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滿天神佛的日子之四

  • 0

第二章 滿天神佛的日子之四

四、迷戀「無形的世界」

除了靈動、講天語之外,還跟著靜坐。這個部份紓解我忙碌的工作與課業的壓力,所以一有時間,我也會到自家的佛堂靜坐。

有一天晚上正在靜坐的時候,聽到一個聲音對我說:「普陀山的南海觀音要見妳,妳要去普陀山一趟。」

我說:「好,我會去的。」,因為當時已快到農曆新年,所以我想:要去應該也是明年的事吧!隔天介紹一位陳先生到宮中請示,我因有事無法陪他一起去,所以打了電話給宮主,告訴他明天有位我介紹的陳先生要去請示,不知她在不在?宮主說:「我在,妳請他過來。」

接下來說的話,讓我覺得神奇又驚訝,她說:「昨晚佛祖說要我再到普陀山一趟,都快過年了,我以為忙完大甲媽的拜拜之後,就可清閒了,沒想到佛祖又派給我這個任務,我真怕信徒誤會我是用這個來賺錢的。」(那一年這個宮已辦了三次國外旅遊,浙江的普陀山也已去過。)

耶?怎麼跟我昨晚收到的訊息不謀而合。我順口接著說:「師姐,昨晚我在靜坐的時候,聽到菩薩說要我到普陀山一趟,我還以為是明年的事呢!」

宮主就說:「瞴知樣天上底敲轍啥會(台語)。」(意思是不知道天上在安排什麼事)

我安慰宮主幾句之後,才掛上了電話。

不久之後,宮壇裡的人連絡我要去浙江普陀山拜拜,問我要不要去?我一口氣便答應了。安排好目前的工作,我就又跟著她們飛到浙江的普陀山。第一站就是到南海觀世音菩薩那兒。因為是冬天,天氣非常的寒冷,還飄著濛濛的細雨,冷的直打哆嗦。南海觀世音菩薩的整座銅像,非常的莊嚴雄偉的站立在面海的廣場上。當我步上台階見到菩薩像時,突然雙腿一跪,也不管旁人異樣的眼光,淚眼娑婆的嚎啕大哭,邊哭邊爬到菩薩的面前。我哭到泣不成聲,為何會如此呢?因為心中想起自己造業犯罪,下生人間在這五濁惡世輪迴流轉,未能出離這生死苦海,心中哀戚,鼻頭一酸,眼淚就不由自主的嘩啦嘩啦的流洩出來,也不管當時的氣溫只有攝氏8度,這一跪,跪到大家要離開才起得來。

在南海觀世音菩薩那兒我收到的訊息,是祂要我好好的修持,以脫生死苦海並得到祂的加持。還有祂告訴我,跟在我身邊的這條靈,是在祂身邊修持的。這條靈在人間的時候是清朝的格格,是菩薩派祂來協助我修持,並與我共修的。我答應菩薩,我會好好的修,並感恩祂對我的愛戴與加持。

之後,到下一站-潮音洞的「不肯去觀音菩薩」那裡。這次因為快要過年了,而且天氣又不好,所以只有43位團員參加,其中還有幾位老菩薩。同樣的每到一個寺廟,宮主都會為參加的團員一個一個的拿香加持,有時也會為初次去就哭到不行的團員牽靈,其中有些是自願讓宮主牽靈的。當她在跟幫人加持或牽靈的時候,我們會與師兄、師姐一起談論彼此的經歷,感覺他們都很感恩有佛祖的加持,讓他們身體變好起來,似乎好像每個人都得到的是「靈光病」。有關「靈光病」的部份,宮主的解釋是:「靈逼體」。因為「靈」要出來發揮,你卻不讓祂出來,所以會難過。只要讓祂出來發揮,身體就會好了。喔!好像我一靈動之後身體也變好了,我似乎又抓到了一點印證。

最後一站是善財童子。到善財童子這一站時,已近傍晚天氣更冷。在善財童子處靜坐的時候,我又聽到一個聲音說:「我會將雲層移到海上,因為這趟有幾位老菩薩,身體若淋濕了會感冒,這樣會影響拜拜的行程。」

