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1藥師經講記上課第十六堂課

  • 0

2013/08/11藥師經講記上課第十六堂課

藥師經-第十六堂課講義

何謂因緣?

因與緣,佛陀不曾有嚴格的界說。但從相對的差別說:因約特性(原料)說,緣約力用(工具)說;因指主要的,緣指一般的。因緣可以總論,即每一法的生起,必須具備某些條件;凡是能為生起某法的條件,就稱為此法的因緣。不但是生起,就是某一法的否定──滅而不存在,也不是自然的,也需要具備種種障礙或破壞的條件,這也可說是因緣。

佛法所說的集──生與滅,都依於因緣。這是在說明世間是什麼,為什麼生起,怎樣才會滅去。從這生滅因緣的把握中,指導人去怎樣實行,達到目的。人生現有的痛苦困難,要追求痛苦的原因,知道了痛苦的原因,即知道沒有此因,困苦即會消滅。但這非求得對治此困苦的方法不可,如害病求醫,先要從病象而測知病因,然後再以對治病因的藥方,使病者吃下,才能痊愈。因此,學佛的有首先推究因緣的必要。知道了世間困苦的所以生,所以滅的條件,才能合理的解決他,使應生的生起,應滅的滅除。

 

四聖諦

苦集滅道,就是苦諦、集諦、滅諦、道諦四諦法門,也叫四聖諦。

諦者,乃真實無虛假之意,即「真理」也。

佛陀初成道時,至鹿野苑為五比丘說四聖締:悉達多太子離該王宮出家,其父親淨飯王大驚,就遣使追還,但因太子發心堅固,王就從王師中選出憍陳如等五人,伴隨侍奉太子學道,此五人於是和太子共修苦行。太子六年苦行,未能達到解脫,所以便放棄苦行,到尼連禪河沐浴,並接受牧羊女乳粥的供養,憍陳如等五人以為太子退失道心,於是離開太子,赴鹿野苑苦行林繼續苦修。釋尊成道後,心念此五人,應當先度脫,所以到鹿野苑為說四聖諦、八正道、布施、持戒、生天等法,令得法眼淨。五人之中,憍陳如與阿說示為釋尊母系之親屬,餘三人為釋尊父系之親屬。

 

四諦法包含兩重因果:

一是世間因果,即苦、集二諦。苦諦是世間果,集諦是世間因。

二是出世間因果,即滅、道二諦。滅諦為出世間果,道諦為出世間因。

若明白了四聖諦的教理,就可以知苦而斷集、慕滅而修道,以致了脫分段生死,超出三界,而得滅諦涅槃之樂果。

 

下面我們具體地講一下:

一、苦諦為什麼被稱之為世間果呢?因為它是綜合了三界內一切眾生所受的生死諸苦果而說的,並歸納為三種苦:苦苦、樂苦和行苦。

1、「苦苦」是指身心受到摧殘,苦上加苦、雪上加霜、痛苦難熬、痛不欲生時,所受的苦。如:地獄、餓鬼、畜生三惡道所受的苦,謂之苦苦。

2、「樂苦」是樂境失去後所感受到的苦,樂非永恒,樂壞苦生,故名樂苦,又名壞苦。如:天人雖然比我們世間人快樂舒服得多,壽命也長得多,但終有盡期,仍有生死之苦。死了之後,根據其行為的優劣、善惡的多少,還是要下來受苦的,這就是樂苦。

3、「行苦」是諸行無常、遷流不息,沒有什麼痛苦感、亦沒什麼快樂感,卻又時刻在變、不得安定,無常故苦。

欲界三苦俱全,色界有樂、行二苦,無色界只有行苦。

我們知道了三界內有這麼多苦,人世間三苦俱全,那麼,苦又是從何而來的呢?皆是唯心所造、自作自受。換句話說,是從「集諦」而來的。

 

二、集諦為什麼叫做世間因呢?

集是集聚了三界內一切煩惱惑業,即由煩惱惑而造作種種業,均是自作自受。由自作「集」因,而招感生死「苦」果,故謂之集諦,這就是「世間因」之所在。

(身語意三業,能招業果,牽引八識受生死輪迴之苦。與第六識相應的思心所、造作的強有力的善惡業,熏習所成的業種子,含藏在第八阿賴耶識中,到了業力成熟時,能牽引第八識在五趣 (或六道) 中,感受一期相續不斷苦樂總報體——即是在某一道中的一期生命體)

 

三、滅諦為出世間果,為什麼呢?

滅是寂滅、斷盡之意。寂滅無為,他就能超出世間了。

此類眾生看清了苦的根源都是自己招感而來的,他羡慕超出三界,獲不生不滅之寂滅樂果,所以他就獨善其身,「生滅滅已,寂滅為樂」,證得阿羅漢果,斷除一切煩惱業力,從而解脫了六道輪迴生死,這就是滅諦。但這是有餘涅槃,因其變易生死還未了。

 

四、道諦是出世間因,為什麼這樣說呢?

