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08藥師經講記上課第十七堂課

  • 0

2013/09/08藥師經講記上課第十七堂課

藥師經-第十七、十八堂課講義

緣起

緣起,是佛教的基本理論,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證悟真理,他所證悟的就是緣起。不過佛陀最初證悟的緣起,是有情生命流轉的緣起。像 <過去現在因果經> 中說:

「爾時菩薩,至第三夜,觀眾生性,以何因緣,而有老死,即知老死,以生為本;若離於生,則無老死。又復此生,不從天生,不從自生,非無緣生,從因緣生、、、、、、」這就是因緣二字的來源。

因緣、簡稱為緣起或緣生。什麼是緣起或緣生呢?在 <阿含經> 中這麼說:「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 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又說:「譬如有兩根束蘆,互相依倚才能植立。朋友們,緣名色而有識,緣識而有名色; 此生則彼生,此滅則彼滅,正復如是。朋友們,兩根束蘆,拿去這根,那根便豎不起來,拿去那根,這根便豎不起來,名色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滅,正復如是。」

名色和識互相依存,才有生命體的存在。所以因緣二字,簡單的說,就是組成一切事物的關係和條件。生命體的存在,是以名色和識互相依存而有的。但其存在,有其前因後果的依存關係(因果關係),也有識和名色 (精神主體和物質性身體) 同時的依存關係。這異時的因果和同時的依存關係,就叫做因緣。不過最早的因緣——即緣起,是生命流轉的緣起,到後來則擴大到萬法生滅變化的緣起。譬如 <入楞伽經> 中說:

「大慧,一切法因緣生有二種,謂內及外。外者謂以泥團、水、杖、輪、繩、人工等緣合成瓶、泥缽,草席、種芽、酪酥亦復如是,各外緣前後轉生; 內者謂無明、愛、業等生蘊、處、界法,是謂內緣起,此但愚夫之所分別。」內緣起,是有情生命流轉緣起,即是佛法中的「十二緣生」,也就是:「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

外緣起,是萬法生滅的緣起,最普通的例子,就是以麥種豆種為因,以陽光、雨露、及人工等為緣,就有麥子豆子的生起; 以泥土調水及工具為因,就有瓶、缽的生起。生起起要仗因托緣,變異、壞滅也要仗因托緣,仗因托緣,就是仗依生起此法的因素和條件。一切法是依賴因素條件組合而有,所以一切法只是現象,不是「本體」。一切法受到因素條件 (因緣) 的變異而有變化,所以一切法無自性 (沒有固定之性) 。無自性又稱性空,此稱之為「緣起性空」。

萬法離不開緣起,大致說,這就是緣起。

 

「由諸業習氣,二取習氣具,前異熟既盡,復生餘異熟。」

上面四句偈語的重點,在說明生死相續起於內因,非關外緣。生死輪迴,起於造業,業就是行為的後果,行為有身、口、意三行,而以意行為主導。由於與意識相應的思心所(五、思心所:思是意志作用,成唯識論曰:「謂令心造作為性,於善品等役心為業。」故思的自性,只是造作,以其造作的力用與心相應,使心於種種善惡之境,作出種種善惡的業用,這即是身、口、意三業中的意業。心識之生,由作意而至於思,思以審慮思、決定思、動發勝思三思之後,則善惡之念已經形成,而付之於行動,已不能中止了。由此而至於別境,就是必作之心了。)的造作,而有種種或善、惡的業,這就是「諸業」。習氣,是當造業時其氣分回薰藏識,留下了類似於本業的功能,此功能亦名習氣,也就是種子的異名。合有漏的善、不善等種子,即稱「諸業習氣」。業是來自與前六識相應的思心所的造作,思心所與善法相應,即造作下種種善業;思心所與惡法相應,即造作下種種惡業。由善惡業所薰習的種子,稱為業種子,業種子又名 「有支習氣」。

「二取習氣俱」 ,二取、即能取與所取。能取即是見分(見分的見,是能「了別」——瞭解分別的作用,也就是我們認識作用的一部分。),所取即是相分(相分的相,就是世間萬法—世間各種事物的形相。相分的分,是一部分的意思。因此,所謂相分,就是識體上事物形相的一部分。)。取是取著,這二取,都是思想上的一種執著——執見分為實我,執相分為實法,時間長久了,就成為習氣。生死相續,由於習氣,習氣總結為三種,一是名言習氣,二是我執習氣,三是有支習氣。諸業習氣的薰習的業種子,與二取習氣薰習的二取種子,同時儲藏於第八識中。在業習氣與二取習氣同俱的情況下,而有 「異熟果」(異熟果: 這是有情生命流轉的果,有情以其善惡行為所造作的業因,導致來生三界六道的苦樂之果。其實異熟果就是眾生的第八識,第八識又名異熟識,舊譯為果報識,所以稱為生命流轉的果體。)的生起。這其間,二取習氣是生起異熟果的親因,業習氣是生起異熟果的助緣。茲將三種習氣意義再加以詮釋:

一、 名言習氣:名言即名稱言說,有情世間,為了表達思想,構通意見,不免有名稱言說。薰習既久,就成為習氣。凡表示意義的語言文字,稱為表義名言;凡了別境界,用名言描述形容者,稱顯境名言。這兩種各名言所薰成的種子,貯藏於第八識中,成為一種潛伏的勢力,此即為生起諸法的親因緣。

二、 我執習氣:這是一種執有實我的執著,我執有二種,一為俱生我執,是先天與生俱有的;一是分別我執,是後天分別生起者。這兩種習氣,六七兩識都有,起源於與四煩惱常俱的第七識,故第七識為我執習氣的根本。此我執習氣,也是生死之因。

三、 有支習氣:有支即十二有支,有支習氣即是業習氣,支者因義,為三有 (三界)之因,能招感三界異熟果,下文將詳述。

以上三種習氣,名言及我執習氣,屬於二取習氣,感的是等流果(等流果: 由因流出果,由本流出末,謂之等流。第八識中的善種子生善的現行,從惡種子生惡的現行,種子是因,現行是果,此果是等流果。);有支習氣即諸業習氣,感的是異熟果。

「前異熟既盡,復生餘異熟。」

由於業習氣與二取習氣,而招感異熟果 (即生死輪迴的阿賴耶識) 的生起,但當一期生命告終,由於業習氣與二取習氣薰成的種子,又招感來世的異熟果。如此輾展相生,就是有情生死相續的緣由。

現在以十二有支的惑、業、苦,來說明有情生死相續的情形:

一、無明支:無明即愚癡,即迷暗不明。此無明與第六識相應,就是能造作善惡業的愚癡無明。這是十二緣起的第一支,人生的一切痛苦煩惱,皆由此而生起。

無明,是從它不知與障礙真知方面說的;若從它所見的方面說,就是錯誤與倒執。因不真知的無知倒執,愛、見、慢等煩惱,就都紛紛的起來,發動身、口、意或善、或惡的行為。生死的狂流,就在這樣的情形下,無限止的奔放。無明是根本的妄執。

二、行支:行是造作的意思,是以無明而生起的蒙昧的意志活動,這種活動 (行) 的後果就是業。無明與行二支,亦可解釋為過去世之惑,是過去世所造的業。

行、是行為,經裡說是身行、口行 、意行。若再進一步探求行業的因,就發見了生死的根本──無明。無明、就是無知。但它不是木石般的無知,它確是能知的心用,不過因它所見的不正確,反而障礙了真實的智慧,不能通達人生的真諦。

三、識支:識是認識作用,是精神作用的主體,也是業力寄託的所在,為生命輪迴的主體。此支在無所其明的蒙昧意志活動下,納識成胎,此即一期生命的開始。

納識成胎

第八識是無始以來、無終以後,一直存在。它無所從來,亦無所從去,此識是有情業力寄託的所在,是生死輪迴的主體,是三界的總報主。

每當一期生命結束的時候,前七識的功能隱沒,不起現行,第八識最後離開身體,至此命根即不存在,生命宣告結束。

<雜寶藏經> 有偈以明六道差別,偈云:「頂聖眼生天,人心餓鬼腹,旁生膝蓋離,地獄腳板出。」

當第八識離開肉體,成為中陰身(前世死的瞬間,至次世受生的剎那的中間時期。中有身即識身,乃由意所生之化生之化生身,非由精血等外緣所成,又稱為意生身。)時,無明種子仍一念執著,蠢蠢欲動,以其過去業力之牽引,於冥闇中遙見一片光明——淫光,與其有父母緣者正在行淫。 <瑜伽師地論> 卷一稱:「、、、父母及子有相感業方入母胎。又彼中有欲入胎時,心即顛倒,若是男者於母生愛於父生憎,若是女者於父生愛於母生憎,於過去生所造諸業,而起妄想作邪解心、、、其時中有作此念已即入母胎,應知受胎名羯羅藍。」 羯羅藍 :父母兩精初和合凝結者,為胚、胎之義。即託胎以後初七日間之狀態。(參考胎內五位)

生命的開始,是由男女精子卵子結合、成為受精卵的一剎那,即「納識成胎」。

上面說的識支,或者最初入胎識,或是對境覺知的六識。

但識為什麼會入胎?為什麼入此胎而不入彼胎?為什麼在這有情身上起滅而不在另一有情身中?要解釋這些,所以又舉出行緣識。意思說:這是前生行為的結果,因前生行為所創造,所準備的生命潛流,得到了三事和合的條件,新生命就瞥然再現。依止過去行業的性質,自己規定和再造未來的身分;又依所招感的根身,才現起了能知的六識。

四、名色支:名色即是五蘊,是精神與物質 (心識與色身) 的合稱。色蘊即地、水、火、風四大,名即受、想、行、識四無色蘊,這是第八識「納識成胎」後,在母胎中由受精卵起、至六根未具以前的名稱 (在五七日以內) 。在此位中,未具人形,狀如息肉,故稱名色。

五蘊:1色蘊,即一切色法之類聚(物質)。2受蘊,苦、樂、捨、眼觸等所生之諸受。(感受)3想蘊,眼觸等所生之諸想。(知覺)4行蘊,除色、受、想、識外之一切有為法,亦即意志與心之作用。(思心所)5識蘊,即眼識等諸識之各類聚。(我人認識作用的主體)