心念讓我知道這個聲音,是來自南海觀世音菩薩所說。我感謝祂,不過我的心中還是起了疑惑,心想:『這會不會是我的妄想?」

走出佛寺,要搭接泊車回飯店的時候,風好大好急,天上的雲也飛的好快好快,身上的衣服圍巾也被吹得噼哩啪啦作響。普陀山是位於海上的一座小島,島上有許許多多的佛寺,其中最大的是普濟寺。我們下榻的飯店與普濟寺很近,隔天清晨三點三十分,必須起床參加普濟寺的早課。步行到普濟寺需花十來分的路程,我刷牙洗臉完,拿了雨傘就跟著同團的人準備出發。一位師姐開玩笑的對我說:「妳太不給菩薩面子了,人家都跟妳說不會下雨了,妳還帶著雨傘。」(我有偷偷告訴她,菩薩跟我說的話)

我跟她說:「還是帶著好了。」

到了普濟寺,已經有很多出家眾在那裡準備做早課。普濟寺是不准靈動的,所以我們就配合著不靈動。雖然沒有靈動但我的頭好暈,又重的不得了,身體也在搖晃。早課結束後,要繞到後面另一殿拜拜,路經一尊白色大理石的觀自在菩薩,我抬起腳想要跨越門檻,跨越三次卻跨不過去,宮主與其他人都過去了,我卻還在那裡不曉得怎麼辦才好。宮主看到後就說:「跪下,觀自在菩薩有話要跟妳說,靜下來。」,我聽話照做,菩薩要告訴我什麼呢?當然又是妳要好好的修持與加持我的那些話。

一連五天在普陀山天氣雖冷,但都沒再下雨,直到我們上船要回浙江時,才又開始下雨,我心裡直覺得真不可思議!回家後的第一天早上,我頭暈到爬不起來,無法到公司上班,即使吃藥也不見起色, 足足在家躺了二天才好起來。當然,這件事我問了宮主,她說:「因為這次去的地方,神明的能力更強,所以祂們的加持能量更大。妳因為一下子接收太多,所以導致妳的身體一下子無法適應,待過幾天身體適應了就會好。」,怪怪!這下可好,連我在工作的時候,這條靈也會三不五時的來到我身上,讓我頭暈暈的好不難受。

我問宮主說:「怎麼會這樣?」

她說:「妳要跟祂溝通,告訴祂不可以這樣。」,我心想怎麼有神明這樣的,內心起了疑惑,難道神明不會顧慮別人有沒有在工作嗎?怎麼會想要來就來?

這會兒,宮主的解釋是:「因為有的是第一次下來人間,不曉得人間的作息,跟祂溝通幾次後祂就會曉得了。」,哦!是這樣子啊!我也不疑有它,就接受了這樣的解釋。

接下來的日子,除了勤奮於工作與課業外,我也經常跟她們跑靈山。足跡遍佈國內的各大廟,可以說足跡遍及全台。所到之處,不乏相同跑靈山的團體,有大有小。也曾經看過帶團體的頭頭帶的團員靈動的時候,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四二三四的。看在我們眼裡覺得他們怎麼這樣荒謬,那有靈動像在跳團體舞的。又有甚者,連乳臭未乾的小女生都能當起宮主,帶著五、六個大人在那邊嘰嘰哇哇的講一些聽不懂的話。手拿好幾支令旗在那邊煞有其事般的舞動著。還有見到身著各式各樣的服裝,有黃色、藍色、白色;也有穿著三太子服裝、鳳仙裝的;手裡拿長鎗、關刀、拂塵……的人,在那裡靈動著。每一個人的表情都好認真,動作也都好投入,每一個人在那當下似乎都變成天上的「神」。因為在那當下,自己覺得已化身為觀音、媽祖、九天玄女、何仙姑、三太子、玄天上帝、關公、二郎神了。

是啊!當我自己身在其中的時候,不也是如此嗎?當時我眼睛看著別人,覺得那些人很可笑、很荒謬,卻看不到自己比那些人更荒謬更可笑,更迷在當中。

 

 


Leave a Reply

補福運

LINE 問事服務

週六、週日通靈班

問事時間和資訊

行動電話:0921-217640 【Line ID:lee162】
問事時間: 每週六、日 (2:30pm - 5:30pm)
務必事先預約

歡迎利用玄妙天宮私密留言版