟他發展成男女朋友的關係?」

宮主說:「如果不這樣,他怎麼會拿得出錢 來幫佛祖蓋廟。」

我說:「我不要,為什麼只選我。」

宮主又說:「不只是我,宮裡面她選了九個,而且妳欠佛祖很多。」

我又回答:「若我欠佛祖很多,我可以用其他的來還,我就是不要這樣。」,後來另一位師姐示意我不要再僵持下去,因為人很多,我才退離。

回家之後,我把宮主要我喝的符水丟掉,我躺在床上,心裡有很大的挫折感,我不相信菩薩會說出這樣的話。我認為那位宮主已經利慾薰心走偏掉了,當下我就下了決定絕不再踏進那家宮壇。事後證明,當初由她口中對我說是貴人的人,不僅不是我的貴人,還讓我變成「跪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跪人」。

當初請示說:「是否可以投資?」

宮主回答說:「可以,會很成功。」

我因有多次的應驗所以不疑有他,就跟進投資了三次。但這次的投資卻讓我賠掉了大部份的積蓄。如此的打擊,讓我不敢再隨便的親近宮壇。我也因投資失利的事情,辭去高雄的工作。

 

 


  • 0

第二章 滿天神佛的日子之七

七、到處跑宮壇,引起我想一窺無形世界的好奇心

辭掉了高雄的工作,因而在家的時間變得很充裕,所以在佛堂拜菩薩的時間也很多,一到佛堂,靈駕又開始說起「天語」,嘰哩咕嚕的說個不停。有一天,我好生氣,我跟祂說:「要嘛,說我聽得懂的,說這讓人聽不懂的,就乾脆不要說。」

ㄟ!祂停下來了,突然心中聽到一個聲音:「靜心、靜心」。

我說:「我每天都來這邊靜坐,我怎會沒有靜心。」

後來同在那個宮壇的好朋友,跟我說高雄有一位老師很靈,她想帶我去。我因有上一次的經驗不敢隨便接近,但又經不起她的推荐,所以想了想,去看看好了。這間宮壇是位在鳳山市的一處透天房子,寫著問事、諮詢,宮主是一位男老師。我去了之後,發現他並沒有像幫其他人一樣,用七個字的詞來解說我所問的事。他只是教我唸「南無阿彌陀佛」。每一個字要深吸一口氣之後,再唸出聲來直到肚子的氣用完,再用同樣的方法唸第二個字,如此類推。他說只要這樣做妳的心就會靜下來,然後你就會寫出祂的訊息。回家之後,我便用這個方法下去試。結果腦海裡真的跑出一句一句七個字的話來。我約朋友一起把我寫的東西拿去給宮主看,因為宮主說寫完要拿到他那裡蓋上神明的章。

第二次去也約了朋友一起去,因為我的心中還是有戒心。我將寫的東西拿給宮主看,問他說:「為什麼你都有幫別人批,為什麼沒有幫我批呢?」

他居然跟我說:「妳寫的就是我寫的,妳是我分出去的一個翻譯機。」,包括我朋友也是他分出去的一台翻譯機。

他說:「透過用寫的方式再拿去他那裡蓋了神明的章後稟告上天,就可了業。」,再聽他講一些有的沒有的之後,繳了六百元(諮詢費)。

我的朋友說要請他一起吃飯,過程中我觀察到他的眼睛飄來飄去的,讓我覺得很不好。後來朋友邀我再去,我拒絕了,並告訴她:「此人非是善類,自己要注意。」,經過三個月後,我已經可以用七字句寫出我要跟菩薩溝通的事,不過還是會卡卡的,並不是很順暢。有些可以印證,有些卻不準。

二00七年五月的時候,也是同樣透過在之前宮壇的朋友,認識了另一位宮主。朋友跟我說:「那位宮主很慈悲,是在教人開宮辦事的,功力很好,就在永康。」,經他的介紹,我就想去看看到底是如何的不得了。

那時,我只要去到有神明的地方,頭就開始暈。如果那個地方可以靈動,也會自動的靈動。那麼長的時間以來都是如此,這也讓我深覺困擾。同樣的,人還沒到,還在車上,我的頭又開始暈了,去到她那裡簡直暈到不行。當輪到我時,她劈頭就跟我說:「妳知不知道妳有很多東西,寄在別人那邊都沒有拿。」

我說:「別人是誰?東西又是什麼?」

宮主說:「妳是要領旨令的人,而且也有很多神明的法寶要給妳,妳必須去拿,因為寄在那裡已經很久了。」

拿?去那裡拿?