因為羡慕寂滅之樂果,他就知「苦」斷「集」、慕「滅」修「道」了。也就是說,要斷除、滅掉這個「集」因,從而著手修道。我們知道了一切境界都是空花水月、了不可得,就不愛著、不貪取,心和境不結合。不集,集因也就斷除了。所以說,他既然羡慕出世之樂果,就必定要斷除世間之集因,著手修道,此乃成道之因。

 

綜上所述,佛說的苦、集二諦,告知我們苦的來源,此乃世間的因果。佛陀不但說明了世間因果,要我們知道苦從何來,更重要的是說明了出世間的因果,即解脫苦的辦法。滅、道二諦,是說必須修道斷集,才能寂滅脫苦。故四聖諦可歸納為:知苦斷集、慕滅修道。

佛說的四諦法和十二因緣法都是同樣的道理,告知三界六道一切眾生生死煩惱諸苦的來源,即惑、業、苦的世間因果關係。更重要的是,說明了解脫諸苦的辦法就是修道。由此可以看出,佛陀為了度不同根基的有緣眾生,而以不同的法表達同一義理,此乃佛之慈悲,應不同的根基,授與不同的法,以八萬四千法門,度八萬四千眾生!

 

苦集滅道的性質:

佛告示小乘學人,苦是什麼性質呢?佛說苦是逼迫性。因為人生在世,要保養這個身體,使其能夠生存下去,就需要衣、食、住、行。為了滿足衣食住行,不惜終日追求、四處奔波、忙忙碌碌、辛勤操勞。這樣,就逼迫得人非受苦不行,迫使人的身體和精神承受來自各方面的種種壓力,故說苦是逼迫性。

苦的種類有八種,前面已講過了,這裏只提一下,就是來自於我們身體的生、老、病、死四苦,以及由於造業而招感的愛別離苦、怨憎會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苦,合稱八苦。

推其原因,苦又是從哪兒來的呢?都是自己招感來的,由自己的惑業而招感了苦果。所以,集具有招感性。

怎麼招感的呢?因煩惱惑業,造作種種業力,因而才會遭受苦果報。種種的煩惱。這就是集因。由於我們真如不守自性,妄生無明之故,覆蓋了我們的真心,使本來具有的真智慧,變成妄見妄知了。執取我們這個四大假和的根身,人的大患就在於有身。就是因為有了這個身體,人就執著在這個身體上了。有了這個身體,就要保養這個身體,就需要衣食住行,從而不停地去索取、佔有。而且,人的貪心是無止境的,永遠也不會滿足。對於身體外面的器世間,則會產生種種妄想,從而去造業受報。所以,一切苦果都是自己招感來的,而不是什麼天神、閻王爺、妖魔鬼怪作祟。

假如我們開了智慧,明白了這個身體根本沒有,根本是虛假的,完全是由於我們妄念造作取境而有。那麼,連身體都沒有了,哪里還有生老病死呢?我們如果知道身體只是暫時住的房子,並不是主人公,主人公是我們的真如佛性,那麼我們就不會執著這個身體,從而把它看得太寶貴了;也不會欲望無窮、不斷高漲,要這個、求那個,沒完沒了、永無止境。我們生活在這個世間,也就一切隨緣了。因為一切都是虛妄,了不可得。我們學佛就要明白這個根本,一切都是自性的作用。「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一切都是我的心所造作。識得這個根本之後,一切放下,把這個心空掉,一切都隨緣,能上能下,那就自在了。所以說,學佛就是要斷除這些集因,能做到,就不會招感苦果了。

 

苦是逼迫性,集是招感性,滅又是什麼呢?滅是可證性。涅槃是可證的,並不是空說,的確是真實能夠成功的,故為可證性。我們人要離苦,就要欣慕寂滅之樂,所以羅漢是獨善其身的,這就是小乘。

道呢?道是可修性。世間人皆是喜樂厭苦,那麼,欲出三界,了脫分段生死輪迴之苦果,離苦得樂,證得寂滅之樂果,就必須發心修行八正道。聲聞小乘聖人以此為道,道是能通之意,是通到涅槃境界之資糧。

 

八正道: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八種。

第一、正見:對於世間的一切,知道有善也有惡,有業也有報,有前生也有後世,有凡夫也有聖人。這樣的世間,更知道他是變化無常的,苦的;凡是無常與苦的,就是空的,無我的。這樣的認識,成為堅定的見解,叫正見。

第二、正思惟:見正確的道理與見解之後,能正確思維,使真智增長。並且更加以深刻的思想,內心要求他實現。

第三、正語:以真正的智慧修口業,不作一切非理之語。也就是不惡口、不妄言、不綺語。

第四、正業:以真正的智慧斷除身之一切邪業、一切不正當的行為,而做清淨的身業、正當的行為。

第五、正命:清淨身口意三業,順於正法而活命,謀正當的職業,離棄邪業。若為了名聞利養,以供生活揮霍,就稱為邪業,又叫邪命,有五種:

(1)於世俗人前,詐現奇特之相,以求利養。

(2)宣說自己功德,以求利養。

(3)占卜吉凶、看相算命,以求利養。

(4)大言壯語,而現威勢,說大話,欺騙人,威嚇人,以求利養。

(5)說所得利,惑動人心,以求利養。

第六、正精進:有了正確的內心,正確的外行,努力去修習。

第七、正念:對於正見,念念不忘。

第八、正定:此定是無出入之大定,即無論何時何處,對境都不動心,不糊塗。在正定中,正見就成為清淨的智慧,能覺悟空無我的真理,能斷除我見、貪愛等煩惱。這樣,就能得到解脫眾苦的涅槃寂滅了。

 


Leave a Reply

週日「靜心消業增福」課程

報名專線:0921-217-640‧李霖皘

LINE 問事服務

補福運

歡迎LINE諮詢(加入ID:lee162)

站內搜尋

電子郵件訂閱網站

請輸入你的e-mail訂閱網站新文章

問事時間和聯絡資訊

行動電話:0921-217640 【Line ID:lee162】
問事時間: 每週六、日 (2:30pm - 5:30pm)
務必事先預約

歡迎利用玄妙天宮私密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