五、六入支:入亦名處,即十二處中的內六處、也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六根。這是由名色支發育成胎兒,六根具備,到出生之前這一階段的名稱。(五七日至三十八個七日-出生之時-在2丶3個月後)

處是生長門義,由根為識的所依,令識得生。第三支的識,指第八識;六入中的識,指第六識。

六、觸支:觸者接觸,內六根對外六境而生六識,曰觸,這是認識作用的開始。

嬰兒初生,天真未鑿,愛憎分別之心尚不分明,根境相對,對境的感覺不曰識而曰觸。(嬰兒時期-2丶3歳的時候)

<分別緣起經> 曰:「云何六觸身,眼觸、耳觸、乃至意觸。」

七、受支:受者領納,即是感受,受有三種,苦受、樂受、捨受,若加憂、喜二受,稱為五受。幼兒年齡漸長,有了分別心,六識對六境,就有了苦樂愛憎的感受。 (幼年少年時期-6丶7歲的時候)

對苦受厭憎,對樂受貪著,結念不捨,而引起下支的愛。

<分別緣起經> 曰:  「受有三種,謂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

八、 愛支:愛是貪的異名,也與欲字同義。兒童發育成人,生理成熟,「貪妙資具淫欲現行。」就是有了性欲的需要,同時,盲目的追求、佔有之欲也日益熾盛。(10歲以後)

<大乘義章 > 曰:「貪染名愛」。

<涅槃經> 曰:「習近五欲,是名為愛。」

九、 取支:取者攫取,執持不捨。

<十地經> 稱「愛增名取」,是以貪為體,以愛為緣。由貪心熾盛,對於色、聲、香、味、觸五塵,財、色、名、食、睡五欲,周遍弛求,執著不捨。(成人以後)

十、有支:有是生命的存在,是行為的後果,有也就是業。由感受而有愛憎 (受緣愛) ,由愛憎而有取捨 (愛緣取) ,而取就是攫取、執持、佔有,由而積集種種善惡之業,而業力能引生後有的苦果。

十一、生支:有即是業,既有業因,必成業果 (異熟果) ,這業果就是生 (轉生) 。也就是第八阿賴耶識,受業力牽引,在三界五趣中輪迴。

十二、 老死支:業力是生之因,而老死就是生之果。

<佛說稻芉經>曰:「住世衰變故名為老,最後敗壞故名為死;追感往事,言聲哀蹙,名為憂苦;事來逼身,是名苦惱;追思相續,故名為悲,煩惱纏縛,故名為惱。」唯死後業識不滅,無明仍在,在業力牽引下再去投胎受生,開始另一期生命的輪迴。

小乘佛教以十二有支為「三世兩重因果」,即無明與行二支,是過去世的因,識、名色、六入、觸、受五支是現在世的果,這是一重因果;愛、取、有三支,是現在世的因,生與老死二支是未來世的果,這又是一重因果。過去的無明 (惑) 、 行 (業) ,和現在的愛、取 (惑)、有 (業) ,同是惑業,為能感之因,現在侍的識等五支,和未來的生、老死二支,同是所感的苦果,這樣亦成為三世兩重因果,以此遮去斷常二見,故生死相續,輪迴無窮。

 

流轉門:說明六道凡夫輪迴生死的相狀,凡夫生死是無窮盡的,就像河水的流動不息,車輪的旋轉不停,所以稱作流轉生死門。即生死相續不斷,而輾轉於三界、六道之輪迴。

還滅門:是聖人解脫生死的法門,聖人只要依法修行,最後就能滅除煩惱,度脫生死,還歸到涅槃的真性,所以稱為還滅涅槃門。如從迷界,而進入涅槃,即稱還滅。

若自有情生存之價值與意義方面觀察十二緣起之意義,則指人類生存之苦惱如何成立(流轉門),又如何滅除苦惱而至證悟(還滅門)。

即有情之生存(有)乃由識(精神之主體)之活動開始,識之活動成為生活經驗(行),復由活動之蓄積形成識之內容。

然識之活動乃識透過感覺器官(眼、耳、鼻、舌、身、意六處)接觸認識之對象(即一切心、物〔名色〕),此係主觀上感受之事。凡夫之識以無明(對佛教真理無自覺)為內相,以渴愛(求無厭之我欲)為外相,渴愛即識之根本相,且發展而取一切為我,成為我執(取),故由此染污識之活動所薰習之識,必應經驗生、老、死等所代表之人間苦、無常苦。反之,聖者因滅無明及渴愛,故人間苦亦滅。


Leave a Reply

週日「靜心消業增福」課程

報名專線:0921-217-640‧李霖皘

LINE 問事服務

補福運

歡迎LINE諮詢(加入ID:lee162)

站內搜尋

電子郵件訂閱網站

請輸入你的e-mail訂閱網站新文章

問事時間和聯絡資訊

行動電話:0921-217640 【Line ID:lee162】
問事時間: 每週六、日 (2:30pm - 5:30pm)
務必事先預約

歡迎利用玄妙天宮私密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