她跟我說:「寶湖宮地母娘娘那裡。」

問完後,我坐在那裡等朋友,突然我的雙眼重的像吊了秤砣一般,就自然閉起,雖然眼睛閉著,但眼前卻出現一支拂塵。我就問:「為什麼會有一支拂塵。」

宮主回答說:「那是地母要給妳的。」

後來又出現九天玄女娘娘,我又問:「妳們這邊沒有供奉九天玄女娘娘,為什麼我的眼前出現九天玄女娘娘?」

她又回答說:「妳看我們牆上所貼本宮所供奉的神明,是不是有九天玄女娘娘?她的金身隔幾天才會到。」,我一看,耶!倒像她說的,是有九天玄女娘娘。心想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就跟著師兄、師姐約好一起到寶湖宮地母娘娘那裡領旨、接寶了。

隔天我們驅車前往寶湖宮,到了那邊先拜了地母娘娘。我靜下心來請示地母娘娘可有什麼要賜給我的,地母娘娘就把一支拂塵給了我。然後到地母身邊的金母拜拜的時候,我聽到金母跟我說:「樓上的九天玄女會給你寶物。」

我第一次到寶湖宮,根本不知道樓上有沒有九天玄女娘娘,心想:『上去看看就知道了。』,上樓一看,真的有供奉九天玄女娘娘。去到樓上又是一番的靈動,同行的師兄、師姐也一起靈動起來。通常我一靈動起來都要好久的時間。這是在當時與同行的人比較來說,若與現在比起來,那只是蘭三(零頭)。在那裡我得到的寶,是九天玄女娘娘手中的寶劍與腰間的鞭。後來到玉皇上帝那裡,看到同行的師姐雙手伸直向上,好像捧著一個好重的東西,還看見她的手在發抖。事後問她為什麼如此,她說她接到「玉旨」。這塊匾好大所以很重,她簡直抬不起來。我聽了之後,我也跟著加入,但當時到底有沒有領到,情形如何,現在也已忘光了,倒是對於那位師姐的事印象深刻。回程的途中,我們興高采烈的談論剛才的種種神奇事情,感覺好像真的有那麼一回事。同行的一位師姐說:「我們必須再到那位宮主那裡,我想要再去請示。」,所以又一同去了那位宮主那邊。現在說來,真覺得好笑,也覺得自己真是有夠蠢(應該說笨的像豬)。因為那位師姐說:「要去請菩薩確認自己有沒有接到。」

有沒有接到?那剛剛說的那麼真實的事蹟,難道是幻覺?在當時我竟然忽略了這麼重要的蛛絲馬跡,還跟著隨之起舞。

去到那位宮主那兒,她說:「都有接到了喔!接很多喔!當初我接到要用『拖拉庫』來載。」,現在想起來還真覺得無言,不過在當時是信以為真的,因為明明我不曾去過寶湖宮,我根本不知道有供奉九天玄女娘娘,瑤池金母跟我說的也真的有印證,所以就信以為真。有了這樣的經驗後,我就又陷入想要一窺無形世界面貌的漩渦。

 

 


  • 2

第二章 滿天神佛的日子之八

八、迷於自我想像的神奇感應

當時的我比一般人多那麼一點跟無形世界接觸的經驗。無形世界,我絕對肯定祂們的存在。「無形世界」對我來說,就像一位科學家想要一探其他星球奧秘般的那樣具有吸引力。為了達成探究的目的,沒有其他的方法,我只有自己去經驗。對於後來認識的那位宮主,我並沒有像對之前的那位一樣,完全的相信。應該是受過傷後很自然的防衛心使然吧!接下來又是一連串的跑廟拜拜,只不過這位宮主是不與我們出門的,她只交代一位從她宮那邊分出去的另一位宮主帶我們去會「五母」、「接寶」、「過三關」、「開天眼」。

剛開始是以我為主,其他二位是陪我出門看熱鬧的,在這過程當中又因為發生種種不可思議的事情,讓我與其他三人都更加的相信確實有那麼一回事。(不過現在回想起來,是我們都只抓住準的部分,不準的都嘛忽略掉,所談的都侷限在很神奇的部份。)

舉例來說,「過三關」是到旗山的三間觀音廟。到第一間觀音廟拜拜的時候,藍天白雲,天氣晴朗。拜到福德正神賜我財寶後,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等我拜完要去化金紙時,雨馬上停止。第一次覺得是偶然,到第二間時也一樣覺得怎麼這麼巧,到第三間時又一樣,同一天發生三次同樣的事情。哇!這下可不得了,同行的師兄、師姐都嘖嘖稱奇,回去之後跟宮裡的師兄、師姐可有得聊了。是啊!就是這樣,就是就樣的感應才害死人,就是這樣,所以又迷進去了(重申│這是認清之後,現在的覺醒)。

說到「接寶」,因為有了上一次看見那位師姐接「玉旨」,接到手發抖的經驗,輪到自己時,也覺得接到的時候真的會重。更離譜的是,因為聽到那位宮主說:「她都嘛接到要用『拖拉庫』來載。」,所以心中就想:『那我應該也是一樣。』,因為宮主曾說:「你有好多東西寄在神明那裡。」,所以每到一個廟去拜拜,都嘛要接很多回來。好笑的是,那位宮主還跟我說:「接回來後,要交給家中的神明保管。」

後來有一位家中沒有供奉神明的師姐說:「那沒有供奉神明的要怎麼辦?」

那位宮主說:「妳就先帶著,反正又不會重。」

我也因為覺得真的有感受到,所以又把一群朋友帶進這家宮壇,沒有多久這家宮壇每晚都門庭若市。忘了提及,最先剛去時,宮主跟我說:「妳的三條靈是觀音、九天玄女、驪山老母。」,原本在前一個宮壇都只有一條靈,現在來到這邊,都變成每個人有三條靈。因為也無法求證,她要我們靈動,口令一下,下觀音時,我們就會做起觀音的動作;下九天玄女時,就會有九天玄女的動作;下驪山老母時,就又變成一個老人家,彎著腰拄著柺杖。這些都是真實發生在我們的身上。

對於這位宮主的言行我很不認同,也一直疑惑,為什麼神明會用這樣的乩來當祂的代言人?她跟我們說起她為什麼會辦事的因由:她說她小時候就可以看見,很早神明就要找她來辦事,但因為怕當乩童,所以就轉信基督教,最後被「考磨」到進出醫院十幾次。醫生宣佈無能為力後,戴著氧氣罩回家。回家後,她因走投無路了,所以就舉手向天跟「觀音媽」說:「我甘願啦!」,不久她就見到有好幾尊神明來幫她醫治,醒來之後病就好了。

她還言之鑿鑿的說:「她跟她老公說:『她的病好了。』,老公不信,她就站在床上,彈跳給她老公看,表示她好了。」,後來她就專心在家靜坐。「觀音媽」還會從神像上走下來教她,並傳授她如何辦事,她所有一切都是「觀音媽」一手所教。這些過程,聽的我們一愣一愣的,覺得還真神奇。但更神奇的是,她都會看見無形的。晚上她辦事時,我們都會在那裡觀摩。她的辦事方式是在B4的黃紙上,用毛筆沾紅朱砂寫下一行一行看不懂的符號,然後再由符號當中去解釋對方所問的問題。當時覺得她很厲害,都看得懂那些「天文」。還有,她可以看見來問事的人,身上有跟著他的祖先,或是拿掉的嬰靈。這個部份,倒是有好幾次的印證。宮主會說:「這個跟在你身邊的祖先長得如何如何,他是怎麼死的;或是你家有『倒房的』要討子孫,她會說是父親那一代的,或祖父那一代的,小時就過世,或長大沒結婚就過世的。」

我們只在旁邊聽,都覺得好厲害,所以就真的相信她看得見無形的。因此一傳十,十傳百,每天都有好多人去她那裡請示「觀音媽」。但我發覺怎麼帶去的人,十個有九個都是要靈修的,都要「牽靈」。然後,那位宮主會告訴她(他)是那三條靈。比如說男的,她會說有玄天上帝、孚佑帝君、關公;女的就說媽祖、觀音、臨水夫人。除了帶動他們靈動之外,還要吃她開的符令,來幫助他們會說「天語」。這些人一段時間後,她就會要他們的靈出來「開文」-就是用毛筆寫出像蚯蚓般的字。寫完她就會看出「靈」所寫的意思是什麼,也就是要交代何種訊息給這個寫出的人。我也跟著湊熱鬧,還寫的像有那麼一回事的。喔!還有的就是去會五母的時候,每個人都要手持九朵蓮花,在五母面前做一個儀式。

宮主說:「林隴無自在(意思是我們很容易動不動就讓自己靈動起來。」,她說這叫│無自在,必需要「轉靈台」。這個儀式就是拜完五母後,每個人手持九朵蓮花開始靈動。這九朵蓮花還必須在頭上繞圈圈,然後嘴裡唸著:「九品蓮花轉靈台,轉自在,凡骨轉聖骨。」,繞完後,再點上九種顏色的蠟燭,圍成一個圈圈,坐在裡面,然後選一個腦海裡浮出的顏色吹熄,再將其它蠟燭一個個吹熄走出來。(現在想來真是不堪回首,自己怎麼這麼笨啊!看倌,我可是要有很大的勇氣才敢寫出來,不然你想想,有誰願意讓人家知道自己原來這麼蠢過,您說,我是不是很有勇氣。)

之後雖然沒有去到廟裡就會出現靈動的現象,不過頭還是照常的暈。

後來宮主說:「妳們已會完五母, 該會的已差不多會了,該接的也接了,那麼要修行的人就應該要渡祖先。」,她的意思是,自己修上去了,為人子孫的那有看自己的祖先在受苦的,所以必須要渡化他們。喔!也對,是應該的。那要怎麼渡呢?

宮主說:「請觀音媽作主,調祖先來此,請示需要什麼。」,好啊!宮主就開始唸:○家祖先,巾衣白錢要幾朵?庫錢要幾仟萬?九金九銀要多少?往生蓮花要幾朵?法船要幾艘?衣服冬夏要各幾套?宮主唸完後,擲杯確認,再來確認是要到東獄大帝那裡?還是要到城隍廟那邊辦理?看好日子後,宮主會寫好疏文帶我們去。當然,宮主出門是一定要給紅包的。如此這般,我們這一班人每個人都照辦。

 

 


國外匯款資料

問事及參加藥師點燈,皆可使用西聯匯款(WESTERN UNION)
收款人(Receiver)
1、名字(First name): LIN CHIAN
2、姓(Last name): LEE
3、地址(Address): No.162, Pingyun St., Xiaogang Dist., Kaohsiung City 812, Taiwan (R.O.C.)
4、聯絡電話(Telephone no.):0921217640
→→西聯網址請點我←←

LINE 問事服務

週六通靈課程

報名專線:0921-217-640‧李霖皘

補福運

歡迎LINE諮詢(加入ID:lee162)

站內搜尋

電子郵件訂閱網站

請輸入你的e-mail訂閱網站新文章

玄妙天宮問事資訊

行動電話:0921-217640 【Line ID:lee162】
問事時間: 每週六、日 (2:30pm - 5:30pm)
務必事先預約

聯絡我們

洽詢專線:0921-217-640‧李霖皘

歡迎利用玄妙天宮私密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